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公正的审判
    此时的韩东,正抓着蓝发女人的手腕,一脸震撼。

    滴答——

    滴答——

    韩东受伤了。

    饶是韩东早已经预料到没有痛觉的女人会非常难缠,但在自己拧断对方手腕的瞬间被对方的军刺扎在自己的小臂上时,还是大大震惊了一把!

    无视痛楚,意味着她的打斗模式与以往决然不同。

    壮士断腕这种概念,对她来说,就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所以,虽然韩东是偷袭,但因为自己的目的是为了救巩伟,而目标只是蓝发女人伸出车门的手腕,对方干脆就把手腕作为诱饵,以巩伟的性命作为赌注,掏出军刺扎了上来。

    虽然韩东战力惊人,但终究是肉体凡胎,还是结结实实被这一柄军刺给扎实了。

    扎了韩东一下后,蓝发女人狞笑着,双手同时一松,本来还被断掉的右手抓着的手枪,落在了左手上。

    然而她的狞笑只出现了一瞬间。

    在她抬起手枪对着韩东眉心时,韩东的右手也已经举了起来,一柄P14手枪出现他的手心,从下往上,对准了她的眉心。

    蓝发女人居高临下,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韩先生,不如我们一起开枪?”

    韩东咧嘴,不甘示弱:“好啊!我数一二三!”

    两人针锋相对,眼睛却都死死瞪着对方扳机上的指头。

    “他也能躲过子弹吗?”蓝发女人终于惊了,她见到韩东的反应,就和普通人见到她的反应差不多。

    明明韩东的手腕现在正滋滋往外冒血,他却仿佛没有痛觉似的无视了伤害。

    更让蓝发女人困惑的是,明明只有她们这群去除了痛觉和恐惧神经反应的改造人才能做到在这种极限距离下,克服恐惧,将注意力集中在对方的手指上,靠着超卓的反应躲过手枪子弹,为什么韩东也会?

    “难道他也是改造人?”

    蓝发女人的疑问没能继续下去。

    如果是其它场合,对手是其他人,蓝发女人还能靠着这股不怕死的狠劲逼着对方退让,然后给自己挣得生机。

    但现在,手腕被韩东抓住,扬言对枪也没吓走对方,结果就是两人的僵持,给了支援的人马机会。

    砰!

    一道血花溅起,蓝发女人的脖子被子弹一穿而过。

    蓝发女人的后脑拍在驾驶位的座位上,磕掉了蓝色的假发,露出了本身的大波浪。

    若兰,这个701出产的妖冶熟女,就这样倒在了血泊里。

    虽然早已经失去痛觉,但若兰之弥留之际,忽然感觉到了冷。

    眼角的余光看到路边正在揉搓胸口顺气的巩伟,一个念头忽然闪过若兰的脑海:“也许他就是治好了病的教官?”

    若兰被击中后,韩东转过头,看到几十米外的一辆采访车上,探出两个一模一样的甜美脸蛋。

    见韩东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端着狙击枪的芽子终于松了口气。

    乐慧贞看到芽子的表现,不爽了:“姐姐,你救了他的命唉!他点个头就完了?”

    自以为和韩东已经冰释前嫌的芽子心情倒不错,笑道:“不然呢?让他学古代人以身相许,当牛做马报答我?”

    “切!”乐慧贞白了一眼芽子,忽然露出惊疑的脸色,“姐,你不会真看上他了吧?”

    芽子笑而不语,心里默默把乐慧贞的问题去掉了“看”,然后回答了“是”。

    看着若兰的尸体,韩东陷入思考。

    虽然若兰的出现让人意外,但细想之下,却并不荒谬。

    若兰的BOSS,带领着701部队那群孤魂野鬼的博士,早就有独霸港岛毒品市场的野心。如果没有这一出,几年后,博士甚至会入侵警局的数据库搞到所有毒贩的资料,像猜霸一样强行控制港岛的所有毒贩。

    现在跳出来绑架猜霸,不过是一步到位而已。

    就在这时,陈家驹呼叫的大批警力支援终于到了。

    “不许动!所有人放下武器!”

    韩东将手枪一抛,落在了皮卡的车厢后,撒旦打扮的彭奕行接过手枪,插在腰间,骑上了若兰的摩托车。

    嗡——

    在某些警察措手不及某些警察故作不知的情况下,“撒旦”骑着摩托扬长而去。

    只以为韩东和袁浩云他们有什么私下约定的陈家驹同样无视了彭奕行,凑到了韩东身边,问:“韩先生,你认识她?”

    韩东摇头,皱着眉头摇头道:“不认识。”

    看上去灰头土脸的陈家驹大口喘着粗气,不住摇着头,他实在没料到,这次的计划居然会出现这么多的意外情况。

    如果说想要劫走韩东的人马出现还算正常,那这个在警方的计划后当黄雀,准备将计就计单枪匹马抓走猜霸的女人,就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了。

    好在结果差强人意,猜霸总算落网了。

    只是陈家驹没想到,就连抓捕猜霸的结果也出现了变数。

    “陈警官,这个人就由我们带走处理了。”杨建华和巩伟一左一右,开开心心押着猜霸,走到了陈家驹面前。

    “华姐!你这是要干什么?”

    “还能干嘛?”杨建华笑道,“给他安排公正的审判咯!”

    早已经清醒过来的猜霸听到杨建华的话后,惊恐地挣扎了起来:“不可以!你们不能这样!陈家驹!港岛和大陆没有引渡条例,你不可以把我交给GA!”

    猜霸很清楚,对他这种毒贩,北面政权的公正审判结果,除了死刑之外没有第二种可能。

    杨建华啪地一巴掌拍在猜霸的脑袋上:“那又怎么样?你是我抓到的,要什么条例啊?”

    看着猜霸的表现,陈家驹本来还想说点什么,最后笑了笑,说:“华姐说的对,人是你们抓的,怎么安排是你们的事。”

    杨建华赞许地点点头,陈家驹连忙冲着巩伟问道:“警官,刚才你和那个女人交手,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线索?还真有!”巩伟揉着心口,回忆着,“她刚才踢我之前喊了一句‘教官’,踢完我之后,又说了一句‘你不是教官’。”

    “就这?”

    “就这,没有更多了。”巩伟脸色有点红,这回他都没出上力,上去就被人踹翻,脸上实在有些挂不住。

    “教官?”陈家驹琢磨着这个词,郑重地朝巩伟点头,“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