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山鸡死了
    砰!

    一声枪响,忠心耿耿的光头熊已经没法再保护金九了。

    与此同时,“哒哒哒——”一阵密集的枪声在屠宰厂内响起。

    古惑仔们被居高临下肆虐的子弹打得人仰马翻。

    惊慌失措的金九一路狼奔豕突往大门的方向狂奔。

    刚冲到大门口,就撞上一个硬邦邦的身体。

    “傻豪,是你!太好了!快带我走!”金九抬头一看,对方居然是自己最信任的头马傻豪,心头大定。

    然而意外的是,傻豪居然扯出一个渗人的微笑,伸出一根针管,扎进了他的心口。

    一股清凉从金九的心头向全身扩散,金九一脸惊惧:“傻豪!你这是在干什么?”

    傻豪没有回应金九,只是冷冷地看着金九的反应越来越弱,最后昏迷过去。

    将金九放在案板上,傻豪掏出一柄锋利的手术刀,划开了金九的胸膛。

    ……

    “有枪声!大家抓紧时间!也要注意安全!”

    “yes,sir!”

    “收到!”

    耳麦里不断传来手足们回应声,石伟豪的面色有些凝重。他以为毒贩们在交货时出现了什么意外,这才交上了火,这种情况下行动,难保手足们冲上去不会出意外。

    是以石伟豪选择身先士卒,争取第一个赶到现场。

    然而等他花了几分钟赶到现场后,屠宰厂已经没有了枪声。

    石伟豪来不及多想,果断冲入大门。

    刚冲进屠宰厂,石伟豪就被恐怖的血腥味熏的几乎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一个接一个反黑组的警员冲进来,被里面的场景给吓到了。

    钢钩上残缺不全的、地上横七竖八的全是尸体,甚至案板上还躺着一具。

    好在石伟豪心理素质过硬,开始检查起现场。

    “通知鉴证科,把尸体都拖回去,”石伟豪把手指放在案板上的“尸体”鼻尖,居然感受到了呼吸,“咦?这是金九吧?这里还有个活的!赶紧叫救护车!”

    到底发生了什么,恐怕只有等金九醒来才知道了。

    然而金九仿佛听到了石伟豪心中所想,竟然猛地瞪大了眼睛,坐了起来!

    金九晕晕乎乎的,只知道喊着:“心好痛!我的心好痛!”

    石伟豪按着金九,拉开对方的衬衫,居然看到了一条长长的纱布。

    金九也看到了纱布,惊恐撕开,忽然见到一条蜈蚣状巨大伤口!

    “这是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金九瞪着石伟豪,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前的伤口,当场昏死了过去。

    石伟豪皱着眉头嘀咕道:“这是凶手干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救护车来的很快,石伟豪不假思索地便跟着金九一起登上了救护车。

    一路上,有着救护车紧急输血,金九的状态保持得还不错,可刚被推进医院后,影像科的医生第一时间就找到了石伟豪。

    “石sir,来一下!情况不对!”

    “这是炸弹?”看着屏幕里的X光照片,石伟豪第一时间就认了出来。

    石伟豪的脑门瞬间被冷汗爬满,当即挥手道:“大家赶紧撤,我来联系拆弹专家!”

    “拆弹专家?”影像科医生神色大变,连忙冲出影像科,开始组织人员转移。

    近乎在石伟豪与金九入院的同一时间,一个黑衣面具的帽子男刚刚走出停尸房。

    他是黑侠徐夕,他从电视上见到若兰后,对好友石伟豪旁敲侧击,知道若兰的尸体在鉴证科,今天特意过来看看,没想到居然见到了石伟豪。

    徐夕潜入更衣室,逃了身清洁工的制服,混在人群里,见到了胸前开了口的金九。

    看着好基友义无反顾地跟着医生和拆弹专家进了手术室。

    徐夕顾不得被对方怀疑,赶紧用路边电话亭拨通了石伟豪所处楼层的护士站电话。

    石伟豪被金九体内一团乱麻的线正搞得焦头烂额呢,没想到“署长”竟然来电话了?

    “喂,署长!有话快说!我现在很忙啊!”

    石伟豪急着回去剪线,署长的面子都不给。

    哪知道“署长”一开口却是熟悉的声音:“我是徐夕!你是不是在拆心脏炸弹!”

    “靠!你怎么知道?”

    “别剪蓝线!”

    “什么?”

    “反正别剪蓝线就是了!我不会拿你的生命开玩笑!快去啊!”

    听到一向平静如水的徐夕竟然少有地急切了一回,石伟豪心一横,挂了电话直奔手术室:“医生!别剪蓝线!”

    ……

    “这是……山鸡?”湾仔鉴证科里,陈浩南强忍着恶心,努力辨认着眼前的一堆烂肉。

    “根据指纹比对和金九的口供,应该是山鸡没错了。”拆过血肉炸弹的石伟豪,面对山鸡的残尸已经可以做到面不改色,“带回去烧了吧,反正最后也就是一坛子灰而已。”

    “石sir,能告诉我凶手是谁吗?”

    “我要是知道,就不会跑到这里来见你了。”石伟豪翻了个白眼,“我就想问问你,山鸡有没有什么仇人?”

    陈浩南警惕地摇头:“不知道。”

    石伟豪盯着陈浩南看了许久,见对方不甘示弱,最后叹了口气:“行了,谢谢合作。”

    见陈浩南小心翼翼地合上裹尸袋,石伟豪突然问了一句:“金九在湾仔卖可K因的事,你知不知道?”

    “什么?”陈浩南猛地转身,脸色极其难看,“石sir,你说的是真的吗?”

    石伟豪见陈浩南的脸色不似作伪,提醒道:“金九的货,是从山鸡手上拿到的。”

    “谢谢石sir!”陈浩南深吸一口气,拉上了山鸡的裹尸袋。

    ……

    “山鸡死了?”当韩东听到陈浩南汇报的消息时,第一反应是,“假的吧?”

    没想到丁瑶刚提醒自己,转头山鸡就死了?而且还是死无全尸那种?

    “我去认的尸。”说话时,陈浩南一直盯着韩东,仿佛想看出点什么。

    “怎么?陈浩南,你不会以为是我派人干的吧?怎么,想替你兄弟报仇?”韩东看着陈浩南欲言又止的表情,脸色逐渐变得冷冽起来。

    “韩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见到韩东的表情变化,陈浩南的神色明显慌了,连忙解释,“我来是想向韩先生汇报,虽然湾仔最近有可K因流入湾仔,但和洪兴的场子绝对没关系。”

    “嗯,好。”韩东点头,没有过多询问。金九散货的方式是真的“地下”,洪兴不可能把下水道也纳入地盘。

    “韩先生,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见韩东没有追究的意思,陈浩南暗舒了一口气,赶紧打了个招呼撤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