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迎刃而解
    剧烈的震动之下,万幸草刈朗曾经玩过赛车,没有狂踩刹车,而是由着的车辆滑行,终于成功把车停下。

    车刚停下,一群机车古惑仔便一拥而上,将车辆团团围住。

    雷复轰当即冲着车外的古惑仔大喊:“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不要伤害他们!”

    出乎意料地,此时,远处居然迎面冲过来一辆雅马哈的机车!

    如果雷复轰在蛙岛待得时间够久,肯定认出这个机车正是丁瑶的座驾。

    却见全副武装的机车朝着人群疾冲而止,最后猛地刹住了车!

    这帮群众演员,本来已经都快演不下去了,突然见到一个强出头的白痴,终于欢天喜地的一拥而上!

    “扁他!”

    雅马哈骑士见到有人冲了出来,这才施施然从身后抽出了一根棒球棍。

    一个家伙提着砍刀刚冲上来,就被棒球棍一棍子杵在嘴上,崩掉了一口的牙。

    而身后的几个机车古惑仔,一拥而上,球棍砍刀一起上,结果被雅马哈骑士拿棒球棍通通格挡住,随后连续出脚,踢翻了一片。

    “去死!”

    或许是砍刀雅马哈骑士太嚣张,一个人从背后偷袭,却不料对方竟像打棒球似的,朝着他裆下的球抡了过去!

    “呃——”

    一声悠长而呻吟,宣告了鸡飞蛋打的结局。

    三下五除二的,这帮所谓的“三联帮”古惑仔就被通通干倒在地。

    而草刈朗和雷复轰,才刚来得及下车。

    啪!啪!啪!

    草刈一雄鼓着掌,从车上走了下来:“阁下好身手,我是山田组草刈一雄,能摘下头盔,交个朋友吗?”

    雅马哈骑士抖了抖肩膀,仿佛在笑。

    随后,头盔被摘下:“港岛洪兴社二路元帅,韩东。”

    草刈一雄露出讶异的神色:“真是巧了,想不到我居然能在这种地方见到洪兴社韩先生。”

    只是草刈一雄心中闪过一丝困惑,这帮三联帮古惑仔二十来个人被韩东几个呼吸就解决了,到底是他们太弱呢?还是韩东太强了?

    韩东摆了摆手:“一点都不巧,特意安排的。”

    “什么?”草刈一雄不解。

    韩东拍了拍雅马哈,笑道:“这机车,丁瑶的。”

    草刈一雄愕然,雷复轰和草刈朗齐齐挡在了草刈一雄身前。

    雷复轰低声快速地说:“伯父,韩东来蛙岛,是为了和丁瑶商谈氹仔赌场的事。”

    草刈朗也帮腔道:“氹仔赌场还有复轰的股份,他肯定是为这个来的。”

    雷复轰又说:“伯父,别担心,我和朗就算拼了命也会保护好你的!”

    “父亲,别担心,山田组的人马肯定很快就能追上我们。”

    “行了行了,别演了。”韩东笑呵呵地冲着雷复轰和草刈朗摆了摆手,走进了人群里。

    只见韩东拎起一个看上去受伤不重的小黄毛,问道:“兄弟,混那条道的啊?”

    “我……我三联帮的!”

    “三联帮的啊?”韩东冷笑道,“我挺喜欢你的,你叫什么名字?”

    “大哥,我……我……”黄毛被韩东问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知不知道冒充三联帮的人,是要被三刀九洞的啊?”韩东咬牙切齿地拍着已经吓哭了的黄毛的脸,“要不要我带你去三联帮的执法堂,看看你的名字在不在名册上面?”

    “不!不是!我就是花莲高四的学生!我叫高志明!可以查到学籍的!”

    “你们过来做什么啊?”

    “拍戏!我是戏剧社的!”

    韩东失笑:“那就是群众演员了?你们拍的什么内容啊?”

    “就是等这辆三菱车出来我们就上去堵车!等车子油门加起来,我们就撤!”

    闻到这里,雷复轰已经忍不住叫到:“韩先生,请一帮演员吓唬我们,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吧?”

    “哦,你提醒了我。”韩东笑着捏着黄毛的脖子,问,“谁请的你们啊?”

    “David哥!”

    韩东转向雷复轰:“David哥?居然还是个洋名?雷复轰,这个David你认识吗?”

    没等雷复轰说话,黄毛就叫了起来:“是的!David哥就是在灯塔国留学的!”

    “行了行了,赶紧滚吧!”韩东将黄毛扔到一边,一帮学生仔稀里哗啦散了个干净。

    此时的雷复轰已经呆立当场。草刈朗则在草刈一雄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中当场跪下。

    “朗,你今晚就去灯塔国留学,这辈子不要再回扶桑了!”

    草刈一雄这才明白,难怪这帮古惑仔的战斗力这么差。

    随后,草刈一雄冲着韩东笑道:“韩东,我托个大,叫你阿东吧,今天的事谢谢了,我欠你一个人情。”、

    至于雷复轰,已经被草刈一雄给无视了。

    “草刈先生客气了,”韩东笑道,“只是恰逢其会而已。”

    “哪里的话!如果不是你,将来哪天我被这两个反骨仔暗算了都不知道!”草刈一雄笑呵呵地说,“改天有空来扶桑做客!我招待你!”

    “草刈先生这么说,我就不客气了?”韩东笑着冲草刈一雄伸出了手。

    然而就在这时,趴在地上的草刈朗忽然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短刀,直奔韩东!

    与此同时,雷复轰也冲着草刈一雄举起了一把手枪!

    短短一瞬间,两人就制定了杀死草刈一雄嫁祸韩东的策略!

    只是雷复轰不知道,对枪械已经敏感到近乎本能的韩东早已经预判了他的拔枪动作。

    雷复轰刚举起枪,视线里就出现了一个头盔!

    砰!

    雷复轰下意识开枪,将摩托头盔打了个粉碎!

    与此同时,韩东已经一把将草刈一雄狠狠推开,棒球棍后发先至,打掉了草刈朗手里的短刀!

    草刈朗高估了自己,他连山鸡都打不过,拿什么跟韩东拼?

    短刀还没有落地,就被扔出球棍的韩东抓到了手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穿了草刈朗的肚子。

    雷复轰打爆头盔后有烟雾升起,遮蔽了视线,等到视线恢复,却不料一根棒球棍又飞了过来!

    等他一个矮身闪过球棍时,却忽然发觉手腕传来一阵剧痛!

    “我的手!啊啊啊啊!!!!”

    韩东就这样站在路中央,看着雷复轰跌跌撞撞地跑远,然后被赶来的山田组成员打成了筛子。

    “阿东,多谢你了!”草刈一雄缓缓起身,露出了后怕的神情,“等你有空,请务必光临扶桑,让我好好招待你一番!”

    “一定!”这回韩东没有客气,大摇大摆地接受了草刈一雄的感谢。

    看看草刈朗死不瞑目的窝囊样,再看着韩东威风凛凛的样子,草刈一雄心中暗道:“没想到草刈朗这个干儿子居然养废了,如果韩东是我的干儿子该多好!”

    “等等!差点忘了,菜菜子已经高三了!”草刈一雄眼睛越来越亮,“等韩东到了扶桑,大可让菜菜子来招待他!”

    “好女婿,你跑不了的!”

    ……

    “东君,你不但杀了雷复轰,还杀了草刈朗?”丁瑶看着韩东,眼神里充满敬畏,“就这样,还获得了山田组的友谊?”

    韩东失笑:“是雷复轰自己自作聪明,和草刈朗联合起来把草刈一雄当凯子骗。又想要三联帮,又非要摆出一副自己是受害人不得不上位的调调。他以为这样就能把锅都扔给你,自己把道理都占了,这不是多此一举是什么?”

    原本韩东只是跟踪雷复轰想找个机会下手而已,哪知道雷复轰玩这种骚操作。

    不过雷复轰的死,还是让三联帮的某位元老愤怒了。

    “丁瑶!你为什么要杀雷复轰!”忠勇伯,人称雷老虎,或许是家门的原因,对雷功有着近乎偏执的愚忠。

    在他看来,三联帮就应该是雷复轰的。

    可现在,雷复轰死了,那肯定是丁瑶做的啦!

    丁瑶懒洋洋地坐在了办公室的沙发椅上,看着怒气冲冲的忠勇伯,反问:“忠勇伯,雷复轰怎么死的,是非曲直已经很清楚了。山田组的草刈一雄作证,你都不信?”

    “我哪知道你们是不是跟山田组勾结在一起了!”忠勇伯气呼呼的说,“除非你能拿出让我信服的证据!”

    丁瑶冷笑,指着忠勇伯身旁的肌肉壮男,问:“这是你小弟?”

    “废(hui)话!”忠勇伯扭头看着身边的手下,得意的介绍,“跟我七年了!阿广!”

    “知道他接了什么任务吗?”丁瑶冷笑着,看着阿广,“你自己说。”

    “丁小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靠北,你在打什么哑谜啊!”忠勇伯脑子不好使,感觉自己快晕了。

    丁瑶冷笑道:“阿广,你现在说出来。我可以把你交给忠勇伯处理。不然,执法堂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阿广摇头:“我不知道——”

    啪!

    “你不知道?”

    “丁瑶,你这是干什么!”小弟被打,忠勇伯先怒了。

    “白痴!还护着他呢!他都要杀你了知不知道!”丁瑶冷笑着,扔出了一大把照片。

    金师爷是雷复轰一系的人,韩东早早就提醒过丁瑶。丁瑶派出的人马对金师爷的监视早就已经达到全天候多角度,然而金师爷却蒙在鼓里。

    “只是阿广和金师爷见面的照片而已,有什么好奇怪的!”忠勇伯说着,已经有些不自信了。

    而一旁的阿广已经扑通一下跪下了:“忠勇伯,我是畜生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