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七十五章 社团吃饭
    虽然凶手还没找到,但恐龙的丧事不能再拖下去了。

    原本细眼和韩宾只想着家里人搞个小场面得了,结果因为蒋天生的介入,生生办成了全社团吃饭。

    在吵吵嚷嚷的吹拉弹唱中吃完酒席后,洪兴一众大佬齐聚一堂。

    开会前,韩宾找上了生番:“你是恐龙最信任的小弟,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吧?竞选屯门揸fit人,你什么意见?”

    五大三粗的生番局促地看着韩宾,仿佛背台词一样一字一顿地说:“各位大佬给面子,我好好表现,选的上是大家的功劳,选不上我能力不行。”

    韩宾笑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会说话了?不错,好好表现,一定要选上,要不然我会很没面子的知道吗!”

    “好,好。”生番顿时膨胀,“我一定会多多收小弟!把我们洪兴在屯门的势力搞得大大的!”

    “好,好。”韩宾眯着眼睛点头,“你在这边等着,等下开会你坐我后面。”

    韩宾把生番晾在一边,找上了带着刀仔擎和伊健的韩东。

    “阿东,生番那小子果然有问题。背后有人指点,显然对屯门揸fit人有备而来。”韩宾咬牙切齿,现在他恨不得当场捅死生番,又发作不得。

    韩东拉着韩宾道:“宾尼哥,要不我也推一个人?”

    韩宾疑惑地看着韩东,不解其意:“你也推一个,那是分生番的选票吗?”

    “宾尼哥,如果蒋先生不知情的话。那屯门在恐龙哥手里和在生番手里对你来说有区别吗?”

    “没有啊,如果生番不是二五仔的话,等于都是我韩宾的!”韩宾说着说着,就感觉不对劲了,“你在怀疑……”

    韩东一脸严肃地点头。

    韩宾看了一眼韩东,再看看傻等着的生番,再望向蒋天生的方向,皱起了眉头。

    之前韩宾问他蒋天生有没有可能插手时,他斩钉截铁地说蒋天生不沾毒。但这方世界和他熟悉的影视剧情并不完全一致,就比如恐龙是韩宾的大哥而非弟弟,还有伊健、小春这些人物。韩东对漫画剧情不甚了解,也不知道生番有没有明面上可能扮猪吃老虎,暗地里利用雷耀扬的脑子帮自己坐上屯门揸fit人,深层次还帮蒋天生遏制韩宾的势力。但按蒋天生这种老千层饼的风格,可能性反而很大。

    要想知道蒋天生的态度,那就只能投石问路了。

    如果蒋天生控制着生番,双方各推一个,表面上是蒋天生的人和韩宾的人在对决,实际上都是蒋天生的人在打擂台。

    但这时候,韩东作为韩宾一系的人再推一个的话,那就是韩宾的阵营内部分裂,按理说蒋天生应该高兴才对。

    可如果蒋天生的态度并没有那么支持的话,就有得说道了。

    韩宾笑了笑:“刀仔,做好准备。”

    刀仔擎大喜,韩宾这时候叫到他,表明对他的态度已经恢复正常,已经不再介怀恐龙的事。

    韩东却阻止了韩宾:“宾尼哥,不能是刀仔,这样太明显了。”

    刀仔擎之前就是韩宾的近身,推他等于明摆着告诉蒋天生是韩宾在试探他的态度了。

    “也对,那就再选一个吧。”韩宾见刀仔似乎有些失望,“再有位置推你。”

    韩东拍了拍刀仔擎的肩膀:“旺角你都没摆平,还想着屯门?”

    “对哦,好歹我也是半个旺角揸fit人。”刀仔擎自我安慰的能力还不错。

    韩东点头:“推伊健吧,他能打。”

    “猛犸哥,我真的可以吗?”突如其来的蛋糕几乎砸晕了伊健。

    “还没选上呢,你兴奋个毛啊。”刀仔擎恰起了柠檬。

    ……

    “韩宾,我突然发现,自从给你收了猛犸后,社团的会怎么越来越多了!”

    会议开始后,基哥冷不丁在开会前冒出了这么一句。

    “对啊!次次都是为了揸fit人!说起来猛犸进入洪兴以来,都死了三个揸fit人了!”前几次都没怎么发言的唐大宇也附和了一句,“我算算啊,靓坤和猛犸有仇,死了;肥佬黎是听说也惹过猛犸,死了;听说恐龙也是因为在猛犸的地盘卖白粉?”

    “艹尼玛的唐大宇,说谁卖白粉呢!”一听唐大宇说恐龙卖白粉,细眼当场就坐不住了。

    韩宾冷笑着:“说的对啊,惹了阿东的都冇好下场,唐大宇,你这么诬赖猛犸,是不是也准备请全社团吃饭啊?”

    大佬B笑呵呵地说:“哟,那不得再开一次会?选个观塘揸fit人出来?”

    韩宾冷笑着说:“那必须的,上任揸fit人尸骨未寒就开始选下一任,可是我们的洪兴的传统艺能。”

    韩宾这话,差不多是要的嘴整个社团的节奏。但他有底气发这个飙,谁让他死了哥哥呢?

    蒋天生和气地笑着:“阿宾,恐龙的事确实很遗憾,屯门清一色的局面来之不易,为了社团,还是早点选出新一任揸fit人比较好。”

    “蒋先生,出来混,迟早有这么一天,我哥这天只是来的早了点而已,选揸fit人我没意见,但我哥怎么死的,不查出真相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恩,这也是新任揸fit人的责任。”

    “蒋先生,我有话说!”

    “基哥,有意见尽管提。”

    “说到新任揸fit人的责任,”基哥瞥着陈浩南的方向,皱眉道,“北角新任揸fit人现在还没弄死司徒浩南呢!”

    陈浩南脸色一黑,倒是他身后的山鸡坐不住了:“这吹水基真TM搞笑,刚才说猛犸是韩宾小弟,现在又说南哥你没尽到责任,我看他就是想推大飞做屯门揸fit人,又怕你们推新人。阴阳怪气的,有话也不知道直说。”

    “是又怎么样?你难道不想吗?”

    “废话!我当然想!我就不喜欢拐弯抹角,我有机会自己会争取!”

    “好啊,自己争取!”大飞跳了起来,指着山鸡,“来啊,我们单挑!当场去掉一个无效选项怎么样?”

    眼看场面就要被搞得乌烟瘴气,陈浩南和基哥同时起身,指着自家小弟——

    “闭嘴!”

    “坐下!”

    大飞和山鸡就这样被按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