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动手
    韩东能理解蒋天生这次为什么会一反常态,主动对和连胜开战——因为蒋天养,或者说,其实他的龙头位置一直不太稳。

    蒋天生从他老爹手里继承了洪兴之后,洪兴一直没有太大发展,他一直是个守成之君的模样。如今东星的攻击一波接一波,总是处于守势的洪兴就显得有些江河日下了。这种情况下,难免会有人怀念起蒋天养这个超级能打的绝世猛男。事实上,如果没有韩东,过段时间靓坤都已经坐上龙头之位了。

    但现在,和连胜给了蒋天生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洪兴与和连胜的许多地盘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吞掉和连胜,洪兴的实力必然可以上一个新的台阶。

    那时候谁还会记得蒋天养,乖乖蹲在泰国养大象吧。

    蒋天生的动作很快。

    不到一周,吹鸡死了,死在大D的赌船上。

    和连胜堂会上,气不打一处来的邓伯指着大D,喝问道:“大D,我现在对着关公像问你,吹鸡是不是你杀的?”

    大D当场就怒了:“我有那么傻吗?我杀吹鸡?吹鸡昨晚赌到后面都欠我三百万了,杀了他欠我的钱谁帮他还?”

    “大D,你说吹鸡欠了你的钱?”邓伯忽然意识到哪里不对,“你在搞什么名堂?难不成你想控制下一任龙头?”

    大D登时闭嘴。

    尚未卸任的串爆推了推眼镜道:“邓伯,不管怎么说,至少人不是大D杀的对不对?”

    邓伯看了一眼串爆,没有说话。大D是串爆推的人,现在邓伯严重怀疑串爆这个龙头的位置也跟大D脱不了干系。

    大D见邓伯不说话,双手一摊:“就是嘛!吹鸡都一大把年纪了,输那么多,气得当场去世很正常嘛!”

    说完,大D一脸期待的站了起来:“邓伯!现在吹鸡死了,是不是要考虑考虑我了?”

    “鱼头标,大埔黑,你们什么意见?”邓伯直接无视大D的表演,看向鱼头标和大埔黑,“再不选,就要直接升叔父辈了。”

    还没等鱼头标和大埔黑有所反应,“哐——”地一声,大D一脚踢翻了椅子。此时的大D已经陷入狂怒状态:“宁愿再推两个老东西都不选我?辈分就那么重要吗?”

    “就这么重要,”邓伯注视着大D,“大D,坐下。”

    莫名的,大D竟然感觉到一股压力。

    然而大D非常人也,重压之下非但不怂反而爆发了,当场指着大埔黑,冷笑道:“以后,你的摇头丸休想进荃湾。”

    再指着鱼头标道:“你的四仔也一样!”

    串爆身为龙头,自然要对这种分离主义的因为进行制止:“大D,你什么意思?不讲社团情谊了?”

    “去尼玛的社团情谊!”大D指着串爆道,“要不是我捧你!你有什么资格坐上龙头之位!我就搞不懂了,这龙头怎么就不是能者居之,非要忒玛的按辈分,搞选举!”

    邓伯不住皱眉:“大D,你这话什么意思?不按社团规矩来,按什么规矩?难不成你还想自立门户不成?”

    “自立门户?”大D的脑子仿佛被邓伯点醒了一般,“自立门户好啊!没有你们这帮老家伙,我可以在荃湾搞一个,搞一个……”

    “搞一个新和连胜!”

    砰!

    串爆竟然一下窜起,抡起屁股下的折叠凳就摔到了大D身上!

    串爆当年也是打仔出身,身体机能虽然逐年衰减,给大D来这么一下还是没问题的:“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艹尼玛的,你敢打我?”大D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串爆就准备发飙。

    然而这时,会议桌旁围坐的一帮子叔父辈竟然齐齐起身:“你再说一遍!”

    十几二十个老家伙加起来的气势,让大D都有些发憷。

    见势不妙,大D揉了揉脑袋:“各位叔伯,我早上出门喝得好像有点多。不该喝那么多的,我先回去醒醒酒。”

    “还不快滚!”串爆总算是拿出了一点龙头威风。

    良久,平静下来的串爆看着邓伯:“要不要现在开始投票?”

    然而邓伯的眼神却极为可怕:“我就问一句,谁能搞定大D?”

    搞定,可以是压服大D,也可以是让大D消失。

    鱼头标举手:“我鲤鱼门四二六飞机可以做。”

    大埔黑不甘示弱:“我大埔四二六东莞仔也可以做。”

    四二六,即红棍。出红棍,意味着两人都不指望压服大D,不约而同选择做掉大D。

    谁让在大D公然在堂会上喊出新和连胜?喊出新和连胜,他就不再是和连胜大D,而是叛徒!

    邓伯眼神冷漠,要是他年轻个几十岁,刚才就已经送大D下去了。只是现在,十几个老家伙站起来的时候身影都有些不稳。其实刚才大家都很慌,万一大D冲上来一个人单挑他们全部,结果还真不好说到底是大D被镇压还是老一辈团灭。

    ……

    鲤鱼门,鱼头标在渔船上,看着飞机:“做了大D,你就上位,有没有问题?”

    飞机的眼神瞬间狂热了起来,狠狠点头:“没问题老大!”

    大埔。

    “东莞仔,社团认定大D是叛徒,我推荐你去做了大D。”

    吊儿郎当的东莞仔剥了一颗花生米,笑道:“我要是做了大D,等老大你当上龙头,能不能把荃湾的地盘给我啊?”

    大埔黑面露惊讶:“东莞仔,你可以啊,大埔的地盘你都看不上了?”

    “老大,我们的摇头丸全都在荃湾的地盘卖,荃湾不在手里,让人怎么放心嘛。”东莞仔一脸坦诚。

    大埔黑点头:“说的也对,我答应你了!”

    “谢谢老大,我保证做的漂漂亮亮的!”东莞仔笑得既得意又灿烂。

    油麻地,弥敦道的一家金店。

    D嫂阿凤在一家金店里挑着大金链子,大D拿着大哥大吼着:“说了不让进就不让进!让他们把那些货都拿去喂鱼!艹忒玛的!”

    “阿东,要现在动手吗?”远处,一辆所有窗户都遮得严严实实的面包车里,举着望远镜的刀仔擎缩回了身子。

    大D行事嚣张,从来不屑于隐藏行迹,加上老婆又有穿金戴银的爱好,几乎隔段时间就要来弥敦道金店消费一次,没几天就被韩东的人蹲到了。

    韩东接过望远镜,对车厢内的师爷苏示意,后者拍了拍身旁的阿武。

    阿武,号码帮加钱哥。韩东安排师爷苏找阿武几乎没废什么工夫,因为加钱哥和师爷苏是同一个湾子长大的死党。

    阿武指着外面,狞笑着数起了人头:“大D,大D老婆,长毛,还有四个保镖,七个人。人有点多啊,要加钱的。一个人头二十万的话,要一百四十万!”

    “阿武,猛犸哥没让你杀人。你上去砍一通就跑,二十万,很良心了。事先说好的,你不至于反悔吧?”

    “艹,找我砍人,还不让砍死?第一次听说这么奇怪的要求。”阿武扭了扭脑袋,拉开了面包车的车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