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会长菜菜子?
    虽然底气很足,但强行出头的草刈菜菜子还是一阵阵紧张,下意识伸手抓住了韩东的手。

    菜菜子深吸一口气,倨傲地问道:“你们有事吗?”

    中岛一郎皱起了眉头,缓缓摇头:“没有。”

    “没有?”见中岛一郎明显退让的态度,草刈菜菜子得理不饶人,转向人群里的小黄毛,“他刚才说不让我们走?”

    中岛一郎听到草刈菜菜子的话,咬了咬牙,猛地转向黄毛中岛,怒吼一声:“二郎!过来!”

    听到草刈自报家门后已经软退的中岛二郎,听到哥哥的话后,畏畏缩缩、踉踉跄跄地挪到了几人跟前。

    刚走到几人面前,二郎就被一郎抡起木刀砸在身上。

    后背遭遇重击,中岛二郎瞬间趴在地上,整个人还在发懵时,耳旁已经传来的亲哥的吼声:“快给草刈小姐道歉!”

    中岛二郎艰难地摆出土下座的姿势,十分专业地道歉道:“草刈小姐,对不起!”

    见状,草刈菜菜子面无表情地抓住了韩东的手,看似拉着韩东的手实则被韩东支撑着,看似从容不迫实则紧张地走出了街机厅。

    三合会人马就这样看着菜菜子和韩东手拉着手走到街口。

    早在菜菜子和韩东牵着手出门时,守在街道对面的山田组人员便从车辆上哗啦啦集体下来。

    一大票人马躬身迎接,瞬间打破三合会人马对草刈菜菜子身份的怀疑。

    回到草刈家豪宅的路上,草刈菜菜子一路叽里呱啦不停,似乎对两人的经历感觉到兴奋,可惜韩东的一句都没听明白。

    不过韩东也不想破坏气氛,在不知道草刈菜菜子能听懂中文的情况下,表扬起对方来:“你今天做的很好,很有草刈先生的气势,谢谢你保护了我。”

    “是吗?”菜菜子听到韩东的话,惊喜不已。

    韩东发现菜菜子的神色变化,问道:“你能听懂我的话?”

    “嗨!”菜菜子兴奋地点头。

    “难怪。我说草刈先生怎么不给我配个翻译呢。”韩东这时才明白为什么是菜菜子陪着自己了。

    按照草刈一雄的设想,跟着韩东去看看情况,韩东吩咐什么草刈菜菜子照做即可,不存在反过来提意见,那菜菜子会不会说中文也就无所谓了。

    问完问题后,韩东问草刈菜菜子:“你知道草刈先生让你来做什么吗?”

    草刈菜菜子乖巧地点头:“东君说街机很多人玩,还有很多人看,让我跟东君过来看看情况是不是这样。”

    “看来草刈先生很相信你的办事能力。”

    听到韩东说“办事能力”,菜菜子居然怔住了。

    草刈菜菜子不由得怀疑起父亲让自己来的目的了。按照以往草刈一雄对自己的培养,草刈菜菜子以为自己将来肯定是要做一个贤妻良母的。由于草刈一雄没有儿子,肯定会招一个女婿入赘继承家业。

    但草刈菜菜子今天头一回拿着草刈小姐的名头出来混,虽然紧张,却十分兴奋。草刈菜菜子忽然意识到自己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嗨!”草刈菜菜子狠狠点头,“父亲和东君愿意相信我,我会好好做的!”

    看着草刈菜菜子一脸认真的样子,韩东叹了口气,心说估计草刈一雄是把自己这个项目当真了。万一草刈一雄想在这个项目上掺和上一脚自己还真不好拒绝,那也只能认真对待了。

    至于草刈一雄把女儿塞给自己这种可能性,韩东也是考虑过的。不过堂堂洪兴龙头肯定不可能入赘山田组,勿论有没有这种可能性,韩东都要警惕,毕竟亲家结不成转头翻脸的案例实在太多了。

    所以韩东只能一改之前玩票似的态度,认真地说,“告诉草刈先生,这个比赛想要赚钱,只靠神户的街机店是不够的。”

    草刈菜菜子一脸疑惑地看着韩东。

    韩东认真地对草刈菜菜子说:“如果要办比赛,必须去东京。”

    “东京吗?嗨!”菜菜子抓着韩东的手,狠狠点头,“东君,我陪你去东京!”

    韩东看着贴在自己身上,身材劲爆但面容依然看得出青涩的少女一脸兴奋的神色,满头问号。心说我在跟她谈生意的事,这女人怎么一副我要带她私奔的模样?

    韩东还不知道他已经点燃了草刈菜菜子的事业心。

    等回到山田组总部,当草刈一雄得知是草刈菜菜子亮出身份救了韩东之后,露出了惊异的神色,仿佛不认识自己的女儿了一般。重男轻女的草刈一雄可没教过菜菜子在外面亮出身份,帮人出头。

    “父亲,我想跟东君去东京,把街机游戏的比赛办起来!”

    看着一脸兴奋的草刈菜菜子,草刈一雄终于意识到自家女儿哪里不对劲了,这么有事业心是准备继承家业吗?

    想要确认心中所想,草刈一雄只能对韩东告罪:“抱歉,东君,请你稍作休息。我有些话想对菜菜子讲。”

    韩东举杯喝茶,抬手道:“请便。”

    草刈一雄起身,领着菜菜子进了隔间。

    “菜菜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父亲,我想为社团做事。”菜菜子伏下身躯,鼓起勇气说,“我觉得自己除了嫁人之外,还可以做点别的。”

    “你以为你是石井尾莲吗?”草刈一雄摇摇头,“我们是黑帮啊。让你嫁人,是为了保护你!”

    听到草刈一雄的话,草刈菜菜子脑子里忽然闪过韩东殴打几个混混的场景。将自己带入对方后,草刈菜菜子涌起的事业心迅速消退,神色一片黯然。

    只是草刈一雄却琢磨了起来:“你觉得韩东怎么样?”

    草刈菜菜子脸色闪过一丝红晕:“挺好的。”

    “其实你想给社团做事,也不是不可以。”草刈一雄捏着自己的胡子,面露思考状,“但你先在只负责跟韩东有关的事务。”

    草刈菜菜子一脸不解:“父亲,这跟之前有什么区别?”

    草刈一雄摇头,心说菜菜子还是太年轻。

    “我从小没有培养过你,导致你文没有丁瑶的手腕,武没有石井尾莲的武力。”草刈一雄耐心解释道,“想要做事业,只能借着我的名头去做事,等哪天我退休了,你怎么办?”

    草刈菜菜子懵了。

    “我原本以为东君已经是会长了,是不可能做山田组的女婿的。甚至还动过逼上梁山,让他回不了港岛的念头。”草刈一雄笑道,“现在看来,如果你能和韩东结合,就有了洪兴作为强援,足以帮你压住山田组的人。身为洪兴龙头,他又不可能亲自管理山田组,你反而成了山田组会长的最好人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