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因为他是副会长
    对于江口利成的感激,韩东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指着夕张合子和看管着他的铁头:“交给你了。”

    “嗨!”江口利成面带惊喜,接受了韩东的“礼物”。

    “那么接下来,我回去等消息?”韩东看着江口利成,微笑道,“我依然相信三和会和山田组能通力合作,一起赚钱的。”

    “韩先生,请放心!”江口利成咬了咬牙,“我不会让你的期待落空的!”

    听到江口利成的保证,韩东点头后走出菜馆,此时山田组的车已经停在了门外。

    随着韩东的离开,江口利成手下的人马迅速开走杀手的黑车,在门外竖起“装修中”的挡板,进入菜馆搬运尸体并打扫卫生……

    铁头看着正麻溜洗地的三和会人马,只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整个人仿佛跌入了一个奇异扭曲的幻境,直到江口利成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

    “铁头,我想请你帮个忙,可以吗?”

    铁头转过头,有些茫然地看着江口利成:“江口先生,我能为你做什么?”

    “明天陪我进入三和会堂会,替我指证渡川。”

    “没问题。”铁头果断答应,随后问了一句,“江口先生,我能不能提一个要求?”

    “当然可以,就算你不提我也会问你想要什么的。”江口利成微笑着回应,随后半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不过秀秀除外哦!”

    铁头感觉心里的一根弦被拨弄了一下,脸色一僵之后又迅速恢复正常。就在刚才一瞬间,铁头感觉自己“悟了”。

    只见铁头指着江口利成,歪嘴一笑,说:“江口先生,我的要求正好和秀秀有关。”

    听到“秀秀”,江口利成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

    却不料铁头却郑重地说:“江口先生,我尊重秀秀的选择,请你好好对她。”

    “哈哈哈!”听到铁头的要求,江口利成转怒为喜,摇头笑道,“你放心吧!这是我应该做的!这个要求不算,你还可以再提一个!不,是两个!白天你还救过我和秀秀!”

    “那我就不客气了。”完成蜕变的铁头变得雷厉风行,“第一,我还是黑户,需要一张居留证。”

    “这事简单。”

    “我要加入三和会!”

    啪!啪!啪!

    江口利成鼓起了掌:“你比我想象地更聪明!”

    铁头一脸期待地看着江口利成,后者点头道:“我不仅可以吸收你进入江口组,甚至可以把新宿给你,你敢不敢要?”

    “敢!”铁头毫不犹豫点了头,“高捷的手我的敢砍,没有什么是我不敢做的。”

    “很好。”江口利成连连点头,最后凑在铁头面前,问了一句,“那杀人呢?敢不敢?”

    “敢!”

    看着眼里仿佛在冒火一样的铁头,江口利成感觉自己似乎收下了一个了不得的手下。他不知道,铁头已经意识到自己是旋涡的中心,逃避只有死路一条,拼命还有可能杀出一条血路。

    “那今晚你就来我家吧。”江口利成大大方方邀请铁头到自己家,“明天帮我指认渡川。”

    “好!”

    ……

    江口利成家。

    当秀秀——如今的江口结子——打开门时,神色是极为尴尬的。

    江口利成看到秀秀的样子,大笑道:“结子,快去给客人拿一双拖鞋。”

    “嗨!”秀秀慌张地点头,半跪在地上打开鞋柜,寻找起拖鞋来。

    江口利成笑道:“估计我茶喝得有点多,先失陪一下。结子,一会带铁头来客厅找我。”

    “嗨。”

    秀秀将拖鞋搁在门口后,有些尴尬地不敢抬头。

    铁头倒是很放松地说:“秀秀,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秀秀这才抬起头来,有些愧疚地说:“铁头,对不起。”

    铁头露出憨厚的笑容:“没什么好不起的。在扶桑生活不容易,我理解你。再说你现在的老公是江口先生,我是服气的。”

    听到铁头这么说,秀秀虽然松了口气愧疚之色仍然不减,低声说:“其实我是心里有愧,不敢面对你,这才一直没跟你联系。”

    铁头仿佛毫不在意似的摆摆手,说:“愧什么啊!我什么水平自己还不清楚?你要真抱着我这颗歪脖子树吊死了,我才愧疚呢。”

    铁头这么一番自嘲逗得秀秀扑哧一笑,笑着笑着,秀秀的目光沉了下来。

    秀秀凝视着铁头,忍不住捏着对方有些老成的脸,有些哀伤地说:“铁头,你以后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

    “那必须的。”铁头拍拍胸口,一脸自信。

    看着秀秀,铁头忍不住皱眉道:“你这什么眼神,像我老姐似的。”

    秀秀忍不住拍了铁头脑门一下,笑道:“那我以后就喊你老弟了”

    “别啊。”

    “就这么定了。”

    等到秀秀带着铁头见江口利成时,三人已经像是无话不说的老友似的,其乐融融。

    此时,远在银座的渡川太郎,正面背对着儿子渡船强平,看着墙上的风林火山四个大字,已经压抑不住的怒火:“你刚才说,铁头没有死?”

    渡川强平匍匐在地上,一脸紧张:“石井尾莲那边传来消息,表示她的人没有回去复命。”

    “八嘎!”渡川太郎忽然一个急转身,一脚踢翻了沉重的红木办公桌!

    明天就是干部会议,渡川太郎对自己人出手的情况怕是瞒不住了。

    “父亲,我们该怎么办?”

    渡川太郎咬牙切齿地说:“除非山田组突然向三和会宣战,否则明天干部会开完,我就只能回家切腹了。”

    “父亲,局势真有这么糟吗?”

    “蛙南帮逃出来的那几个人信誓旦旦告诉我,铁头听到了我和高捷的谋划。”

    渡川强平笑道:“那又怎么样?没有录音、没有录像,口说无凭。”

    “你以为三和会是警视厅啊?还需要录音录像证据?”渡川太郎看着自己儿子,不住摇头。

    “父亲,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渡川强平连忙说,“明天干部会上,您只管说自己不知情。就算那个支那人指正您,我们只管一口咬定是江口利成陷害的!只要会长支持您,这么做就不会有问题!”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会长?”渡川太郎感觉更不妙了,他为什么会认为铁头这个人证就已经是铁证了?还不是因为反暴力对策法出台后,会长几乎每次干部会都会狠批渡川组做事太张扬,要求他好好约束部下,摆明了一副偏袒副会长江口利成的样子。要是这次会长嘴皮子上下一抖,支持江口利成,自己就完蛋了。

    “父亲,放心吧!江口利成不可能被会长力挺的。”渡川强平一脸笃定地说。

    渡川太郎看着自己儿子,露出惊讶的神色:“为什么?”

    渡川太郎一脸自信:“因为他是副会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