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剧本而已
    鬼王彪和暴龙现在慌得一比,挞沙带他们进来,显然是准备拉来垫背的!

    原本两人只以为挞沙不过是想投机,准备用一场挽社团大厦于将倾泼天功劳来登上坐馆之位。

    哪知道挞沙这么大胆,居然逼洪兴的二路元帅跟他谈条件!

    在以前,洪兴内部卖四仔的人就是靓坤,这点大家都知道,但靓坤已经死了。

    而韩东当上二路元帅后,已经表现出容不下四仔的样子。

    这种状态下,挞沙跑上去告诉韩东:“喂,你们洪兴有人跟你对着干,在偷偷卖四仔,你知不知道啊?”

    想想也知道,不知道这件事的韩东有多不爽啊!

    问题是,挞沙居然想拿这个作要挟,和对方谈条件?

    鬼王彪和暴龙已经不敢想象愤怒之下的韩东会做出什么事了。

    果不其然,只听韩东冷冷地对挞沙说:“你胆子不小,居然敢拿这个和我猛犸谈条件。”

    “为了社团,不敢也得敢。”挞沙看了看身边的鬼王彪和暴龙,一副要在他们面前好好表现的样子。

    这两人现在恨不得冲上去捂住挞沙的嘴。

    “这种事只要我愿意查,应该很快就能查到。”韩东冷冷地看着挞沙,“而且我不喜欢被人威胁。”

    韩东说完,鬼王彪和暴龙心一沉:“完了……”

    挞沙摇头:“猛犸哥,我没有威胁你,我只是真心希望洪英社和洪兴社能合作,以和为贵,一起赚钱才是王道嘛!”

    挞沙话说完,韩东并没有回话,现场的气氛陷入了冰点,鬼王东和暴龙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哪知道峰回路转,韩东忽然哂笑道:“一起赚钱?你行吗?”

    挞沙一脸自信地拍了拍胸脯说:“投资我的赌盘咯,先试水一个月,保证有得赚!”

    言下之意,是要放洪兴的资金进入洪英社刚刚培育出来的地下博彩业了。

    韩东指着挞沙,一脸欣赏:“你很有胆量!就冲这一点,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猛犸哥,你不会失望的!”挞沙哈哈大笑。

    最后,韩东问:“说吧,那个人是谁?”

    “细眼!”

    “你从哪里知道的?”

    “麦耀东告诉我的。”说完,挞沙居然看了一眼鬼王彪和暴龙。

    两人被韩东刀子一般的目光盯上后,连忙摇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挞沙尴尬的摸着光头,道:“其实这事是我和耀东哥一起被大小姐绑架时,听耀东哥说的。”

    “据他所说,权爷因为欠了细眼的财务公司太多的钱,才被细眼逼着卖白粉还钱的,甚至权爷的死也跟这件事有关系。”

    韩东点头:“我知道了,你们先回去吧。”

    挞沙朝着韩东拱了拱手,转过身,两条胳膊一左一右压在了鬼王彪和暴龙的肩膀上,大笑着:“我们走!”

    “慢着!”

    三个人的腿齐齐一软,挞沙转过头,尬笑道:“猛犸哥,还有什么事啊?”

    “最近条子看得紧,赌场的事先放一放,先把夜总会开起来。”

    挞沙比出一个OK的姿势:“谢谢猛犸哥提醒!”

    三个人坚定地走出大话夜总会后,鬼王彪和暴龙终于支持不住,趴在墙上大喘气。

    暴龙更是朝挞沙比出一个大拇指:“挞沙哥,厉害了。”

    鬼王彪也跟着点头:“你当坐馆,我服了!”

    挞沙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心里更加得意:“傻帽,剧本而已啦。”

    洪英社挞沙成功在旺角插旗的消息,着实令各大社团震惊。

    韩东是什么人?监狱战神,没进社团就敢砍洪兴揸fit人,干掉东星白头翁,打裂和联胜,逼退三联帮的猛人,一个小小的洪英社坐馆,竟然能把夜总会开进旺角?

    挞沙的威名,迅速传遍了港岛。就连不久前和李鹰打过交道的都对这个老大另眼相看了。

    外人都很好奇,挞沙究竟给韩东开了什么条件,居然能让韩东让步。在外人看来,洪英社能在洪兴的阴影下活着就已经很不错了。

    虽然别人不清楚,韩宾已经猜到了。

    韩宾接到了太子的电话:“宾尼,有空吗?过来打打拳?”

    “是阿东让你联系我的?”

    “没错,来我这里吧,他有话问你,电话里说不方便。”

    “好。”

    到了太子的酒吧,韩宾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肃杀气氛。刀仔擎、伊健、太子这几个算起来是韩宾阵营的揸fit人居然都在太子的酒吧里等他。

    “阿东呢?”

    “阿东在上面,宾尼哥。”刀仔擎指着楼顶。

    韩宾看着刀仔擎,冷笑一声:“阿俊,豪仔,你们留在这里,我一个人上去。”

    走上天台的韩宾,看着衣衫猎猎的韩东,讽刺的笑道:“阿东,你做了二路元帅之后,派头变这么大了吗?”

    “选天台见面只是因为我觉得这种空旷的环境适合敞开心扉。”韩东转过了身,“宾尼哥,你是我在洪兴的引路人,一直以来,我对你只有尊重和感激。你要觉得这里不合适,那我们换地方?”

    韩宾摆了摆手:“不用了,这里没有外人,阿东你有话直说吧。”

    “宾尼哥,那我就直接问了。”韩东深吸一口气。

    韩宾挖了挖耳朵,似乎有些不耐烦。然后——

    “宾尼哥,你特马穷疯了吗!”

    韩东一声怒吼,几乎将韩宾的耳膜都给震破!

    “啊!我的耳朵!艹尼玛的!你要死啊!”

    “我要死?你要死才对!”韩东指着韩宾道,“你卖四仔就算了,还敢往大陆卖?嫌死的不够快吗?那边有死刑的啊!”

    韩宾一脸茫然,他原本以为韩东是来跟他兴师问罪,准备放什么狠话的,哪知道对方居然一副关心自己的样子?

    “如果你只是走叶子,那玩意在港岛只能算违法,但四仔、可K因这些东西是能碰的吗?还有,林昆这人看起来老实,其实野心极大,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三年五年,肯定会出事。”韩东声色俱厉地讲完后,叹了口气,“你是带我入行的大佬,你卖四仔,我无话可说。但我劝你一句,如果不希望以后家门口天天有条子拍照,现在就收手。”

    见韩东这么关心自己,此时虽然没有酒,韩宾都感觉自己有点醉了。

    醉了的韩宾感动地掏起了心窝子:“阿东,自从倪家和韩琛去了中美洲,我的叶子生意已经一落千丈。你上次说的家用游戏机,我觉得不靠谱。再这样下去,我会破产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