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238章 私密禁忌话题哟,镜头前表白
    徐檀兮正要发表情,手机被戎黎拿去了:“你们女孩子之间,这个也说?”

    徐檀兮的脸瞬间红透。

    她害羞极了,埋着头看地上,声音很小,被风藏着,只有戎黎听得到:“以前没有说过。”

    这是少儿不宜的话题。

    戎黎支开戎关关:“关关,自己去玩。”

    戎关关有点懵地哦了一声。

    戎黎又说:“不要跑远,要在我的视线里。。。”

    “好~”

    戎关关去跟对面门口的石狮子玩。

    把小孩子支走了,戎黎才继续刚刚的话题:“不要跟秦昭里聊这些。”

    徐檀兮脸颊热热的,乖乖地点了头。

    戎黎戴着口罩,耳朵是红的,他也不好意思,但在她面前,他一向直白大胆:“也不要好奇,”声音低了几个度,“等以后我教你。”

    她头埋得更低了,鬓角散落的头发安静地落在肩上,绛红色的发夹做成了花的形象,颜色娇艳欲滴,可人比花娇。

    “你、你,”

    她羞于开口,启齿了两次也没问出来。

    戎黎知道她要问什么:“没有。”

    她将碎发别到耳后,又整了整鬓边发夹,看着树影,而不看他。

    含羞频整玉搔头。

    她方才的模样便是如此。

    这个话题再聊下去,她脸都要烫熟了,她换了话题:“你和江醒说了什么?”

    树下有风,凉凉的,慢慢把戎黎身上的温度降下来:“我答应帮他抹掉跑腿人的资料,他告诉了我一个情报。”

    这些徐檀兮都知情:“情报是关于谁的?”

    “徐伯临。”

    戎黎把江醒的话转述了一遍。

    徐檀兮听后,沉默了片刻:“肇事逃逸的人会不会是我父亲?”

    “有可能。”

    她蹙眉不语。

    戎黎说:“我去帮你查查看,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估计不好查。”

    “嗯。”

    她郁郁不悦,愁绪上了眉梢。

    戎黎走过去,伸手环在她腰上,轻轻抱了抱:“不要胡思乱想,也不要有负罪感,就算是徐伯临作恶,也跟你没有关系。”

    片场那边在中场休息。

    杨幼兰帮洪端端接了个采访,类似于情侣访谈,洪端端不太乐意,但是没办法,采访的那位记者是杨幼兰的大学同学,人情面在,实在推不掉。

    江醒倒没说什么,拉了椅子坐在洪端端旁边,翘着腿等着被采访。

    “这是不是你们第一次合作?”

    记者的脖子上挂了工作牌,上面有名字:钱爽。

    镜头里的洪端端是小仙女,小仙女她穿着旗袍,小仙女也怕冷,旗袍外面裹了军大衣,小仙女微笑:“之前一起去过真人秀,电视剧是第一次合作。”

    钱爽坐在镜头外面:“跟男朋友合作与跟其他男演员有什么不一样吗?”

    仙女勾了勾耳边碎发,微笑:“没有,一样的。”

    这个回答一点爆点都没有。

    钱爽眼珠子一转,看向江醒,猛烈地眨巴眼:爆点啊,给我爆点!

    江醒半靠半躺着,语气有点蔫儿坏:“那得拍完了吻戏才知道。”

    洪端端偷偷瞪了他一眼。

    他回给她一个“柔情蜜意”的笑容。

    钱爽是他俩的粉头子,无比激动:“有吻戏?!”

    江醒看导演:“能说吗?”

    镜头外的祁栽阳点头:说吧,尽管说,多说多宣传。

    祁栽阳知道两人是假恋爱。

    为什么知道?

    就洪端端那点演技,还不够他看。

    “有那么几场。”

    江醒这样回答,话里有几分逗弄人的意思。

    逗弄谁?

    旁边的洪端端要跳脚。

    粉头子也要跳脚,激动的:“你说说尺度吗?”

    洪端端清清嗓子:“咳咳。”

    不准说!

    镜头里的江醒一副“拿她没办法谁让她是我宝贝儿”的表情:“等电影拍完了,去电影院看吧。”

    江影帝惧内!

    粉头子钱爽默默地在本子上记下了这一点,然后进入下一个环节:“接下来是快问快答,要同时答哦。”

    洪端端觉得好无聊。

    她仙女微笑。

    粉头子问:“第一次心动是什么时候?”

    洪端端:“坐他顺风车的时候。”

    答案是三个月前就编好的,当时她跟江醒被拍到在酒店,只能谈假恋爱,为了不露馅,杨幼兰绞尽脑汁,写了一万多字的“恋爱过程”,内容涵盖相遇、相知、相爱的整个过程。

    洪端端当时惊呆了,觉得杨幼兰应该去当编剧。

    在那个故事里,她跟江醒第一次见面是红绿灯路口,她的车抛锚了,在街上拦车拦到了江醒。

    是不是好玛丽苏?

    江醒的回答是:“她跳广场舞的时候。”

    去年九月份,他接了徐伯临的跑腿人物,晚上去监视祁栽阳,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洪端端。

    她把自己包成了一个粽子,在祁栽阳家门口的公园里跳广场舞,同手同脚像只鸭子。

    他当时觉得,这姑娘可爱死了。

    两人回答不一样,钱爽还调侃了句:“端端还跳广场舞啊。”

    洪端端偷偷瞪江醒:你怎么回答错了?没背剧本?

    江醒笑了笑。

    这个小蠢货。

    第二个问题:“第一次接吻是在什么地方?”

    洪端端“娇羞”回答:“我家门口。”

    也是杨幼兰编的。

    初吻在交往后的第三天,江醒送她回家。

    江醒回答:“车上。”

    是在四月份的一个慈善晚会上,她化妆的时候睡着了,他把化妆师支开,偷亲了她。

    答案又不一样。

    洪端端又瞪他。

    钱爽那个粉头子不怕事大:“怎么不一样啊,谁记错了?”

    江醒很大方地给她爆点:“我偷亲的。”

    洪端端:“……”为什么不按剧本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