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外忍内残林怀乐
    时间回拨到昨晚。

    大角咀,富贵大厦一带,这里遍布的修车行,都是和联胜的产业。

    但天刚入夜,这些修车行的门口,齐刷刷停上了快报报废的面包车。

    一个修车工不明就里,拿着扳手出门,敲了敲一辆车引擎盖:“修车咩?”

    “修你们老母啊修!”车门拉开,一个皮衣皮裤的小个子洪兴仔一脚飞踹,将修车工踹出了老远!

    马军赤手空拳冲进了修车行,三拳两脚,在扳手和电锯的飞舞中,打飞四五个拿着扳手的修车小弟,抓起几桶机油,淋在车行正在保养的车辆上。在修车小弟的哀嚎声中,点燃了车辆!

    “不!”

    “告诉火牛!以后大角咀洪兴说的算!”

    另一条街上,流里流气的大飞,正抓着一个和联胜古惑仔的头发,按在大飞马经上:“告诉我,大角咀的六合彩,要去哪里下注啊?”

    另一条街上,山鸡看着粉色灯火通明的大厦,哈哈大笑:“今天我山鸡终于可以玩个痛快啦!”

    自从跟威爷的女儿可恩谈恋爱以来,山鸡的小鸡就成了可恩的专属,为了防止山鸡偷吃,可恩可没少榨干山鸡。

    仿佛知道山鸡的难处,只是这一次,洪兴的集体行动,韩东特安排山鸡负责自己哪些已经变成凤凰(楼凤)的同类。

    而大街上,还有一波分散在每条大街上的人马,一见到有车停下,就对和联胜代客泊车的小弟一拥而上,喊打喊杀。带队的人,正是屯门揸fit人另一个竞争者伊健。

    ……

    一夜过后,出了堂会的阿乐立马接到了火牛的电话。

    “乐哥,我顶不住了!”

    “火牛,你冷静点,到底什么情况?”

    “那帮洪兴仔,不知道怎么回事,昨晚发了疯一样全在打我!我手下的人马太少了,根本顶不住!”

    火牛的大角咀地盘,本来就只是深水埗和旺角夹着的那么一点点,势单力薄,洪兴现在堆了四路人马过去,那真是要了他的老命了。

    火牛在电话里声泪俱下:“乐哥,你是龙头,不能不管我啊!”

    阿乐连忙安抚起火牛来:“火牛,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你先休息一下,等我电话。”

    扣了电话,阿乐立马打给大埔黑:“黑哥?”

    “哟,乐哥啊!你好你好!”

    “黑哥,大角咀那边出事了。”

    “大角咀?我靠!”大埔黑听到之后,竟然碎碎念了起来,“先是龙根,再是鱼头标,现在轮到火牛了?这洪兴也太猛了吧。”

    “黑哥,只要我们团结起来,没问题的。”

    大埔黑的语气充满了认同:“是,是,乐哥说的对啊,团结就是力量嘛!”

    阿乐又道:“黑哥,现在和联胜就你最兵强马壮,不如……”

    “哎呀,乐哥,这个真不是兄弟我不帮忙啊!”

    大埔黑没等阿乐说什么,连忙解释:“别看我的大埔远离港九,但东星的人马一直虎视眈眈呢。万一,我不是不相信你哈,我是说万一,叔父辈们真得要挪地方了,我这里不容有失啊!”

    “还有啊,你也知道的,我的摇头丸一直没出货,想出钱帮衬一下也没办法,真是对不住了。”

    “没事的,能理解。”阿乐挂了电话,表情瞬间冷了下来。

    阿乐默默走进了卧室,打开了保险箱。

    ……

    “托尔!上次你跟我说要出道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

    托尔,原名骆达华,自从今年夏天步了哥哥后尘因为遗传病在奥运会上失利后,为了证明自己,决定投身杀手界。

    他的哥哥,骆敬华,国际杀手组织亚洲分部的金牌经纪人,也是亚洲第一杀手O的经纪人。

    “试炼任务来了?”

    “恩,”骆敬华点头,递出一张照片,“搞定他。”

    ……

    中环,一间私密的公寓里。张美润在旺角买了公寓后,菲菲就不甘示弱在湾仔置了一间公寓。

    韩东出现在菲菲的公寓里,是因为有人给蜜桃周刊编辑部送了一封信。写信的人说,本来和联胜长老会要求求烧了蜜桃周刊编辑部,但他想先跟洪兴能做主的人先谈谈。

    菲菲指着信件问:“东哥,这人是阿乐吧?”

    韩东点头:“菲菲,你觉得我要不要回应呢?”

    “不去。败军之将而已,理他干什么?”

    这两天的局势变幻,菲菲的蜜桃周刊可以说功不可没。阿乐这封意图明显的信件,已经不屑于掩饰他这个临时龙头和长老会的恶劣关系了。

    “去吧,老板!”杀手菲咧着红唇笑道,“我们可以找个水塘,嘿嘿嘿嘿……”

    “现在不是杀阿乐的时候,”韩东把杀手菲按了下去,摇头道,“杀了一个阿乐,长老会随时选出下一个。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能控制住局面,外忍内残的和联胜龙头林怀乐。只有他这种为了保住自己龙头的位置不择手段的人,才会狠狠镇压自己人,再把同门的利益拱手送上。”

    菲菲笑道:“东哥,你已经有打算了对不对?”

    韩东笑道:“仗打到这个份上,该蒋天生这个龙头出场了。我再表现下去,洪兴的龙头就该有想法了。”

    说完,韩东冷笑了一声。阿乐说是要见洪兴说话算数的人,却把信件送到韩东手里,小动作不要太明显。

    其实韩东隐隐还有一个期待,阿乐和蒋天生见面到底会是怎样一个场景?万一阿乐一时兴起砸死了蒋天生,再出来假扮蒋天生的话……

    那就太棒了!

    定下了方案后,韩东拨通了蒋天生家的电话:“蒋先生,阿乐想谈。”

    蒋天生接到电话后,哈哈大笑:“干得好!”

    尖沙咀的一家酒吧的隔间里,缠着绷带垂头丧气的段坤正在被和联胜龙头阿乐亲切地接见。

    “乐哥,标哥的事,不关我事啊!”惊恐的段坤到现在还以为对方是因为他出卖鱼头标准备过来执行家法的。

    阿乐点头:“我知道,所以我才会在叔父们都放话把你三刀九洞的情况下,把你保下来。而且我已经准备推你做鲤鱼门的揸数。”

    “真的吗?”段坤狂喜,“谢谢乐哥!乐哥有什么吩咐,我段坤就算豁出性命也会帮你去做!”

    阿乐笑道:“不用,我只需要你做好四仔生意就可以。”

    “四仔生意?”段坤一脸错愕,“乐哥?标哥的四仔厂不是都……”

    阿乐笑着拍了拍段坤的肩膀:“我会搞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