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辈分
    老当益壮的龙根,稀里糊涂就翻了车。

    在麻将馆,被常年调查社团毒品交易的O记督查,找到龙根,怎么想怎么魔幻。

    反正苦窑是蹲定了,回来龙头都换俩了还是小事,老窝能不能保住都不好说了。

    官仔森见到监狱里见到龙根时,后者一脸晦气:“那两个你从哪里找来的?”

    官仔森一听龙根有兴师问罪的趋势,立马反驳:“根叔,是你说让我找嫩口的,我才特意打电话叫了两个YJ小妹过来。”

    “你!你还敢顶嘴!”龙根看着官仔森,气不打一处来,“查一查,我感觉这件事有古怪。”

    “好的根叔。”官仔森嘴上虽然答应,心里却不以为然,“查个屁,你玩的还少吗?”

    龙根看着官仔森的态度,心里就是一阵郁闷。都叔伯辈了,谁还把你当回事?

    但这事龙根始终觉得古怪,想到最近在选话事人,不禁怀疑了起来:“帮里话事人的选举进行的怎么样了?”

    官仔森撇了撇嘴:“大D没戏了,邓伯说他辈分不够。”

    “那就是吹鸡要上位咯?”龙根一脸郁闷,“这邓伯,认为大D没辈分就早点说嘛。早知道吹鸡要上位,我还窝在油麻地干甚。”

    抱怨完邓伯后,龙根又问:“那最近地盘上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和事?”

    官仔森摇头:“油麻地铁板一块,能有什么事?”

    “油麻地没事,那就是你出去惹事了?”

    龙根警惕性很高,忽然想起前段时间官仔森说的猛犸的人。

    官仔森被龙根这么一问,瞬间炸毛:“龙根叔,这可不能怪我,之前靓坤蹲苦窑的时候,是你说女人街开楼凤店肯定赚钱,我才在跑去旺角开店的。现在我在旺角的店被抄了,损失那么大,我还肉疼着呢!”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报告?”龙根现在严重怀疑,自己是被官仔森给坑了!

    官仔森一脸郁闷:“根叔,不是你说社团在选举,让我注意点吗?我到现在都没敢还击。”

    “玛德!你赌马赌傻了吗?巴掌都呼你脸上了还不知道打回去?”龙根已经被官仔森这个草包噎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个时候,官仔森终于回过味来了:“根叔,你不会以为是猛犸的人在搞你吧?”

    “不然呢?”

    “不对啊?”官仔森有些不敢相信,“猛犸前几天被O记抓进去审了半天,在那之后旺角的人就一直很安静……”

    “安静问题才大!”龙根气不打一处来,“我看是猛犸盯上油麻地的地盘了。”

    官仔森听到龙根这么说,登时大怒:“王八蛋,我现在就叫上一帮兄弟去旺角砍死他!”

    “去,赶紧去,早死早超生!”龙根鄙夷的看着官仔森,“信不信旺角的人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你过去送菜?”

    “那我怎么办?”官仔森哭丧着一个脸。

    “守好地盘就行,他要是敢来油麻地,你就报告给邓伯!”龙根狞笑一声,“现在话事人还没选出来,这么大的功劳,我就不信大D不要!”

    官仔森恍然大悟:“根叔你的意思,是想让大D平地一声雷?”

    龙根一脸嫌弃:“不懂就别乱讲,大D什么级别?平地一声雷,温贵那才叫平地一声雷!”

    平地一声雷,说的是社团内最刺激的上位方式。

    温贵,是二十世纪初的和安乐社团的天才人物。本来只是地位和辈分都是最低下的四九仔。但在和安乐和和胜堂的火并中,在当时的大观酒楼设下埋伏,又虚张声势瓦解了对方斗志,从而一举击溃对方主力,使和安乐占领了当时九龙最繁华的油麻地。

    温贵因此大功,被时任香主大开香堂,以平地一身雷仪式,直接由四九仔擢升为白纸扇,并进而担任堂口揸数(不同于洪兴揸fit人,是坐馆之下二把手)。

    平地一声雷,常用于特别提拔帮派后辈,上次东星的司徒浩南能上位,正是这个操作。

    大D现在做社团话事人虽然差点辈分,但他要是立下的功劳足够大,话事人的阻碍都将不存在。

    然而龙根不知道,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

    而此时,蒋天生的浅水湾别墅泳池边,蒋天生笑盈盈的看着韩东:“阿东,你说和连胜一定会内讧,有证据吗?”

    韩东像孔乙己一样,摆出一排照片。他来到蒋天生的别墅,就是想告诉蒋天生,自己拿下油麻地并不会引起和连胜对洪兴的反扑。毕竟要是动静太大,导致其它堂口受了损失,蒋天生肯定是要问责的。

    “和连胜的大D?”蒋天生看到的,居然是大D在各种场合飞扬跋扈的画面。

    比起其他社团头目,大D简直不要太嚣张。关键是,这些照片全是大D冲着和连胜叔父辈发飙的画面。

    韩东一脸笃定:“蒋先生,我在行动之前,吹鸡会消失。”

    蒋天生眼前一亮,很容易做出了判断:“吹鸡消失,大D和叔父辈的矛盾不可调和,必然内讧。”

    叔父辈,是每个社团都很微妙的存在。

    不同于洪兴朝着现代化社团大踏步发展,早就开始用社团资产供养叔父辈,和连胜的叔父辈现在还在靠“辈分”吃饭。

    和连胜邓伯有句名言:“我还是小字辈的时候,就在想这些老头子要钱没钱,要势力没势力,话事人为什么要听他们的意见选举?后来知道了是辈分。我不反对拿钱,但是谁给的钱选谁,那就不如干脆拍卖吧!我们毫无公信力!”

    和连胜的老人们靠什么活?靠辈分,靠公信力,因为他们搞选举,辈分就是选举投票权,甚至是生存权。

    如果选举能拿钱买票,那叔伯辈的公信力就成了笑话,那谁还搞选举呢?

    一帮子老家伙,要钱没钱,要势力没势力,凭什么被供起来?

    因为他们当初能做龙头,就是因为他们哪怕对叔父辈不屑一顾,行动上仍然尊重叔父辈的公信力。所以叔父辈才会这种公信力,选出尊重叔父辈的他们做龙头。等到尊重叔父辈的龙头成为叔父辈,自然意识到辈分的重要性,有成为主动维护和连胜制度的人。

    就这样,选举保障了叔父辈的生存权,叔父辈维护了选举的公信力,而年轻人也总有机会上位——两年一届,机会多多。

    在这种良性循环下,和连胜的选举代代相传,叔父辈总有人供奉,年轻人也总会冒头。

    但这届的大D不一样,他目空一切,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真让他上位,迟早会把和连胜的制度通通踩碎!

    想通了关节的蒋天生点头笑道,对韩东道:“阿东,我来处理吹鸡。”

    蒋天生的意思,是准备由他来发动对和连胜的进攻了,毕竟吹鸡的地盘可是在湾仔,洪兴的核心区。

    “蒋先生,东星那边小动作一直不断,现在似乎不是发动社团战争的时机。”

    韩东这话是真心的。虽然韩东担心蒋天生的私人武装进场会把油麻地变成社团资产,但和洪兴与和连胜陷入持久战比起来,这只是小事。

    “机不可失。”蒋天生插了一块西瓜,递给韩东,“阿东,你搞定油麻地。”

    “谢谢蒋先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