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239章 胸肌色诱,戎黎如此贤惠
    洪端端:“……”为什么不按剧本来!

    下一个问题:“谁先表白的?”

    洪端端:“他。”

    杨幼兰编的一万字的剧本里有这个问题,细致到“表白那天”江醒穿什么衣服都有写。

    敬业的她当然背过剧本了。

    江醒跟她同时回答:“我。”

    这题的答案终于对上了。

    钱爽就着这个问题深挖:“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

    洪端端照剧本来:“三个月前,电影院。。。”

    杨幼兰编的剧本里是这么写的——

    午夜电影结束后,江醒穿着一身黑色的正装,手捧九十九朵玫瑰花,牵着她的手,与她深情对望,并且温柔地问:端端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身穿鹅黄色连衣裙、脚穿侧面系带高跟鞋的她喜极而泣,并且点头说:好!

    对,杨幼兰还用了感叹号,说这样更能表达“两情相悦”的激动与喜悦。并且,杨幼兰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记清楚那天穿的是什么衣服。

    但是——

    江醒不按剧本来:“八月份,在鬼屋。”

    当时洪端端接了个真人秀,他让经纪人把他也“塞”进了那个节目,是侦探类别的综艺。那期是在鬼屋拍的,洪端端胆小,怕得不行,他担心她,就一路跟着她,她这个蠢货以为他是“鬼”,尖叫声差点把他喊聋。

    快从鬼屋出来的时候,她的摄影师跟丢了,她缩头缩脑的样子太可爱,他没忍住就表白了,好巧不巧,在他表白的时候一只“鬼”从墙上跳出来,洪端端的惊叫声瞬间盖过了他那句“洪端端,老子喜欢你”。

    她没听到,他的摄影师倒拍到了,但不是直播,他让后期把那段给剪了。

    粉头子钱爽嗅到了一丝猫腻的味道:“答案怎么又不一样啊?”

    洪端端看江醒,用眼神控诉他:你怎么又不按剧本来!

    江醒回:“是八月份,我表白了她没听到。”

    磕到了糖的粉头子内心嗷呜嗷呜。

    洪端端仙女微笑。

    拜访结束后,洪端端冲到江醒休息室,气嘟嘟地问:“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跳广场舞?”

    江醒在换戏服,也不管她在不在,直接解了身上军装的扣子:“你自己想。”

    洪端端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承认:“我没跳过,我们仙女不可能跳广场舞,是你看错了。”

    江醒走到她面前,继续解扣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她捂着眼睛,继续控诉他:“我们假恋爱的剧本不是都对好了吗?你怎么还错那么多?”不过还好,他又都圆回来了。

    江醒把脱下来的军装扔在椅子上:“我没错。”

    她超大声:“你错了。”

    江醒烦躁地吹了吹刘海:“蠢货。”

    “……”

    被骂了。

    好气!

    洪端端把手拿开,表情超凶:“江醒,你不要人身攻击!”

    他军装已经脱了,里面的衬衫解开了三颗扣子。

    她眼珠子定住了,盯着他衬衫里面,睫毛扇了扇,人愣愣的。

    “江醒?”

    他尾音拖着,不怀好意的调调。

    洪端端有点懵:“啊?”

    “你经纪人不是编了昵称吗?剧本里怎么写的?”他慢条斯理地解开第四颗扣子,眼角的钩子勾着她,是命令的口吻,却带点儿调侃和逗弄,“乖,叫江哥哥。”

    洪端端:“……”

    她看见了,胸肌……

    脸唰的一下红透了,她掉头,跑掉。

    江醒看着她飞快逃窜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有够蠢的啊,洪端端。”

    洪端端一口气跑回了自己休息室,冲着经纪人嗷嗷叫“兰兰,江醒他克我!”

    杨幼兰的本名叫杨兰兰。

    “江醒把你怎么了?你脸怎么这么红?”不对头啊。

    洪端端气呼呼地指控:“他用胸肌色诱我!”

    杨幼兰突然灵感来了,觉得“红星cp恋爱剧本”她还能再写一万字。

    “那你被色诱到了吗?”

    洪端端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们小仙女不沉迷男色。”

    你咽口水了,宝贝儿。

    春节前一周,徐檀兮很忙,要参加公司年会,还要和下面的高管面谈。

    戎黎很闲,在家带孩子、买礼物和年货,以及收拾回祥云镇的行李。

    门开着,程及自个儿进来了:“干嘛呢?”

    桌上有糖,他很自在地往沙发上一坐,剥了颗糖,扔进嘴里。

    戎黎没理会他。

    戎关关回答说:“哥哥在收拾东西,我们后天回祥云镇。”

    “别人家都是男主外女主内,搁你家反着来。”程及就喜欢损他,“不错啊戎黎,挺贤惠的。”

    戎黎瞥了他一眼:“吃都堵不上你的嘴。”

    他又剥了一颗糖,吃得悠哉惬意,手臂靠着沙发,支着下巴、瞧着戎黎:“你说我要不要也回祥云镇呢?”

    戎黎用看变态的眼神看他。

    程及狠狠咬碎糖:“行,不回了,免得你自作多情以为老子是跟着你去的。”

    戎黎冷漠眼:难道不是?

    程及:……

    手机响了,程及接了个电话:“到家了?”

    听这语气就知道手机那头是谁了。

    虽然他不承认,但事实就摆在那里,林禾苗出现之后,他身边的莺莺燕燕慢慢地都人间蒸发了。

    “我在楼下。”

    “外卖我给你点好了,放微波炉里热一下再吃。”

    “不用下来,我现在回去。”

    程及挂了电话,回自个儿家去。

    戎黎回敬了他一句:“你也挺贤惠的。”

    程及:“……”

    记仇的狗贼。

    阳历二月一号那天是小年夜,早上日头出来了,天很好,小镇年味儿重,处处张灯结彩,人人喜气洋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