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以和为贵?
    阿乐的这个临时龙头要想坐稳,用后世的话说,是有KPI指标的。这个KPI就是地盘大小,地盘不仅不能变小,而且还要变大。

    在他的计划里,大D回归和打进尖沙咀是两个最关键的步骤。

    阿乐自信,只要他能和大D见上一面,就一定能说服对方回归和联胜。因为他相信,大家出来混,都是为了求财,哪怕前一刻打生打死,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就能坐下来谈。大D也应该清楚,与东星的人合作是引狼入室,而阿乐作为龙头,绝对能够让鱼头标和大埔黑吐出更多的利润给他。至于鱼头标和大埔黑,只要尖沙咀的蛋糕足够大,他们自然能够消停。

    可阿乐想不到的是,鱼头标居然被洪兴的人抓了,甚至连四仔厂都被抄了,让阿乐的计划直接废了一半。

    现在大D更是喊出了五百万美金买鱼头标的命,明显是准备一条路走到黑了。阿乐看的很清楚,一个处理不好,他这个临时龙头就要为和联胜的分裂背锅了。

    现在四方势力,新和联胜凭空出世,东星白赚一片市场,洪兴拿到油麻地和鲤鱼门,只有和联胜损失惨重。

    而且,这些天洪兴更是大摇大摆开始对和联胜地盘的占领行动,大角咀的车行麻将馆,湾仔的酒吧夜总会,油麻地的赌档、马栏和楼凤店,已经有茫茫多的洪兴仔闯了进来。

    这种情况下,阿乐必须要搏一搏。

    现在和联胜唯一的优势是敌明我暗,所有堂口的大佬都没有露面。而洪兴的人马全在明处,这种时刻,派杀手是最好的选择。

    但杀谁,谁去杀,这都是问题。

    想了想,阿乐走进了房间,翻起了自己的保险柜,钞票充足,请杀手不成问题。虽然阿乐的近身在追杀韩东的过程中几乎团灭,但有这些钞票,足够他去杀手组织请高手了。

    剩下的问题,就是杀谁,究竟杀谁能够解决自己的问题呢?

    杀大D?杀蒋天生?还是杀韩东?甚至是杀那帮和大D合作的东星仔?

    在阿乐思考着如何破局之时,韩东又出招了。

    第二天,洪兴旗下周刊和马经又安排上了——

    《以和为贵?呸!》

    上面详细说了,鱼头标落在歹人手里的,大D以五百万买鱼头标的命,各方势力风起云涌,唯有和联胜无动于衷。

    韩东要求胡西炮制出的这篇文章,将和联胜说成一个表面上民主实际上一点都不团结的社团。

    什么长老只愿意扶持自己的人马,在吹鸡死后明明只剩下大D一个候选人的情况下,宁愿追杀大D也不让大D上位。

    逼反了大D之后,油麻地被洪兴攻打,但因为龙根坐监没人帮忙说话,和联胜居然没一个堂口帮忙。等到鱼头标鲤鱼门地盘被夺,临时龙头阿乐竟然也见死不救。

    幸好大D因为看不惯和联胜的虚伪,已经自立门户,搞出新和联胜。

    现在新和联胜里,大D搞独裁,根本不用理会那帮虚伪的长老,反而因为少了一帮子拖累,新社团蒸蒸日上,还能东星达成全天候战略伙伴关系,未来可期。

    反观和联胜,一帮老家伙尸位素餐,把持朝政,看似民主,实则分裂,大家都只为一己私利,连抱团取暖都做不到!

    文章的结尾特别提醒和联胜的各家堂口,叔父辈组合成的长老会就是和联胜最大的阻碍,除非有一个强有力的龙头,和联胜迟早会分裂成十几个小帮会,最后被人吞掉!大D的情况,就是明证。

    “一派胡言!这是哪家出版社,阿乐,你派几个人过去烧了!”邓伯的大肚子气得胀鼓鼓,几乎都快把背带裤的皮带给炸开了。

    阿乐看着的气不打一处来的邓伯,不禁暗暗心惊。这韩东几乎没有费什么武力,只是在一些不入流的黄色刊物和马经里夹了几篇报道,就能把和联胜上下搞得人心惶惶。

    报道出来后,和联胜的高层就急急忙忙开起了长老会。这帮长老们看到报道,一个个看着阿乐的眼神都有些不善了。

    阿乐知道,这帮人是怕自己把三流小报上的观点给听进去了。

    见状,阿乐笑道:“确实是一派胡言,至少我能确定,不管是火牛还是鱼头标,为了帮龙根叔拿回油麻地都是出了力的。”

    串爆急急忙忙点头:“是啊是啊,我们和联胜的团结是出了名的,不然大D这个败类怎么会让我们同仇敌忾呢?”

    “所以我们现在更要团结,想办法打掉这个,这个什么韩东!”

    阿乐点头:“我派人打听了,这个韩东,现在是洪兴的总指挥。只要能干掉他,我们失去的肯定都能拿回来!”

    邓伯点头:“阿乐,你是龙头,要承担起责任来。”

    阿乐笑着点头:“没问题邓伯,这件事我去做。”

    “不能再失败了。”邓伯看着阿乐,语重心长地说,“阿乐,你是我推出来的,我肯定是支持你的。可如果一直解决不了问题,我也帮不了你,知道吗?”

    阿乐恭顺地回答:“我知道的,邓伯。”

    邓伯满意地点头:“好,现在进行下一个议程,油麻地和鲤鱼门的局面怎么解决?”

    坐在邓伯身后的阿乐疑惑地问:“邓伯,不是说好了,选两个临时揸数,带着账本和名册收缩战线吗?”

    串爆叹气:“阿乐啊,现在还收缩战线,不就坐实了我们怕了洪兴,不敢跟他们打了吗?既然是和联胜的地盘,那就一个也不能少!照我看,就应该挑两个红棍做临时坐馆,带队和洪兴开打!而且要大打,把战火烧到洪兴的底盘去!”

    “是啊!是啊!”

    “都打成这样了,再不反击,我们去哪里?所有人缩到大埔去吗?”

    ……

    看着这帮长老你一眼我一语否定自己的策略,阿乐脸上的笑容越发诡异。换做以往,他肯定会提醒这帮长老“存地失人,人地两失;存人失地,人地两存”。但现在他明白了,这么浅显的道理这帮长老不是不明白,只是他们更在乎自己的位置和面子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