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和连胜新时代
    啪!

    串爆气得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阿乐吼道:“不可能!”

    “阿乐!你放弃了油麻地!放弃了湾仔!放弃了鲤鱼门!你就是社团的罪人!你有什么资格提要求!”

    阿乐被串爆这么指责,紧盯着串爆,缓缓站起了身。

    串爆被阿乐盯得心里发毛:“阿乐,你要干什么?”

    阿乐咧开嘴,脸上露出微笑,静静地走到了串爆身边。

    “阿乐,”邓伯拖着长音,叫了阿乐,喝了口茶后,皱眉道,“不要多事。”

    阿乐看了一眼邓伯,将右手放在了串爆的右肩膀上,左手扶着串爆的后背,把串爆轻轻按回了座位:“串爆叔,坐,我给您倒茶,消消气。”

    串爆一脸得意,轻蔑地坐下,见到阿乐从邓伯手里接过茶壶,又忍不住想要传授自己的人生经验:“阿乐,不是我说——”

    砰!

    装着滚烫茶水的茶壶,被阿乐一把砸在了串爆的脸上!

    “啊!”

    茶壶四分五裂,滚烫的茶水飞溅,串爆捂着瞬间起泡的老脸,摔倒在了地上。

    “阿乐!你这是干什么!”

    “艹尼玛的!”阿乐好像有些不解气似的,左手抓着串爆的头发,“砰”地一下把串爆的脑袋按在了桌子上,通红的右手抓着一块茶壶碎片,抵在了串爆的脖子上。

    “阿乐,快住手!”

    “放开他!”

    “别做傻事啊!”

    ……

    会议室霎时间变得嘈杂了起来,可一帮子长老骂骂咧咧,就是没一个上来帮忙的。

    “邓伯,是你教我的,在外面混,要讲礼貌!”阿乐一改往日的唯唯诺诺,一字一顿地说——

    “我,林怀乐,和联胜话事人。”

    然后阿乐将串爆的脸狠狠扭到朝着自己的方向:“串爆,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在我面前大呼小叫?”

    “阿乐,放开串爆!既然知道自己是话事人!那就应该以身作则,团结兄弟!你现在乱来,还怎么带队伍?”

    阿乐充耳不闻:“我要是不放呢?”

    邓伯声色俱厉:“你再不放手,我们现在就投票罢免你!”

    “投票?好啊!投!现在就投!”阿乐手里的茶壶碎片已经切入串爆的喉咙,“看是我先宰了串爆,还是你们先罢免我!”

    邓伯闻言,勃然大怒:“投就投!现在就投!来!我数一二三举手!”

    “投啊,快投啊!”阿乐狞笑着大吼。

    “一!”

    “别!别!邓伯!别!”串爆反而最先坚持不住。

    在一帮叔父辈难看的眼神中,串爆大喊出声:“阿乐!不!乐哥!乐哥!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对龙头大呼小叫!是我不对!是我没礼貌!”

    邓伯此时看向串爆的表情,充满了恨铁不成钢。

    我们还还准备给你撑腰呢,你怎么自己先跪了?

    阿乐笑着松开了手上的碎片,指着串爆,居高临下地说:“废物。”

    已经失去了胆气串爆连连应声:“是,是,我是废物。”

    阿乐走回座位,边走边拿着手里的碎片指来指去:“我说你们一个一个,都是废物!”

    邓伯已经气得高血压都快上来了:“阿乐,你想造反吗?”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我是话事人,我会反自己吗?”阿乐将茶壶碎片丢在桌面上,顺手拖走了串爆的板凳,“我就问你们,是谁把大D逼走的?”

    在场的叔父辈集体沉默。

    阿乐嗤笑道:“你们才是社团的罪人!”

    邓伯看着阿乐:“阿乐,我们只是按照社团的规矩办事,你这样会毁了社团的。”

    阿乐摇头:“社团的规矩也要与时俱进啊,邓伯。”

    “你到底想怎么样?”邓伯终于意识到今天阿乐是来者不善。

    “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投票,取消话事人任期。”

    邓伯冷笑:“如果我说不呢?”

    阿乐没有说话,只是坐回了座位上,把串爆的板凳往自己身旁一放。

    “说不?邓伯,时代变了!”一个猖狂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全场哗然:“大D?”

    大D带着自己的手下长毛,大摇大摆进了门,一进来就坐到了阿乐身边:“艹特马的,早知道这帮老家伙中看不中用,上回我就直接干了!”

    阿乐笑道:“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现在要向前看,一起把社团做好。”

    “对!我们要把社团做好!不像这帮老家伙,就知道自己的利益,没一个为社团考虑的!”大D一直心里苦,这次终于有机会释放了。

    “阿乐,我真没想到。”邓伯摇了摇,“你为了自己的位置,居然会跟大D搅到一起。”

    “邓伯,我都是为了社团。”阿乐始终保持微笑,只是传递出的嘲讽意味是那么的明显。

    “废话少说,投票吧!一个,话事人不设年限。一个,选我当并列话事人!”

    邓伯皱着眉头:“大D,你就这么有信心?”

    “没错!就是这么有信心!不服,你咬我啊?”大D拍了拍手,身后的长毛打开公文箱,拿出了一包接一包的信封,分别递给了在座的人。

    “大D,你想贿选吗?”邓伯皱起了眉头。

    “贿尼玛的选!”大D抄起一个信封砸给了邓伯,“你的退休金啊老家伙!”

    邓伯打开信封,是一叠钱,钱底下压着一张照片。

    邓伯抽开照片一看,是一位他很熟悉的舞女的照片,舞女的怀里还抱着一个长得像个蛤蟆似的婴儿。邓伯皱着眉头,抬头正见阿乐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些年阿乐对邓伯鞍前马后,他的女人都是阿乐安排的,没想到他这个为了社团打拼一辈子,无儿无女的老人,竟然在七十岁高龄老树开花?

    邓伯摇头,阿乐这人做事太缜密了,连他这种无儿无女的叔父辈都能搞定,那些开枝散叶的叔父辈更没可能逃出阿乐的掌控了。

    “唉。”邓伯无奈,只能叹气。

    “我怎么没有?”大埔黑不愿意了。

    “你是叔父辈吗?”大D先是怒斥,见大埔黑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忽然大笑,“哈哈,开个玩笑。18块一颗,行不行啊黑哥?”

    大埔黑看着大D:“大D哥这么霸气,你说的算咯!”

    阿乐的智谋配上大D的武力,和联胜完成从长老会民·主到双话事人共治的过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