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一百九十章 对不起,我是警察
    “下面由疯狗对阵不知名的洪兴仔!”

    叮铃铃——

    铃声响起,战斗开始。

    两人都没有戴任何护具,在眼神交汇的刹那,都已经意识到对方是极度危险的人物,所以拳赛从一开始就是生死相博。

    只是一个照面,马军就被疯狗抓烂了肩膀,而疯狗也被马军的拳头打破了眉骨!

    鲜血在擂台上溅射,立即让观战的赌客们躁动了起来!

    “好!好!”

    “打死他!”

    “撕了他!”

    赌客们卖力地嘶吼着,气氛不断被推向狂热!

    而台上的两人,几乎每一个回合都是险死还生!

    从交手开始,台上就仿佛不是两个拳手,而是两只疯狂撕咬的野兽!

    你一拳,我一脚,每一击都是在搏命。

    然而就在马军和疯狗打得正激烈时——

    轰!

    一声巨响远远传来!

    外围的赌客有耳力不错的,听出了这是什么东西在撞击大门!

    轰!

    又是一声巨响之后

    哗——

    铁门砸落在地上声音同样传了出来。

    虽然还隔着几层安全门,却足以让不少赌客反应过来——有人在破门!

    “条子来啦!快跑啊!”

    不知道是谁在人群里喊了一声,赌客们仿佛惊弓之鸟一般四处奔逃!

    可问题是,这里是个封闭的低下空间,唯一的出口就是警察控制的大门处,他们往哪里逃?

    “条子?难道是韩东?”司徒浩南大惊,下意识就认为是韩东通知了条子,因为韩东过来的时间实在是太巧了。

    可再一想,司徒浩南就排除了这种可能。因为他查账的时间是随机的,韩东不可能掌握。

    司徒浩南汗如雨下,几乎瞬间就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东星的人之中出了二五仔!”

    但现在不是考虑二五仔是谁的时候,司徒浩南必须尽快处理到的账目和现金,赌资越多,送给警方的缴获就越多,自己的罪名也越大。

    司徒浩南匆忙下令,让东星社的马仔就地销毁给登记的存根擦掉盘口,自己连忙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跑。

    东星仔行动了起来,不少机灵的赌客也跟着配合,有的人撕掉自己下注的小票,有的干脆直接吞进肚子里。

    还有的赌客就傻傻的等条子进来抓,最后老老实实交出证据。万幸赌客的惩罚并不严重,罚点钱关几天也就出来了。

    司徒浩南急急忙忙往办公室跑,一阵肉疼。

    办公室里还有几袋钞票,如果被条子发现没收,损失钞票都是小事,要是被定成赌资,他还得蹲好久的苦窑!

    另一边,广场上的韩东带着挞沙找了条小板凳坐下看戏。

    挞沙慌里慌张地问:“老板,条子来了,你就不怕吗?”

    “怕什么?我们连注都没下,连赌客都不算,最多算围观群众,协助调查而已。”韩东翘起了二郎腿,笑道,“你好歹也是个坐馆,气势哪去了?”

    挞沙听到韩东的话,立刻精神了。

    而此时,赌场的安全门终于警方破开,一马当先的,是O记的李文彬。

    李文彬见到韩东后,眼中的惊讶一闪而逝,随后吩咐手下伙计们:“军装警控制现场,把赌客和庄家分开,其他人跟我,搜查办公室。”

    上百名军装警一拥而上,不时有喇叭的吼声传出:“我们是香港皇家警察!所有人趴在原地,不要动!”

    面对拿着警棍盾牌的军装警,在场的人马大部分当场就怂了。

    然而拳台上的马军和疯狗鹏却对警方的喊话充耳不闻。

    一个军装警看到,朝着台上吼道:“你们!比赛结束了!”

    “走开!”马军嘶吼一声,他意识到军装警上来,急在心里,他现在与疯狗鹏的战斗处处杀机,谁也没法先停手,军装警的喊话毫无意义,进来是自寻死路。

    然而这个军装警见马军和疯狗鹏还在打,竟然愤怒地提起警棍冲上了拳台,试图拉开两人。

    马军本来已经一拳挥了出去,见到军装警不自量力地冲进战局,只能强忍着让自己脱臼的恐怖力量收住了拳头,就地翻滚。

    然而另一边的疯狗鹏就没有留手的意图了,军装警还没见到对方怎么出手,就感觉脖子一凉,喉咙瞬间就像是破碎的高压水管似的,疯狂向外飙血!

    军装警的死状实在太过骇人,在以往,正是这家地下拳场的保留节目,但现在,却显得异常恐怖。

    疯狗鹏一语不发,一个翻滚就从拳台绳子的下方钻了出去,落在了人群中,吓得一帮赌客纷纷避让。

    而疯狗鹏也像个疯狗似的地从赌客们躲出的通道疯狂向外逃窜,直奔大门而去!

    有军装警试图上前阻拦,胳膊脱臼的马军一面拉着拳台的绳子跳出拳台,一面大喊:“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不要拦他!”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别看军装警人多,带枪出来的没几个。

    而且就算有警员带枪,在这种人群密集的环境中,也没有开枪的条件。

    一时间,疯狗鹏就像一条装了超级马达的小跑车,在赌场内飞驰。

    偏偏韩东和挞沙就站在门边,疯狗鹏竟然不减速直接奔着韩东冲过来了!

    挞沙吓得状态全无,整个身体抖如筛糠。韩东冷笑一声,深吸一口气,胸腔一伏一鼓,怒吼一声——

    “滚!”

    一吼之威下,疯狗鹏的速度竟然慢了下了一大截。

    却见他咬牙切齿,扭了扭脑袋,强忍着不适冲着韩东喉咙扬起了爪子!

    韩东冷笑着,猛地起身,一步踏出,瞄准疯狗鹏的脑门,直直一拳轰了过去!

    面对韩东的拳头,疯狗鹏的脸色终于变了。

    他现在的动作,就仿佛在往韩东手底下送一般。

    疯狗鹏终于想起来要转弯了,连忙一个矮身,朝着韩东的侧身翻滚了下去。

    然而他没想到,韩东的竟然一个转身,势大力沉的一脚仿佛一个大摆锤似的又朝他抡了过来!

    疯狗鹏连连翻滚,努力躲开韩东的踢腿,却不料撞到了墙上!

    无奈之下,疯狗鹏只能暴起反击,可是他刚刚跃起,就感觉自己扬起的两条胳膊被两个大钳子给狠狠抓住!

    霎时间,两条手臂从小臂到手腕,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

    咔嚓!骨骼断裂之声响起!

    疯狗鹏仿佛野兽般的双手,生生被韩东把腕骨拧碎!

    “好!”挞沙这个老拳迷竟然在一旁喝起彩来了。

    然而疯狗鹏却不甘心,他还要吃饱饭,他还要赚钱,他不想就这样结束!

    他竟然从下方蹬出了一脚,仿佛有千斤大力,让韩东都感觉裆下一凉。

    也就只有疯狗鹏这种真正的底层出来的猛人,拥有这么坚韧的神经,忍受着巨大的疼痛再次爆发。

    不想鸡飞蛋打的韩东也只能狠狠将疯狗鹏一把推开,身体向后一坐,躲过了对方这一蹬之力。

    疯狗鹏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因为大门就在前方!

    然而就在此时,马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冲了出来!一记陈真式的凌空飞踢,正中疯狗鹏的胸口!

    只听一连串的断裂咔咔响起,疯狗鹏瞬间摔倒在地,口中血沫不断涌出,眼神逐渐失去焦点,显然是断裂的骨茬已经扎进了肺泡,活不成了。

    刚才死掉了一个军装警,韩东和马军打死疯狗鹏的行为,没有一个警员阻止。

    马军冲上来打死疯狗鹏,其实掺杂着不少为手足报仇的情感。只是在不明真相的人看来,则是马军在二路元帅面前努力表现。

    一旁的挞沙长舒一口气,嬉皮笑脸地凑了上来:“阿军你这么威,我该早点带你过来踢馆的,亏不死东星那帮王八蛋。”

    马军摇头,谦虚地笑道:“一山还比一山高,今天差点就栽了,幸好有猛犸哥在。”

    挞沙正准备顺势拍一拍韩东的马屁,却听韩东说:“幸好你的地下赌场没开,不然今天被搞的就是你了。”

    挞沙这才反应过来,后怕不已。

    除了韩东三人外,在场的人情绪都不高。军装警们因为损失了一个手足,情绪暴躁,一边大声呼叫着医疗救援,一边对除了韩东三人之外的赌客呼来喝去。

    赌客们也已经被疯狗鹏吓成了惊弓之鸟,老实地像一窝鹌鹑似的,老老实实配合警方。

    维持秩序的东星仔更是被一个个都挑了出来,地上散落的投注赌条被一一收集,没来得及销毁的记录全部收走,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而另一边,一场关于赌资和账目的战斗正在打响。

    司徒浩南带着何勇急急忙忙冲进办公室时,发现大门竟然关了?

    “这门是里面反锁的!走!”两人感觉不对,司徒浩南果断决定跑路时,门开了。

    司徒浩南看到,室内的办公桌上,竟然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所有的账目和钞票。

    办公桌旁,一个人短发青年正撑着办公桌,对着他微笑。

    司徒浩南见到眼前的人,怒吼出声:“艹尼玛的刘建明!出卖我!二五仔啊你!”

    “出卖你?”刘建明摇了摇头,“对不起,我是警察!”

    刘建明很开心,他的任务就是搞定司徒浩南的地下拳场,现在人赃并获,风风光光归队的时候到了。

    “你居然是条子!去死吧!”何勇听到刘建明的话,二话不说就冲上去准备打刘建明。

    而司徒浩南才不是莽夫,在刘建明开口的瞬间,就已经一个转身,窜出了门外——

    跑了?

    刘建明还想追,却被何勇拦住。等到李文彬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办公室时,他还在被何勇按在地上暴打。

    控制住暴躁的何勇,李文彬欢喜地迎接O记手足刘建明归队。

    如今证据齐全,O记刘建明立下大功,直升督查虽然还差点,一个警长是跑不了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