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九十七章 陪我喝几天咖啡
    虽然韩东和李欣欣无意加深对彼此的了解,但两人都心知肚明,他们已经有了某种联系。

    有了这层联系,李欣欣以后在屯门中学都可以横着走。

    生番如今已经是死路一条,他弟弟梁家满在屯门中学自然也成了丧家之犬。那些对洪兴充满憧憬的高中生,面对安然无恙的李欣欣,必然帮他脑补出各种背景。更别说万一日后伊健成为屯门揸fit人,肯定会警告整个屯门的洪兴仔对她礼让三分——毕竟伊健可是见证猛犸亲身犯险救出欣欣的人。

    透过酒店的大窗看着坐计程车离开的李欣欣,韩东忍不住问菲菲:“菲菲,你觉得我是好人吗?”

    “在我眼里,你是最好的人。”

    后面的杀手菲听到韩东的问题和菲菲的回答,只觉得这两人脑子都坏了。

    菲菲笑道:“怎么忽然问这个问题?”

    韩东凝视着夜空,轻声道:“混黑,是一条死路。”

    其实李欣欣和韩东的短暂交流,触动了韩东一直敏感的神经。

    虽然他在洪兴做的风生水起,他终归是个卧底。他就像一个风筝,线在黄志诚手里。他身处社团,本质却反社团。

    所谓的社团,不管是洪兴社东星社还是和联胜之流,说穿了,一开始成立的时候就是一群走投无路的穷人,在现有的社会秩序下找不到上升通道,就想到通过结社和组织,用暴力手段越过法律的边界,前往隐蔽的灰色地带寻找油水。那时候的社团,基本是振臂一呼,云集响应。

    但随着社会的发展,法律条文只会越来越丰富,社会体制也会越来越健全,灰色地带会越来狭窄。而灰色地带的压缩,随之而来的是群众基础的失去,社团的社会认同感大大减少。如今已经有不少李欣欣这样的受过教育的人群,极度厌恶社团。

    事实上港岛的社团也确实没几年风光了。从洪兴社就可以看出来,这两年加入年轻人已经明显减少。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越来越发展,愿意加入帮派组织的年轻人只会越来越少。

    在这种情况下,社团人员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洗白,比如蒋天生和骆丙润这样的龙头大佬,或者拿赌牌搞正规生意,或者拿钱搞搞偏僻地区的房地产。

    还有一条路,就是一条路走到黑。因为法律之外的世界是由人类本性驱动的罪恶世界,只要有人,这些罪恶就不会消失。比如正规楼凤满足不了需求滋生的人口买卖;赌牌拿不到搞出来的地下赌场;再比如那些毒贩。

    虽然韩东知道后面一条路是死路,但他身为卧底,却不得不朝着这条路大踏步狂奔。

    而现在,甚至已经有警察调查到自己头上来了,就比如方逸华。

    韩东揉了揉脑门,道:“菲菲,让手下抓紧对这个方督查的调查。”

    菲菲轻笑一声:“已经有结果了。”

    “这么快?”韩东正想表扬一番时,却听杀手菲在一旁笑着说,“猛犸哥,凡是在公共场合和你有过接触的女人,资料很快都会出现在社长的桌上。”

    “我去……原来是这样。”韩东赫然想起菲菲手下庞大的狗仔团。

    第二天,油麻地一处商场的露天酒吧里。

    方逸华拿着郑警司出现在她公寓的照片,怒不可遏地质问韩东:“这是什么意思,你派人跟踪我?知不知道偷拍是犯法的?”

    “那要不……”韩东凑到方逸华的面前,笑道,“我们把照片交给警队?”

    方逸华顿时泄气。

    韩东喝了一口咖啡,作深情状:“其实在第一次见面后,我对方督查就产生了好感。”

    听到韩东的话,方逸华是一百八十个不信,没好气地反驳:“有好感?据我所知,猛犸哥的马子可不少。”

    韩东摇头:“感情这种事谁知道呢?就像郑警司,一个有夫之妇,不照样对方督查情不自禁?”

    方逸华的气势顿时噎住。

    “别扯那些有的没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韩东一脸假模假样的委屈:“在我知道方督查心有所属后,虽然很伤心,但我相信你应该只是被渣男骗了,本质绝不是坏女人。”

    “谁是坏女人了?我不准你这样说他!你又能好到哪里去?”方逸华被叫破心底的秘密,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炸了毛。

    韩东一脸坦然:“我比他坦诚啊,我可没结婚。郑警司一个有妇之夫,公务人员,勾搭警队的女下属,不合适吧?”

    方逸华强装镇定,反驳道:“他说过会离婚的。”

    “这话你自己都不信吧?”韩东撇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劝你还是尽早脱身为妙。”

    韩东说完,方逸华一阵沉默,良久,忽然打开了话匣子:“其实我已经在和他分开了。在我看来,女人只有在事业有成之后,才能不受男人摆布。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会跑到旺角警署?还不是为了躲他。等我办了大案……”

    话说到这里,方逸华忽然清醒过来:“有冇搞错,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关你咩事!”

    韩东喝了一口咖啡,一脸认真:“大概是……你已经喜欢上我了?渴望对我倾诉?”

    方逸华冷笑:“屁话,我就算跟他分了,也不会找你这种社会败类。”

    韩东摊手:“好吧,看来还是警队败类更吸引你。那我宣布,从现在开始,我失恋了。”

    “搞什么鬼?”方逸华看着韩东的做派,满头雾水。

    哪知道韩东邪笑着收拾起照片:“社会败类觉得他失恋都是警队败类的责任。我现在就去警署举报。”

    “想去就去吧,”方逸华双手抱在胸前,哂笑道,“就几张见面的照片而已,能说明什么?我已经看出来了,你的目的就是想阻止我去大陆,你不可能成功的。”

    “真的吗?”韩东笑道,“我听说保安科查人不需要证据的。”

    方逸华顿时色变。

    韩东说的没错,领队内部想要调查研对她和郑警司发起调查,一条线索就够了。毕竟上下级之间不纯洁的友谊,往往带着潜规则和腐败。

    “你到底想怎么样?”方逸华逼视着韩东,“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可你现在是却要毁了我的前途。”

    “我希望你推迟几天北上,陪我在这里喝几天咖啡。”

    “就这?”

    “就这。”

    “好,我答应你。”

    韩东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心说小春已经在大陆见到巩伟的通缉令,估计这咖啡也喝不了几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