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五十八章 ?暗流涌动
    东星的大澳老巢里,骆驼气呼呼地给了跪在地上的笑面虎和乌鸦一人一巴掌。

    “你们怎么搞的!现在蒋天生认定你们杀的靓坤,要我交人!”

    “大哥,人不是我杀的啦。”乌鸦歪了歪脑袋。

    骆驼又抽了巴掌:“废话,要真是你蒋天生早就带人砍过来了!”

    “那大哥你怎么还抽我?”

    “哼!还敢顶嘴?”

    乌鸦登时不说话了,撇了撇嘴,满脸不服。

    骆驼指着笑面虎:“阿伟,靓坤的交货地点是不是你捅出去的?”

    “是。”笑面虎点头,苦笑着辩解道,“可我也是为了社团嘛大哥。”

    骆驼看着笑面虎:“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个为了社团法?”

    笑面虎还没说话,乌鸦倒先开口了:“明明是那些洪兴仔说自己不碰毒品生意的,靓坤捞过界,就算我们不处理,洪兴也该清理门户才对!”

    骆驼叹气道:“那也是洪兴的事,你们掺和进去算什么事?”

    乌鸦不说话了,谁让他们做事不密被洪兴抓到了马脚。

    笑面虎拉着骆驼道:“大哥,我知道你这些年一直想做正经生意,但东星的地盘那么穷,怎么做得起来呢?”

    笑面虎的话,说中了骆驼的痛点。

    洪兴内部的确有默认不贩毒的默契,却不是明文帮规,只能算蒋天生一系的家法。这也是为什么陈浩南和山鸡年轻时碰了毒会被大佬B关在笼子里浇冷水执行家法,而靓坤却到处走货的原因。

    而之所以洪兴不贩毒,东星却贩毒,归根结底是因为钱。

    洪兴早年创立时,就是蒋震带着一群码头苦力打出来的地盘,这也是为什么洪兴打仔出名的原因。港岛本身就是靠港口发达的,所以从码头开始扩张的洪兴,地盘与港岛最为发达的地区完全重合,全部集中在湾仔和九龙一带。洪兴的地盘靠近港口,人流密集,本身就适合做很多正经生意。事实上,洪兴的崛起基本使用暴力垄断周边的灰产,比如酒吧、洗浴桑拿、按摩、拳馆、餐馆、巴士等业务,同时还给人看看场子、泊车等业务。之后就是社团必备的保护费。

    当然,洪兴也并不是不想碰利润更高的生意,但蒋天生最多也就把手伸到赌牌上,坚决不碰毒。原因就是他们的地段既然属于港岛的繁华地段,白道势力盯他们自然也盯得更紧,稍有不慎就会全局翻车。

    反观东星,地盘都是什么元朗、粉岭、新界、凤凰山这种犄角旮旯,乡野地带虽然管控没那么严,但这种地方都是穷地方,正经生意根本做不起来。这些年勉强出了个靠贩沙和装修赚了点小钱的沙蜢后,骆驼受到启发,开始带着东星的人马涉足房地产,赚的还不少。但李超人那帮王八蛋把地都屯着,工程量始终上不去,很难再进一步。

    正经生意做不起来,那就只能做一些不入流的了。比如雷耀扬的摇头丸,乌鸦和笑面虎四仔和可K因两手抓。

    对比东星和洪兴的发展,骆驼只能叹气:“唉,这件事目前就先这样。你们两个,去荷兰休息两个月。等风声过去了再回来。”

    靓坤的死因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笑面虎如果还在港岛招摇过市,难保不被抓紧去“协助调查”,倒不如跑路一段时间,同时还能给洪兴在面子有个交待。

    但乌鸦一听就不愿意了:“不行啊大哥!”

    骆驼冲着乌鸦一通吼:“不然你想怎么样?洪兴都给了台阶了,你还不知道下?”

    “是,是,老大说的对!”笑面虎拉着乌鸦,“乌鸦,今晚我们就飞荷兰。”

    “这还差不多。”骆驼点了点头,“你们赶紧走,我给蒋天生去个电话。”

    刚走出门,乌鸦就一脚踢飞身旁的垃圾桶:“搞毛线啊!靓坤人都死了,场子也被抄了,这么好的扩张机会要白白放过吗?!”

    “怎么可能?大哥老糊涂了,听他的干什么?”笑面虎依旧一脸笑嘻嘻。

    “哇!你有种!居然说大哥老糊涂!”乌鸦佩服地看着笑面虎,“你有什么打算?”

    笑面虎推了推眼镜:“估计四仔和可K因的市场很快就会乱了,我们要赶紧做准备。”

    “可我们人不在港岛,能做什么准备?”

    笑面虎一脸笑意:“四仔和可K因又不是港岛种出来的。”

    “哦!我懂了,你要抢靓坤的货源!”

    “没错!”笑面虎点头,“这两天去找小胡子买点大家伙,我们尽情的抢一把!”

    ……

    在笑面虎和乌鸦定计后,九龙城一家不起眼的电器行里,林老板的电话响了。

    “阿昆,明天跟我去泰国一趟。”

    “是,师父。”

    ……

    浅水湾的别墅区,江浪踏入了海叔的豪宅。

    “阿浪,小胡子偷偷从库里提走了一批货,你盯着点。”

    “没问题海叔。”

    ……

    警务处西九龙总区重案组,袁浩云刚和女朋友程思琳吵完架走出门,就看到一束白玫瑰被送进程思琳的办公室,不由得变了个脸色,满脸堆笑着又一次钻进了房间。

    “madam,原来你喜欢白玫瑰啊?”

    “某人知道了又能怎样?会送吗?”程思琳蹦蹦跳跳越过袁浩云,举着玫瑰花上的纸片,哼出了声——

    “Sayyou,sayme,Sayitforalways……”

    袁浩云翻了个白眼,不知道彭警司从哪里招来的卧底,每次传信非要撩自己的女朋友。

    但白玫瑰到了,意味着尊尼有了动向。袁浩云摇了摇头,又要花几万块钓鱼了。

    ……

    尖沙咀,韩琛火急火燎地冲进了倪家。

    “什么事啊阿琛?”

    “大哥。”韩琛看着倪永孝,“靓坤死了,四仔和可K因加起来每个月两千万的市场,干不干?”

    倪永孝摆了摆手:“别轻举妄动。两千万里大头是四仔,食之无味,送给甘地他们吧。”

    见韩琛颇感可惜的神色,倪永孝笑道:“这个月我去夏威夷度假,你带上Mary跟我们一起吧,我给你介绍几个南美的老板。”

    听到倪永孝的话,韩琛一脸惊喜。

    倪永孝回头,对沙发后面站着的年轻人道:“永仁,你看着家。”

    “好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