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二百四十章 对不起,我是警察
    陈浩南离开后,韩东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阿南,叫鬼佬进来。”

    李向南捂着耳机点头,拉开了身边的门。

    鬼佬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阿玛尼,拎着公文包进了韩东的办公室,笑嘻嘻地将公文包放在韩东的办公桌上:“老板,这是你要的东西!”

    打开公文包,里面是一个文件袋,文件袋上用红笔写着“韩琛”。

    拉开文件袋,里面是一叠磁带,磁带上写着名字,有“刘建明”、“林国平”、“陈俊”、“大切”等等名字。

    韩东拍了拍磁带,冲着鬼佬笑道:“废了不少功夫吧?”

    “老板,只要加班费给足,这不算什么。”鬼佬浑不在意地摇了摇手。

    韩东笑着拉开抽屉,丢出一个鼓鼓胀胀的信封:“拿去耍吧。”

    鬼佬得意地拿起信封,笑道:“谢谢老板!”

    韩东拿起刘建明的磁带,按开——

    ……

    “刘警官,在O记过得怎么样啊?还记不记得我这个大哥啊?”

    “琛哥啊!我怎么会忘了你呢?出货的时候通知我,我帮你搞定。”

    ……

    打开保险箱,韩东将所有磁带塞进了保险柜后,拿出了一个文件袋,看了许久。

    铃铃——

    电话响了。

    接起电话,听筒里传来托尼的声音:“韩先生,陈先生想见你。”

    “他人呢?”

    “凯撒酒吧,楼顶。”

    “好,让他等我。”韩东扣了电话,锁上保险柜,将文件袋塞进怀里,走出房门,“阿南,去尖沙咀。”

    到达尖沙咀凯撒酒吧时,阿武正恭恭敬敬候在门口迎接。

    “好。阿武,跟你哥一起罩尖沙咀,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啊?”

    “韩先生放心!谁敢动洪兴的场子,要么被我阿武打死,要么打死我阿武!”

    “好好干。”

    跟了韩东的托尼两兄弟,如今也算是走上人生巅峰了。韩东和陈永仁的秘密合作,到现在就这两兄弟知情并参与过,所以托尼的尖沙咀揸fit人做起来甚至比太子更轻松。

    天台的楼梯口,托尼和倪三叔正在抽烟。

    天台上,陈永仁正坐在太阳伞下的沙滩椅上等候着韩东的到来。

    “陈先生,遇上什么好事了?居然有心情抽雪茄?”韩东坐在沙滩椅上,接过了陈永仁帮他点燃的雪茄。

    “下定了决心,心情自然好。”陈永仁看着韩东,笑道,“再说了,以后估计没机会抽了,能爽一把是一把咯。”

    这次陈永仁叫韩东来的目的就是拿回自己的档案。陈永仁已经下定决心恢复警察身份了。

    “决定了?”韩东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陈永仁。

    陈永仁毫不犹豫点头:“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如果没人接手尖沙咀的地盘,就算我想回警队都难。”

    这就是陈永仁的条件,整个倪英社的地盘。陈永仁这话倒不是话术,对他来说,人生最大的目标就是当警察,除此之外,亿万家财都是浮云。

    有韩东接手倪家的地盘,陈永仁继续卧底的重要性大大降低,真的可以说是在帮他。

    韩东好奇的问了一句:“回警队后,你能接受内务部无休无止的调查吗?”

    “可我愿意。”陈永仁一脸认真,“内务部再怎么调查我,我说实话就好,最多麻烦点,但心不累。反而是我现在做卧底,每天的工作就是撒谎和出卖兄弟,真的累了。”

    虽然陈永仁这话情真意切,韩东却不以为然。不过对陈永仁的理想,韩东虽然不理解,却能充分尊重,又问了一句:“你怎么确定我会冒着这个风险把档案交给你?”

    如果陈永仁拿着档案恢复身份,那韩东和林总警司之间就要摊牌了。一旦陈永仁恢复身份,就要受到警队的约束,替韩东遮掩的理由根本不存在。

    没想到陈永仁居然浑不在意地笑道:“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韩先生?”

    韩东笑了笑。对他来说,也确实该跟林总警司摊牌,彻底扔掉卧底的身份了。

    “那韩琛呢?你任务没完成,能回去吗?”

    “本来应该由我来搞定的。但O记给我传了消息,有一伙强力杀手在追杀港岛毒品的大庄家。这种时刻,韩琛想当大庄家就让他当去咯。”陈永仁眨了眨眼睛,“为了保命放弃任务,也是很合理的嘛。”

    “OK,陈sir,合作愉快。”韩东朝着陈永仁伸出了手。

    “韩先生,虽然我们选的路不同。”陈永仁抓住了韩东的手,认真地说,“但我相信你是好人。”

    “可不是,我可是拿过热心市民奖的。”韩东笑了笑,把卷起来的文件袋递给了陈永仁。

    陈永仁大喜,将文件袋塞入怀中,起身离开。

    等到陈永仁下楼,韩东招手,把托尼叫到身前:“带人,今晚接收倪英社的场子,一个不留。”

    “韩先生,你和陈先生闹翻了?”托尼有点搞不明白状况。

    韩东咧嘴一笑:“比闹翻更严重。”

    “陈先生,我们去哪儿?”发动车子的倪三叔,像往常一样问陈永仁目的地。

    “O记。”陈永仁低声道。

    倪三叔不解地回头看了一眼,仍然忠实地执行起陈永仁的命令。

    当陈永仁的车停到O记大门时,出来接待的李文彬和刘建明是懵逼的,因为陈永仁的第一句话,居然指着倪三叔道:“抓住他。”

    倪三叔难以置信的瞪着陈永仁:“陈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永仁在李文彬更加懵逼的眼神中朝着倪三叔敬了个礼:“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从现在开始,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会作呈堂证供。”

    李文彬同样难以置信地看着陈永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却听陈永仁一脸骄傲地说:“对不起,我是警察。”

    “我想起来了!”此时,刘建明看着陈永仁的背影,也回忆了起来,“原来是你!我同期的第一名!”

    堂堂倪英社龙头,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在倪三叔和全场警员集体懵逼中,高调宣布自己是警方卧底,回警队复职。

    港岛社团集体震动时,只有洪兴社最为敏锐,当夜就由尖沙咀揸fit人带队,将倪家地盘扫荡一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