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一百七十章 拳赛
    看着金碧辉煌堪比君度酒店的豪华电梯,韩东感慨了一句:“洪英社的手笔不小啊。我还以为拳场会在什么港口仓库、鱼蛋厂之类的地方,没想到居然藏在大厦底下?”

    没想到张美润竟然也露出了意外的神情:“这电梯装修了?”

    “看来洪英社发展的不错。”意识到这点的韩东,心里对洪英社的警惕心提高了一个级别。

    几人一起进了电梯后,张美润从包里掏出一张邀请卡,举到了电梯监控前。

    过了快半分钟后,电梯开始下降。

    电梯门打开后走出去,三人正处于一个平台上,平台左右是继续往下的楼梯。站在平台上望下去,是一片高差约有三层楼的空旷的空间,一个简陋的拳台就位于空间中央。

    此时,两个拳手正坐在拳台的两个角落里接受按摩。

    走下走廊,就有洪英社设置的下注区域,除了现金下注。

    韩东扫了一圈观众席,估算着观众都快有四五百人了。

    刚走下来,就有一个带着眼睛的光头走上前来:“这位大哥,我是洪英社挞沙,第一次来?”

    韩东看着拳台上一个的两个人,一个是泰拳打扮,另一个却是穿着牛仔裤的青年,不解地问:“这里的拳赛怎么打的?”

    挞沙笑嘻嘻的说:“规则随意,一局定输赢,除非KO或者直接认输,否则一直打下去。”

    “今天的赔率是上一下九,泰拳王颂猜对越南老兵阿武。”

    “上盘颂猜?差距这么大嘛?”韩东看着泰拳王打扮的颂猜,皱起了眉头。

    挞沙笑道:“颂猜是横推东南亚无敌手的泰拳王,新年以来十战十捷,上一场才刚打死了铁拳孙。”

    看着身材明显小了一号的阿武,韩东疑惑地问:“这个阿武哪来的?”

    挞沙指着人群里的另外两个迷彩军装男道:“看到那两个没,他们是三兄弟,越南偷渡来的。为了一万块出场费派了老三上去,就不知道有没有命拿。”

    韩东看着有些眼熟的三个身影,从张美润的包里抓出一叠钞票:“给我压十万阿武。”

    “好的,压十万颂……”挞沙从韩东手里接过十万块后,懵逼地问,“大哥你刚才说的是阿武?”

    韩东瞪了一眼挞沙:“怎么,不行吗?”

    “老大,这阿武看上去就是凑数的嘛。”

    “哟!你还怕我输啊?”

    挞沙讪笑道:“老大,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你输了都是庄家的,赢了我才有水钱嘛。”

    韩东笑道:“你倒是个妙人,不想着给你社团挣钱,净想着自己捞。”

    “哪有,艇仔和赌客或许会赢,但庄家永远不会输。社团才不用我操心呢。”挞沙说起道理来一套一套的。

    等挞沙帮韩东下完注后,韩东带着张美润和十三妹挤到了人群前面。

    叮铃铃——

    铃声响起,台上开打。

    高大的颂猜一开始就发动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激得人群连连叫好。

    然而一通招式打下来,颂猜连阿武的边都摸着,几次回旋腿都踢了个空。

    阿武抖了抖肩膀,抬手做出了望的姿势,鄙视着颂猜怎么一直打飞机。

    颂猜气极败坏,大吼一声:“胆小鬼!”

    听到颂猜的话,阿武仿佛猎豹一般,忽然突袭!

    只见阿武居然一个矮身仿佛陀螺一样转到了颂猜面前,一条腿仿佛火箭一般冲天而起,踹到了颂猜的下巴上。

    咔——

    不知是不是下巴碎掉的声音,颂猜当即喷着鲜血向后倒下。

    然后,阿武竟然架着颂猜的胳膊不让对方倒下,一路将他架到了拳台边!

    此时的颂猜因为下巴遭受重击,整个人处于眩晕状态,导致他的脑袋毫无防备地就迎来了阿武狂风暴雨般的拳头!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阵连续而密集的击打声,瞬间点燃了全场。

    一时间,台下的观众爆发出各色的咒骂和嘘声!

    “艹尼玛的!反击啊!”

    “还手啊!老子押了两千块啊!”

    “假拳!假拳!”

    “越南仔去死啊!”

    ……

    “我去!大哥你真有眼光!”

    韩东没有接话,在他看来,阿武这种突破了人体极限的武道高手,打颂猜这种人就跟玩似的。

    此时,台上的阿武在咒骂声中越打越起劲,越打越疯狂。

    而颂猜,此时整个脸已经肿成了猪头,早已经昏迷过去。

    而阿武好像仍然不解气似的,居然一手按着颂猜的头发,把颂猜的脸扭给台下的观众看着,并不时补上两拳,迸溅出鲜血。

    鲜血的刺激下,台下的观众竟然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

    打到最后,颂猜的头骨都已经变形,阿武终于松开了手,任由生死不知的颂猜砰地一声倒在地上。

    这是,主持人兴奋地冲上了台,抓着阿武的拳套高高举起:“阿武胜!”

    “切!”大批买颂猜的赌客一脸不爽。

    “哦!”少量买了冷门的赌客兴奋异常。

    阿武大摇大摆地走下拳台,一旁的挞沙看到,找洪英社工作人员拿了一万块,冲过去递给了阿武:“武哥,这是你的出场费!”

    挞沙看出来,阿武这么能打,只要能留下对方,肯定能成为这家拳场未来一段是时期的台柱子。

    阿武抓过一万块,冲着自己大哥大笑:“渣哥,我赚钱了!”

    “嚯嚯嚯!阿武,你赢啦!”渣哥得意地结过阿武的一万块出场费,亲了一口,丢给了挞沙,“给我押阿武!阿武要赢够十场!”

    挞沙狂喜,没想到阿武真准备打下去,当即满脸堆笑的说:“没问题渣哥!告诉渣哥一个消息哦,阿武自己去打,可以拿出场费压一贷三,渣哥要帮他贷款吗?”

    “还有这种好事?”渣哥搂着挞沙,“冇问题!所有money全部押阿武胜!”

    听到渣哥的话,阿武二话不说,重新走上了拳台。

    主持人在拳台上大吼:“哇哦!洪英社超新星越南兵王阿武,有没有让你上来挑战啊?”

    此时,韩东已经拿到了赢来的钱,张美润搂着韩东的胳膊,轻声道:“哥,我们走吧。”

    看完一场血淋淋的比赛后,张美润非但没有肾上腺素飙升的兴奋感和满足感,反而对拳赛产生了反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