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婚宠:陆少余生请指教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周寻怎么了
    周寻的退出虽然算不上雪上加霜,但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次足够大的打击了,最重要的是让楚歌有些发懵,她根本不知道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

    而且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也做了许多的准备工作,周寻在现在宣布退出,对迪彩来说无疑是相当于之前所做的事情全部都白费了。

    趁着她还没走远,楚歌想着既然瞒是不下去,不直接将事情跟莫如山说清楚,最起码也要给他们应急方案,让他们不至于被打的手足无措,没有办法抵抗。

    瞧着她去而复返莫如山本来还挺开心的,可不曾想接着说出来的那个消息,便是自己最不愿听到的消息。

    他不曾想自己竟然一语成谶,莫如山在那一瞬间自然是很失望,但随即还是笑着抬起了头。

    “没关系的,对于这个结果我倒是并不意外,周先生毕竟是大影帝,来我们这样的公司跟我们合作一个未知名的项目,的确显得有些太过于大材小用了。”

    瞧见他这样子楚歌便更加的不好意思了,“其实莫先生你先别着急,迪彩公司的潜力和实力我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你大可不必这样的妄自菲薄。

    这一边你也不用担心,我会迅速想出对策,顺便也会好好调查一下周寻这次之所以要退出是因为什么。”

    莫如山点头道:“楚小姐,你为了我们公司已经付出很多了,总之这次无论是什么结果,我对您都十分感激。”

    在楚歌离开之后,她立马便联系了阿宝让阿宝过来接自己,在她接上了自己之后楚歌直奔周寻的公司,毕竟自己这次跟他是有合同签约了的。

    没成想再到了公司之后也没找到周寻的影子,被告知说他的的确确是生病了请了假,在家中休养。

    楚歌这一下可有些许疑惑了,毕竟一直以来他的身体还算是强壮,若是寻常的小病,不至于病到这个程度。

    况且自己都已经跟他说了,接下来一段时间所以适量的放长这拍摄的空档,让他多休息一段时间,周寻还是毅然决然的拒绝了。

    眼下距离他出事就只剩下不到一周的时间,难不成前一世的周寻并不是被诱杀的,而是自己病死的?

    楚歌脑海之中产生这个想法之后很快自己就否决了,这都是什么年代了,若是得病的话也应该有一个过程,不可能在短短一周之内就死了。

    “小歌,咱们现在怎么办?”阿宝见此情形开口询问着她。

    “这几天我一直让你帮忙盯着他,所以你应该也知道他家在哪里吧,咱们直接去他家!”楚歌很快就已经定下了决定,没有丝毫犹豫。

    阿宝反倒在听完这话之后犹豫了起来,她虽然在一开始的时候懵懵懂懂像个小孩子,来到这之后也学了不少的东西。

    这段时间她明白了陆绎铭和楚歌之间的关系,自然而然的也明白,他们两个谁才是真正意义上最应该让自己听话的人。

    瞧着阿宝无动于衷楚歌开口说道:“怎么着,难不成你忘了当初带你回来的人是我,而不是陆绎铭?”

    阿宝有些不好意思,“没有小歌,我从来没有忘了你才是我的主人,可我只不过是不想因为这些事情而惹得你们两个之间生出矛盾吵架。”

    瞧着她也是一副为难的样子楚歌摇头,“这件事情我自然会亲自跟他解释,可是我也必须要弄清楚。”

    她在说完之后便靠在了椅背上不再开口,只是看着阿宝,见此情形阿宝自然不敢在继续反对下去。

    还没等她开口吩咐司机要上哪儿去,楚歌电话就行了,看到陆绎铭三个字之后,她只觉得太阳穴跳动了几下。

    难不成这个人是闲着没事儿干,所以一直在检查着自己的下落吗?这边自己可还没出发,正准备有那个趋势,他便立马的打了电话过来。

    “你不用去找周寻了,我知道他怎么一回事。”陆绎铭声音忽然响起,说的却是楚歌的确想听到的话。

    “你怎么知道我在查这件事情,又怎么知道他出了什么事?”

    “不是说了我最近也在查他们几个吗?我这边查出消息的速度自然比你要快一些,你先回家来吧,等回来之后我再把这些事情告诉你。”

    陆绎铭听语气倒是也蛮正常的,并没有像是吃醋的语气,楚歌没有再多说什么,转头看向了阿宝示意她回家。

    不知为何楚歌心里便总觉得有些许的不安,她不断的好奇着,想知道周寻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

    自己跟他也就短短几天没见而已,周寻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不仅语气十分虚弱,甚至还屡次拒绝了自己提出要见他一面的要求。

    好在阿宝是不用违抗陆绎铭的命令了,所以她觉得陆绎铭这个电话来的真的十分的及时。

    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总归是看到陆绎铭的时候,便于下意识的想要听从于他所说的话,这个男人有一种别样的魅力与威信。

    没过多久车子已经进了家门,楚歌在车停稳之后便立马打开门冲了出去,进去后四下一打量就见陆陆绎铭正在沙发上坐着,似乎是在等她。

    “对于他的事情这么急切?你竟然还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总归我是要告诉你的,着什么急。”

    楚歌迈步过去,“我这不是觉得心中满是疑惑吗?再说我们那边的事情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他突然退出我们要损失很多东西。”

    她解释的倒也还算合理,见此情形陆绎铭未曾多说招手让她坐了过来,“看来接下来这一段时间,他还是真不能出席任何活动了。

    他之所以提出要跟你们解约,想必也是为了你们好,由此证明他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否则继续拖着你们拖到到时候没有办法再拖的时候,对于你们而言损失更大。”

    楚歌皱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况且媒体那一边一点风声都没有,他就突然之间病的这么严重,连活动也没有办法参加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