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多方相遇
    然而就在丁瑶潇洒地带队离开时,柯志华惊呼一声:“靠北!这家伙是条子!”

    丁瑶回头,见到柯志华从车仔身上抓下一个录音机。

    车仔这个苦逼卧底可没有什么微型窃听器,基本就是磁带配话筒全程录音,玩的就是一个心跳。

    与此同时,一个帮众贴在窗户上,低声道:“丁小姐,有条子!”

    “快撤!”

    墨镜下的丁瑶,表情闪过一丝慌张,她忽然对今晚以身犯险的行为感到了后悔。

    之前雷功有说过,让她到港岛好好感谢一下韩东。但丁瑶清楚,自己就算送上门,也只会被韩东吃干抹净,感谢对方的人情必须换种方式。

    正兴社和洪兴的争端早就传到了蛙岛,黎天一找到蛙岛拆家,给了丁瑶这个机会。

    丁瑶出门前,对雷功说的话是:“雷爷,既然猛犸帮你干掉了张定坤,那不如派我去帮猛犸干掉正兴社的黎天一?”

    丁瑶的计划,原本是准备干掉黎天一的人马后,再在韩东面前耀武扬威一番。

    但丁瑶没想到,她以为十拿九稳的一次行动,竟然出了这说么大的变故。

    然而变故可不仅仅是正兴的人马有卧底以及有条子埋伏这两样。

    “座头!那帮外地人朝我们这边了!”警戒着的捞辉忽然发现,三联帮的人马好像迷路了!

    原来这片公屋看起来结构简单,内部早就被正兴社一帮人挖的四通八达,经常是这一个房间角落有洞带楼梯,那一个房间推门就能进入隔壁。

    之前听着黎天一的指挥到达指定地点的三联帮人马,撤退时不小心走错一个楼梯,竟然变成了直奔萧卓孝的方向!

    而另一边的,从屋外走廊冲过来的冼元彪推开了们,看到了尸横遍野的景象——

    “车仔!”

    一股不知道是悔恨还是庆幸的心情在冼元彪的心头蔓延。

    这就是卧底的命运,随时有可能作为古惑仔死在帮派斗争中。

    按道理冼元彪应该悔恨,不该派车仔去卧底。可他又有点庆幸,因为他没有告诉向任何人提醒车仔的身份,车仔是有可能被自己人误杀的。

    陈柏翘不明所以:“冼sir,他?”

    “他是卧底。”冼元彪言简意赅。

    陈柏翘低下了头,闭上了眼睛。

    “你在做什么?”现在是抓捕的重要时机,陈柏翘这么做让冼元彪感觉匪夷所思。

    “为警队的手足默哀,我猜他可能不会有追悼会。”

    冼元彪见状,叹道:“没错,他不会有追悼会。”

    卧底就是这么悲剧,本来在警队就没人认识,牺牲之后,运气好墓碑上还能有个军装照,运气不好的,档案销毁,就当世界上不存在这个人。

    就算卧底能回警队,比如曾经的黎天一,穿上便衣就一副古惑仔的样子,被办公室的人若有若无地排挤,警队行动一失败,就回怀疑是不是他通风报信,最后没办法,干脆自暴自弃又回去当古惑仔。

    这么一想,车仔牺牲在岗位上反而是最好的结局了。

    时间不等人,紧急默哀五秒钟,冼元彪下令,“追!抓住那帮歹人!”

    砰!砰!砰!砰!

    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三联帮和萧卓孝的人马已经交上了火。

    明明两帮人马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但这种情况下,谁敢的保证对方不会先开枪?所以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这群人什么来路?火力怎么这么强?”萧卓孝一帮人被打成了缩头乌龟,一时间进退失据。

    万幸对方的武器清一色手枪,十米开外准头基本为零,哪怕子弹穿透力惊人,只要不露头,基本没什么危险。

    然而眼尖的泰仔忽然惊呼:“座头!条子!走廊上!有条子!”

    “条子?怎么会有条子?这到底特马是怎么一回事?”

    知道情况的阿巢满脸失望地骂出一句:“艹!”

    萧卓孝猛地转头:“阿巢,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阿巢虽然心里一慌,脸上不动声色,答到:“座头,会不会哪家王八蛋交易军火被条子发现了?”

    “我艹!有这个可能!这个时候还有谁搞军火,搞不好就是黎天一那王八蛋!”萧卓孝拍了拍脸,只感觉自己实在是冤。

    这种紧张时刻,他倒是没怀疑阿巢,也没想到对方是故意选择跟他同一地点交货,甚至还通知了警察想要演一出大戏。

    想来想去,萧卓孝只能想办法开吼了:“兄台!路在那边!”

    而此时,在大楼外等候的陈志杰见到大楼内不断闪现的枪声和火光,一张娃娃脸渐渐被不可思议的表情占据:“这些正兴仔搞什么鬼?”

    而尾随着陈志杰一路过来,准备在交易前一刻冲出来抓人的陈国华也是满头问号:“这什么情况?”

    等陈国华看到用正规姿势举枪的身影时,立即把对讲机调到公共频道:“我是元朗警署陈国华,前来抓捕正兴社座头,请问是哪家手足,为什么会有枪战?”

    “油麻地警署冼元彪,正在交战的是蛙岛军火拆家和正兴社座头!”

    “蛙岛军火拆家?这里还有军火交易案?”

    “没错,与蛙岛军火拆家交易的是正兴社黎天一,已经被黑吃黑。”

    眼看座头和三联帮交火逐渐平息,冼元彪做出了推测:“台湾军火拆家与座头并不相干,我怀疑他们会很快脱离接触!”

    陈国华立即补充道:“那你们负责座头,我们负责军火拆家,如何?”

    “OK!”冼元彪当即挥手,“准备强攻!全力抓捕座头!”

    冼元彪和陈国华都默契地没有提东星的人马。这种情况下,东星的人马肯定不会出现了。更何况冼元彪不用猜也知道东星的人马里有陈国华的卧底或者线人。

    一如陈国华和冼元彪的猜测,三联帮和正兴社的人马逐渐停火。

    萧卓孝趴在地上,不停大喊:“对面的兄弟!今晚相遇只是一个意外,反正你我谁也不认识谁,不如就此罢手,各走各路如何?再打下去只会让条子捡了便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