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三十四章 翻脸和乱局
    “肥佬黎这手段可以啊,叫什么肥佬,干脆叫呼保义算了。”

    “阿东,什么是呼保义啊?”没读过多少书的刀仔擎一脸懵逼。

    “就是宋江,水浒传的人物,”见刀仔擎还是满头问号,韩东再补充,“武松打虎知道吧?”

    “我知道我知道!西门大官人!”刀仔擎舔了舔嘴唇,惹来韩东一阵嫌弃。

    一旁的胡西听到韩东的话,微微抬头:“猛犸哥似乎读过不少书呢。”

    韩东不置可否,搂着菲菲道:“我要给我马子开个杂志社,胡主编过来给我帮忙怎样?”

    胡西苦笑道:“猛犸哥手段比肥佬黎更高明,我还有的选么?”

    次日上午。

    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

    一阵连续而急促的捶门声在肥佬黎过夜的夜总会响起。

    “吵什么!找死啊!”从两个夜场皇后身上慌忙起身的肥佬黎怒气升腾,一把拉开门,看到来人就是劈头盖脸一通痛骂,“灰狗,你刚做了上海街老大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吗?这么嚣张!”

    灰狗连连摇头,手里高举新一期的香蕉周刊,慌张不已:“大哥!不好了!”

    “慌什么!拿来看看!”

    肥佬黎一把抓过灰狗手里的香蕉周刊,打开一看,愤怒的脸色彻底爆炸,破口大骂——

    “我艹尼玛的猛犸!”

    “老大?怎么办?”

    “赶紧召集人马!一定要守住上海街!”肥佬黎愤愤不平,“过了今晚再找猛犸那王八蛋算账!”

    旺角一家低调的酒吧内。

    本叔拿着香蕉周刊,看着手下第一拳手可乐和红棍大手阿豹,脸色铁青。

    “阿豹,这香蕉周刊是谁家的?”

    “老大,是洪兴的肥佬黎。”阿豹不小心瞥见了周刊内的标题,赫然是“东星本婶要太凶,咸湿舍身来襄助!”

    “肥佬黎?就是前天占了上海街,昨晚继续耀武扬威一整夜的肥佬黎?”

    阿豹和可乐齐齐点头。

    本叔冷笑道:“好个肥佬黎,看来我这种东星老家伙,已经不被人放在眼里了。可乐、阿豹,今晚你各带一队,同时行动,夺回上海街。传我一道命令,我手下的人,谁弄死肥佬黎,以后上海街就归谁。”

    “是!老大!”

    本来么,上海街这种地盘丢了对明面上早就退休的本叔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损失,毕竟咸湿那点贡献还不够可乐打一场的收益大。即使要回收地盘,也轮不到他这个退休老人来收拾。

    但问题是,古惑仔的规矩,面子比天还大,小弟撬了自己的女人这样的家丑被爆到全港岛都知道,已经是不共戴天之仇了。

    肥佬黎这边也是有苦自知,这版面是他送出去的,就是算别人知道是韩东放的照片,说跟肥佬黎没关系谁信啊?当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变成屎了。

    气得失去理智的肥佬黎恶狠狠吸了一大口烟,振奋起精神:“灰狗,走!现在就去把香蕉周刊的那帮吃里扒外的家伙全给沉海里!一个也别放跑了!”

    O记,拿着香蕉周刊的李文彬再一次冲进了林总警司办公室,哪知道才进办公室,就听到林总警司吩咐道:“李警司,请你通知旺角警署以及重案组,盯紧上海街的动向!”

    “Yessir!”李文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林总警司忽然紧张起来,却不妨碍他一腔办大案的热情勃发。

    李文彬匆匆出去叫人后,林总警司看着黄志诚道:“黄警司,这个韩东,不简单。”

    黄志诚叹了口气:“我知道,最近我把工作都转到这边了。”

    “不是我说你,你要查韩宾的毒品生意,这明明是毒品调查科的事。”林总警司看着黄志诚,摇了摇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是想查倪家是不是?从重案组追到O记,你也真是有恒心。”

    黄志诚叹气:“我觉得倪永孝不简单,如果真让他洗白上岸,那港岛真是永无宁日了。”

    “既然要查倪家,那你怎么不把韩东派到倪家去?还是说已经派了人?”

    黄志诚没有说话,何止是派了,还派了两个,一个罗继一个陈永仁。出于对和玛莉密谋杀死倪坤的愧疚,年初把陈永仁派过去后,黄志诚一直没有激活陈永仁。

    “行了,不说倪家,这个猛犸怎么办?”林总警司点了点韩东的档案,“他这明显是冲着旺角老大去的嘛!一个卧底,要真成了揸fit人,怎么收场?”

    黄志诚皱起眉毛,回忆那天在警校观察一天的结果:“我在警校看中了一个人。”

    “谁?”

    “他叫刘建明,身家清白,素质过硬。”

    “行,你去安排吧。”林总警司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我跟你发什么疯。”

    ……

    还在警校努力训练的刘建明,不知道他那天看到陈永仁离开时的愿望就要实现了。

    ……

    某高尔夫球场。

    “哈哈哈哈!宾尼,你的小弟还真有意思啊。”蒋天生坐在高尔夫球车上,叼着雪茄,听韩宾讲述韩东的操作,笑得放浪形骸。

    “蒋先生过奖了。”

    “差点忘了,这猛犸好像还是大佬B的连襟?那天他在砵兰街就是为了大佬B的小姨子是不是?”

    大佬B一脸笑意,言语中透露着亲切:“幸好有阿东,要不我还不知道回家后老婆会怎么K我。”

    “那你可得好好感谢感谢他。”蒋天生指着大佬B道。

    “是,是。”大佬B笑呵呵地答应。

    随后,只见神色有些担忧的韩宾说道:“蒋先生,这猛犸做事,还是太意气用事了,这要是引发东星和洪兴开战责任就大了。还有肥佬黎那边……”

    “恩,年轻人嘛,冲动很正常。开战的事,没可能的啦。白头翁看起来不显山露水,其实在东星树大根深,他要真动起来,骆驼会先摁住他的。至于肥佬黎,”蒋天生嗤笑一声,“我怎么听说香蕉周刊的版面是他带着主编上门送的?总要讲契约精神嘛。”

    蒋天生好像说到了兴头上:“我们这些洪兴老人,要对年轻人多一点宽容。年轻人好出头,社团活力才足嘛。大佬B,我听说你手下有个叫陈浩南的办事很不错?要好好培养。”

    “是,是。”韩宾和大佬B听到蒋天生的表态,齐齐点头称是。

    “很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