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婚宠:陆少余生请指教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神秘之人
    在从天赋方面来说,周寻无疑是一个有天赋的人,否则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成为影帝,但若是从其他方面来说,他这一生过得并不顺遂反而可以称之为是励志。

    楚歌在接触了陆绎铭他们这一帮子人之后,才明白商界跟这些明星是有壁垒的,那些明星或许表面看似无比的风光,可实际上背后究竟有多心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就算是像周寻如今这样的地位,也并不见得在圈子里边就能拥有绝对话语权,所以他完全有可能受到一些外界的打扰。

    例如这一次这部片子,倘若没有被别人所压迫的话,也不见得就会跟沈心渝走得这么近。

    楚歌去叫了阿宝进来,“你去帮我调查一下沈心渝还有韦武良。”

    让楚歌没有想到的是,她这边在调查的事情没有多久也被陆绎铭得知了。

    阿宝本来就不是一个能藏得住秘密的人,况且除此之外她但凡是要调查肯定是要走一定程序的,所以被人所察觉也就不是那么夸张惊奇的事情了。

    也就是被陆绎铭知道了,如果被别人知道的话,定然也会对她如今的举动生出怀疑来。

    夜里在回到了家之后,楚歌敏锐的察觉到今天的陆绎铭,比起往常似乎略有几分不同。

    往日里虽也是一贯的严肃冷着脸,但倒不似如今这般给别人压力,可瞧着他如今板着的脸就像是在生闷气似的。

    楚歌不由得有些许疑惑,紧接着在大脑之中思索了一番,这想来想去倒也没想出来自己又有什么事情惹恼了他。

    瞧着这脸实在别扭她便也安逸不住了,“你这是怎么了?有事儿不直说,板着脸倒叫人觉得心慌。”

    听见这话,陆绎铭抬头瞅了她一眼,那一双眸子之中并不似往常的幽深平静,多了一丝别样的情绪。

    “你这段时间没有瞒着我做什么事情吗?”陆绎铭没有再继续隐瞒,却不曾想,他问完之后楚歌倒是一脸的发懵。

    “我哪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再说我也没有什么值得瞒着你的事情。”

    她又不是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吃醋的功力有多强,而且他要是吃起醋来,这方圆几里之内都得是低气压跟着一并受伤害。

    却不曾想在她说完之后,陆绎铭的表情更差了几分,“你跟周寻合作我也没有意见,毕竟你告诉了我也是我自己亲口同意的。

    我唯一觉得纳闷的事情就是,你为什么要调查他,难道这也是你们合作必须的吗”

    在听到了这话之后楚歌略微有几分错愕,片刻之后再反应了过来他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楚歌按耐不住自己的笑容,便不由得勾起嘴笑了笑,“你这个人啊,还真是哪门子的醋都吃,我之所以调查他,也的确是为了这次的合作啊!

    我是觉得他最近有些许的奇怪,跟沈心渝走得很近,所以事出反常必有妖,否则他不会无缘无故的跟一个之前讨厌的人关系变得亲密。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用他当迪彩的代言人,那在此之前就要确保万无一失,如果此刻他忽然传出了什么丑闻或者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迪彩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牵连。”

    这的的确确是楚歌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毕竟之所以要选择周寻来当这个代言人,也是她选择的,假如因此而连累到了迪彩公司和莫如山,楚歌也会觉得过意不去。

    在她说完了之后才见陆绎铭表情似乎好了些许,一副在思索的样子,兴许也是觉得她说的话是有几分道理的。

    “可你查的范围也太广了,为什么还要查他最近在拍摄那部片子以及片子的制片人,难道你不知道韦武良在业内是出了名的惹不得吗?”

    楚歌皱眉有些许疑惑,她还当真是不知道,无论是前一世还是这一世对娱乐圈都没有太多的关注,也不明白这些背后的事情,她又不在娱乐圈发展,当然不会去了解制片人是什么人性。

    瞧见她这懵懂的样子陆陆绎铭也没再生气,见她的确是不知道,只不过是误打误撞罢了。

    “他背后是有一定的靠山和势力的,似乎跟上面的几个做官的有什么联系,所以一直以来在娱乐圈之中,他是比较猖狂的,谁也不敢惹他。

    你如今这样去大喇喇的调查,即使阿宝做的很好难免会被对方察觉到蛛丝马迹,到时候顺藤摸瓜查到你这边来,你说会有什么后果?”

    在他说完之后,楚歌这才一副被吓到了的样子,“应该不会吧?我只不过是想知道韦武良和这部片子背后在打什么主意……”

    楚歌自然是经不住陆绎铭说的,不自觉的便将自己背后真实的目的被套路了出来。

    “你是知道什么吗?”陆绎铭两条剑眉微微的皱在了一起,眼神之中透露着一丝疑问以及诱惑,仿佛在魅惑着楚歌不自觉地把真相说出来。

    好在她实在是看的眼熟了,所以对这张脸也算是有了一点儿的抵御能力,否则被陆绎铭这么一问,任凭哪个人也会不由的想把所有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他。

    “如果我说,大概在一周之后周寻会死,你相信吗?”

    陆绎铭眼神之中的疑虑逐渐收回,“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如今之所以调查这件事情是为了帮周寻为了救他?”

    楚歌重重的点了点头,却不曾想在她说完之后陆绎铭竟然笑了,这大大挫伤了楚歌的自尊心。

    “你看,我跟你说实话你又不信,我不说你又要问,你这个嘲笑的意思就是觉得我刚才那些话只不过是在说胡话?”

    陆绎铭没成想她竟然还有些许生气,“我还没把话说完你就着急了,韦武良最近似乎是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而且极有可能是要拉周寻下水。

    我之所以笑,并不是因为不相信你的嘲笑,而是觉得你竟然有这样的思路,能够想到那边去,觉得我们想到一起,所以才笑。”

    难得陆绎铭会愿意跟她解释这么一大堆,楚歌本来是十分生气的,但听完他这番话之后也顾不得生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