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240章 徐家狗咬狗内乱,小镇年味温暖
    小镇年味儿足,处处张灯结彩,人人喜气洋洋。

    腊梅开了,水仙花和帖梗海棠也开了,风信子迎风摇摆,把花香摇去了绿瓦红砖之外,摇过了柳树青苔,摇过了小镇的山山水水。

    白滇河水清澈,将整个玉骢雪山倒映在水面。

    李银娥哼着小曲走过白滇河、走过花桥街、走进竹峦戎村的小巷里,手里大包小包,曲儿哼得九曲十八弯。

    这不过年了嘛,邹进喜把锅碗瓢盆都搬出来,在自家门口洗洗刷刷,瞧见李银娥拎着两袋子菜,问了句:“李婶,怎么买这么多菜,家里有客啊?”

    李银娥笑呵呵地说:“小徐和戎黎晚上回来。”

    邹进喜诧异:“他俩回来过年?”

    李银娥笑出了好几条鱼尾纹:“早上给我打电话了,说晚上七点到。。。”

    邹进喜笑说:“还以为去了大城市就不回来了呢。”

    李银娥手上提着一只鸭,鸭子嘎嘎嘎,她呵呵笑:“怎么会,我们小徐可念旧了。”

    又闲聊了几句,李银娥说家里灶上还在熬大骨汤,就先回去了。

    早上九点,王月兰拎着条鱼打戎黎家门前过,瞧见门开着,她探头过去瞧瞧。

    “门怎么开了?”她推开,进去一瞧,“干嘛呢,老太太?”

    秋花老太太抱着床棉被在院子里头:“今儿个天好,我把被子抱出来晒晒。”

    院子里用电线拉了一条晾衣服的绳子,她把被子搭上面,铺开晒着,掸了掸灰。

    王月兰说:“你一把年纪就甭折腾了,又没人住。”

    老太太前几天又掉了颗牙,笑着说:“戎黎晚上就回来了。”

    “他要回来了?”还以为再也不回来了呢。

    “这不回过年嘛。”

    王月兰的儿子王小川把头钻进门里:“秋花奶奶,关关他回不回来?”

    小孩子不记仇,虽然以前打过架,但戎关关走了,戎小川还是想他的。

    缺牙的老太太慈眉善目,缓慢地说:“回,都回。”

    王月兰傲娇地哼了一声:“这才去多久就回来,大城市里不好混喏。”

    王月兰这个嘴啊,一天不逼逼它就痒。

    逼逼完,她回去拿了块腊肉,挂在了戎黎家门上。

    她这人记仇也记恩,戎黎救过她家戎小川,这事儿她还记着。

    “笑笑。”老太太在院子喊。

    廖招弟在门口答应:“哎。”

    她提了半桶水进了戎黎家院子。

    老太太心惊胆战地过去帮她:“你肚子不方便,放着我来吧。”

    廖招弟的肚子已经显怀了,怀的是双胞胎,肚子比寻常孕妇要大上许多。

    因为怀孕,她吃得多了,脸上比刚来祥云镇那会儿胖了些:“没事儿,我没提多少水。”

    老太太担心磕着孩子:“我来就行,你去外边晒太阳。”

    她把袖子撸起来:“我擦完桌子先。”

    老太太见劝不住,就由着她了,祖孙二人一起,在戎黎家屋里忙活打扫。

    祥云镇有风俗,过年了要除旧迎新,要扫去地上的尘土,要拂掉梁上的蜘蛛网,要把大红的灯笼挂在门前。

    傍晚六点,徐檀兮和戎黎还没下高速。天快黑了,戎黎看不清,换了徐檀兮开车。

    戎黎给李银娥打了通电话。

    “喂,戎黎啊。”人老了,讲电话的声音特别大。

    戎黎说:“路上堵车了,不用等我们吃饭。”

    “堵车了?”李银娥问,“你们现在到哪了?”

    “还在高速上。”

    “那八点能到不?”

    “不一定。”

    那得晚点做饭啊,李银娥晓得了,大着嗓门嘱咐:“不着急,你们慢慢开,路上注意安全。”

    “嗯。”

    电话挂了,睡了一路的戎关关醒了,因为要系安全带,他是坐着睡的,脖子上套了一只“甜甜圈”枕头。

    “哥哥。”

    他还没怎么睡醒,有点迷糊。

    戎黎应:“嗯?”

    他揉揉眼睛,看窗外:“到了吗?”

    “没有,再睡会儿。”

    “哦。”

    他头一歪,继续睡。

    徐檀兮的手机来电话了,戎黎帮她按了接听,是温照芳女士打来的。

    “你人在哪?”

    徐檀兮没有回答:“请问有事吗?”

    “你爸让我问问,你晚上过不过来吃饭。”

    她语气淡淡的,礼貌而冷漠:“不了。”

    温照芳也不假意强求,口吻很随意,提道:“刚刚我让司机去给你送年货,他说你家里没人开门,你不在南城吗?”

    “我在外面。”徐檀兮没说在哪。

    温照芳念了句:“怎么过年了还往外跑。”

    她说完挂了,起身去了洗手间,按一串号码,接通后,只说了一句话。

    “你去查一下,人应该在祥云镇。”

    说完,她回了大厅。

    佣人从厨房出来,说:“太太,刚刚先生来电话了,说晚上不回来。”

    上周他们刚搬了新家,地址还是和风公馆,现在住的别墅比先前差了很多,但这边好的房源早就没有,只剩二手的别墅。

    搬新家一周了,徐伯临就回来了一个晚上。

    温照芳打了电话过去,语气不悦:“今天小年夜,你也不回来?”

    徐伯临在电话里说:“有点事。”

    温照芳追问:“什么事?”

    那边很敷衍,还很不耐烦:“生意上的事,说了你也不懂。”

    徐伯临直接挂了。

    徐檀灵从楼上下来:“爸他不回来吗?”

    温照芳心不在焉地应了句。

    徐檀灵坐过去安慰她:“妈,你别担心了,姐姐休了年假不在公司,爸爸肯定要多操一点心,是在忙工作啦。”

    “忙工作?”温照芳冷笑,“你知道他上次说忙工作是什么时候吗?”

    徐檀灵被问得一愣。

    “是二十四年前。”温照芳目光骤然冰冷,“结果忙出个你来。”

    徐檀灵眼眶一红:“妈……”

    祥云镇的晚上星星很多。

    徐檀兮和戎黎他们快九点才到镇上,车还在老远,车灯就照亮了熟悉的脸。

    是李银娥和秋花老太太,两人站在路边,来一辆车就探头看一次,见到熟悉的车牌之后,李银娥脸上一喜,冲车里挥手:“小徐!”

    也不知道两人在冷风里等了多久,脸都被吹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