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227章 水落石出,救火英雄
    代驾这时候停车了。

    萧既毫不犹豫地下了车,然后车开走了,他站在马路边上,看着络绎不绝的车流,慢慢地往前迈开脚。

    手机突然响了。

    萧镇南打来的,在萧既印象里,这位养父从来没给他打过电话。

    他按了接听,萧镇南开口,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阿姨的事,不要出面,这件事就当不知道。”

    萧既不能出面,他要是出面,媒体肯定能挖出他和陈微箐、和萧家的关系。

    第二句是:“领养的时候我就知道是谁了,一直以来,不喜欢的人是我,是萧家,不是妈。”

    萧既到萧家之后,萧镇南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萧既年少时也曾经怨恨过陈微箐,为什么要嫁给这样自私自利、独断专行的萧镇南,现在他突然好像有点懂了,当年萧家还没没落,是风光无限的豪门,萧家人又那么讨厌所谓的戏子,为什么演员出身、还生过小孩的陈微箐能嫁进萧家。

    因为萧镇南。

    “萧哥。”

    “萧哥。”

    是助理找来了,他下车,给萧既披了件衣裳。

    萧既呆呆地回头,唇色已经冻得发青了,他说:“小天,我需要心理医生。”

    金小天眼睛发酸:“好,我帮约,我帮约。”

    “喵。”

    猫叫声是从车里传出来的。

    金小天说:“房子烧坏了,我看它在门外不肯走,就把它抱来了。”

    橘猫从车窗跳出来,跑到萧既脚边,用脑袋去蹭他。

    “喵。”

    萧既蹲下去,把它抱起来:“以后就叫萧容离。”

    萧容离:“喵。”

    往前五十米,停了辆车。

    戎黎的。

    代驾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情况后,请示:“徐先生?”

    戎黎收回目光,上车:“走吧。”

    他纯粹只是怕萧既死了之后,他会变成第一嫌疑人,那样会很麻烦。

    傍晚,暮色昏沉,风狂乱地刮,这压在云层里的雨一整天了也没下下来,悬而不下,乌压压得瘆人。

    张归宁一家在等吃晚饭,除了徐赢赢在打游戏之外,都在客厅。

    有人敲门,佣人开了门,冲客厅里面说了声:“太太,檀兮小姐和容先生来了。”

    徐檀兮和戎黎进来了。

    “二叔,二婶。”

    徐檀兮叫了人,戎黎没吭声,他表情很不友善。

    张归宁赶紧把被她坐在屁股下面的披肩扯出来披上,保持贵妇形象:“怎么这个点来了?”

    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徐放立马坐直:“堂姐。”他看了戎黎一眼,表情不情不愿,“容老师。”

    徐檀兮应了徐放后,对张归宁说:“有件事想问问二婶您。”

    口吻过于严肃,张归宁有点慌。

    徐仲清怕老婆露馅儿,赶紧把她到身边:“去书房说吧。”

    书房在一楼。

    “唐姐,”落座之后,张归宁吩咐佣人,“沏壶茶过来。”

    徐檀兮拂了拂裙摆,坐下了:“不用了,我不是来喝茶的。”

    张归宁更慌了,就别把“我心虚我做了坏事”写在脸上。

    她开始抖腿了,一慌就抖,控制不住。

    戎黎全程不说话,坐在徐檀兮身边。

    “二婶,”徐檀兮语气从容,“医院大火的时候,是谁救我出来的?”

    张归宁低头不看她,手很做作地去摸的披肩,装淡定:“前两天不是刚问过了吗?”

    “嗯,是问过了,我再问一次。”徐檀兮不紧不慢,“是谁?”

    张归宁超大声:“萧既!”

    徐仲清:“……”

    就好此地无银三百两。

    徐檀兮不急,慢慢道来:“我下午去见了那几个‘目睹’过萧既把我救出来的护士。”

    那几个护士,张归宁都塞了钱。

    当初为了戏演得更逼真,她特地找了几个护士给萧既当群众演员。那几个护士还不错,戎黎那个捡漏的去封口的时候,她们都顶住了。

    张归宁相信她挑群众演员的眼光,不慌,腿别抖,别抖!

    张归宁把手压在腿上:“她们怎么说?”

    “说是二婶您的吩咐。”

    叛徒!

    张归宁梗着脖子:“我、我吩咐什么了?”

    徐檀兮耐心很好,也没发脾气:“二婶,萧既已经坦白了,您不用再兜圈子。”

    叛徒!

    张归宁紧张地吞了一大口唾液。

    徐仲清小眼睛看了老婆好几眼,他心疼地拍了拍老婆的手,两个绿豆眼炯炯有神,一副“有炮火冲我开”的表情:“别逼问二婶,都是我的主意。”

    徐檀兮看向他。

    他视死如归的样子:“车祸之后,律师公布了老太太的遗嘱,股份基本全给了,我们二房就施舍了个零头。”说着他也好气,“和檀灵在医院说的话我跟二婶都听到了。”

    “我和檀灵?”徐檀兮倒没想到徐檀灵还掺了一脚,“说了什么?”

    张归宁抢了话:“说我们二房都是废物,拿到了股份就要把我们从集团清出来。”

    所以他们才动了歪脑筋,让萧既去骗她的股份。

    “您听见我亲口说了?”徐檀兮问。

    徐仲清回想了一下:“檀灵说的,但嗯了一声。”

    徐檀兮有点无奈:“二婶,我当时的精神状态您不清楚吗?祖母刚去世,我有那个闲功夫管公司吗?我跟与徐檀灵又何时那么要好了?会跟她说这些话?”

    不聪明的夫妻俩一愣一愣的。

    “之后呢?”

    张归宁心虚地看了徐檀兮两眼:“医院发生火灾之后,一直做梦,叫也叫不醒,还胡言乱语,一会儿说容什么离,一会儿说什么什么大火,还时不时猫叫两句,心理医生说可能是创伤后应激障碍,是得病了。”她声音越来越小,“当时小舅舅还没赶来,温家老爷子好像是故意瞒着他,爸忙着接手公司,妈人都看不到,没人管,我们就……就收买了的心理医生,让他给做了催眠,也没有完全瞎编,都是说的胡话,我们就换了个芯子,把萧既套进去了。”

    当时的效果很显着,她还主动跟心理医生说了那个“容离”,说他爱吃草莓味的糖。

    张归宁就给萧既卖了两袋草莓糖,让他叼着去徐檀兮面前吃,还让他在采访的时候,透露自己的本名。

    不过徐檀兮出院了,去了祥云镇,就是这么机缘巧合,戎黎的的确确地捡了个漏。

    徐檀兮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了:“我是怎么从火里出来的?谁救的我?”

    张归宁说:“没有谁救,自己从火里走出来的。”对了,她想起来了,“有个消防员给了一顶帽子和一条毛巾,那个消防员叫什么来着,小容还是小什么的。”

    那个消防员,他叫戎鹏。

    ------题外话------

    ****

    我前面都铺垫过,戎鹏去世的时候,杳杳做了个梦,梦里戎鹏给她指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