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228章 檀兮收回徐家,收拾白莲母女
    徐檀兮没说话。

    张归宁心慌慌,偷偷地瞄她的脸色:“我知道的都说了。”

    她一副要杀要剐随你便的表情。

    徐檀兮望向徐仲清:“二叔,”她简单地告知一下,“我明天会去公司。”

    徐仲清瞪大了他的小眼睛:“你要回来管事了?”

    徐檀兮说是。

    “我父亲年事已高,不便再操劳了。”

    这是要改朝换代啊。

    徐仲清立马脸一横:“你不能赶走我,虽然我股份少,但我好歹也是个股东。”

    他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讲道理:“医院的事是我跟你二婶做得不对,但我们也给你请了心理医生啊,不管怎么样,你病总治好了。”

    徐檀兮只是听着,没有表态。

    她不说话,徐仲清心里更没底了,气势强不起来,声音越来越弱:“你要是容不得我,我不管事好了,就挂个虚职,你也不用给我工资,我拿股份分红就行了。总之你不能解雇我,你要是解雇了我,那些富太太又要嘲笑你二婶了。”

    最后一句戳到张归宁的痛了,她超级憋屈:“哪里只嘲笑,她们过分死了,每次合照都让我站角落,有时候还把我p掉,打麻将的时候还嫌我嗓门大。”更过分的是,“你妈每次合照都站c位,我一次都没有过!”

    好气!

    “二叔二婶。”

    夫妇两个弱弱地答应。

    因为他们二位着实不太聪明,徐檀兮还是要再明明白白地解释一次:“和檀灵谈话的不是我,我从未想过要赶你们二房出公司。”

    张归宁骂徐檀灵小坏蹄子。

    “那现在呢?”她绞尽脑汁地给自己说好话,“你也不能只看坏的,我们也办了好事啊,要不是我们使坏,你男朋友也捡不到漏,你们现在这么恩爱,我也算得上是半个红娘。”

    虽然是强词夺理,但张归宁觉得自己太聪明了,这种开脱理由都想得出来,简直是聪明绝顶的奇才。

    果不其然——

    徐檀兮松口了:“这件事我不会追究。”

    张归宁惊喜:“真的?”

    “但是下不为例。”

    徐仲清和张归宁都是头脑很简单的人,有小算计,但没有大恶之心。他们那么想得到股份,但徐檀兮生病的时候,还是给她请了心理医生,她住院期间,徐伯临和温照芳人都看不到,也是徐仲清和张归宁在忙前忙后。

    张归宁超兴奋:“我保证!”

    从徐仲清家里出来,戎黎问徐檀兮:“你不追究,有没有我的原因?”

    她点头:“有。”

    她对徐仲清夫妇记恨不起来,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在医院照料过她,也因为戎黎。

    “二婶说得很对,她若是不使坏,我就没有男朋友了。”

    所以她能很平静地接受这件事,因为庆幸大过于怨愤。

    风很大,今晚格外得吵闹。

    戎黎在她唇上亲了亲:“回去吗?”

    “等一下,还有件事。”

    他看不清,徐檀兮牵着他,去了前面一栋别墅。

    佣人开的门:“檀兮小姐。”

    温照芳看见她,没个好脸色:“你怎么来了?”

    徐伯临也在客厅,怒喝了一句:“怎么说话的。”他起身,问徐檀兮:“晚饭吃过了吗?”

    徐檀兮不打算在这边用饭,便说吃过了:“有件事要麻烦您一下。”

    “你说。”徐伯临让佣人去泡茶。

    徐檀兮没有坐下:“明天的董事会议,请帮我加一个议题。”

    徐伯临温和的脸色骤变:“你要参加会议?”

    明天是徐氏一月一次的董事大会,老太太在世的时候,带着徐檀兮参加过,老太太过世后,她精神状态不好,去了祥云镇养病,股份是继承了,但并没有接手公司,这大半年来,都是徐伯临在代管。

    “我之前已经知会过您了。”

    那日在裴家,她说了要回徐氏。

    她回公司,徐伯临就得让位,他心里的算盘打了好几盘,嘴上只说:“好,我让秘书安排。”

    徐檀灵这时下楼了,也听到了几句,接了腔:“姐姐你要回徐氏了?”她语气娇俏,像是在开玩笑,“那你和爸爸谁的职位更高?”

    一句话就踩在了徐伯临的雷区上。

    他怒斥:“回你房间去。”

    “不用回房间了。”徐檀兮抬起头,看楼梯上,语气礼貌又谦和,她说,“徐檀灵小姐,请你出去。”

    徐檀灵的脸上还贴着医用的创口贴,那个伤口是在裴家拜徐檀兮所赐,新仇旧恨,她装不了心平气和:“这里是我家,我为什么要出去?”

    徐檀兮纠正她,言谈自若:“这里不是你家。”她转头唤:“温女士。”

    温照芳声调提高:“你叫我什么?”

    “温女士。”徐檀兮平心静气,语速缓缓,“麻烦你带着你的女儿尽快从这里搬出去。”

    温照芳顿时脸色难看。

    徐檀灵像是抓到了别人的小辫子,挽着温照芳委屈告状:“妈,你看她!爸都没说什么,她凭什么赶我们走。”

    “凭这个房子是我的。”

    徐檀灵愣住了。

    她给忘了,这个房子老太太留给了徐檀兮。

    徐伯临出来打圆场:“檀兮,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针锋相对吧。”

    徐檀兮的秉性有几分像过世的老太太,不喜欢疾言厉色,可温声细语也自有风骨和气势。

    “您如果不想搬,可以继续留下来,她们母女不行。”她这样说,那就是没有转圜的余地。

    徐伯临面如土色:“给我们几天时间,我让人找房子。”

    徐檀兮回首,问戎黎:“回家吗?”

    “嗯。”

    他就安静地跟着女朋友。

    两人一走,徐檀灵立马气哄哄地抱怨:“爸,你干嘛要听她——”

    徐伯临忍了许久的脾气上了头,一巴掌扇过去。

    啪的一声,打得又重又响。

    徐檀灵整个人都懵了,徐伯临以前从来没动手打过她。

    “我之前就警告过你,别去招惹她。”徐伯临还不解气,对温照芳横眉冷眼:“看看你们两个做的蠢事!”

    这种时候,怎么能少了吃瓜群众呢。

    “干嘛呢干嘛呢,一家人动什么手。”张归宁进屋了,徐仲清跟在她后头,她堆着一脸的笑,幸灾乐祸得不得了,“大嫂,用不用我帮你收拾行李?”

    徐檀灵愤愤不平地瞪了父亲一眼,捂着脸上楼了。

    温照芳脸侧到一边,脸色煞白。

    张归宁自个儿问完自个儿答:“不用啊。”她也上楼去,“那我去帮你安慰安慰女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