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轻松杀人
    尖沙咀,韩琛的海鲜店里,此时已经被大D的人马围得水泄不通。

    饭桌上,八爪鱼的肢体一如既往在烧烤架上扭曲抽搐,配合大D嚣张的笑容,越发显得残酷。

    铃铃铃——

    桌上的移动电话发出剧烈的抖动和铃声,抽着雪茄的大D笑呵呵地看着孤零零坐在自己对面的青年,哈哈大笑:“建明哥,电话来了,接啊!”

    刘建明凝视着大D,缓缓伸手,然而电话却被大D一把抓过,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刚接通,那头就传来一声——

    “建明哥,我被Roy出卖了!”

    “阿坤,你是不是傻?我是和联胜龙头D先生啊!”

    “艹尼玛的大D,敢抢琛哥的货,你死定了!”

    “白痴!”大D哈哈一笑,“被谁出卖了都不知道,吔屎啦!”

    大D大笑着扣掉电话,得意地看着刘建明。

    尖沙咀码头海面上。

    就在大D扣了电话后,阿坤懵逼地发现,那些在黑暗里冲着他放枪的人马居然调了个头,走了?

    然而不等阿坤松口气,一股刺耳的警笛刺破了夜空。

    “不许动!警察!趴在船沿上,把手举起来!”

    海鲜馆内。

    刘建明脸上不断冒出汗珠,看着大D,缓缓道:“所以,Roy还是你的人?”

    大D哈哈大笑:“废话!Roy跟我五年了!帮我杀得人比帮韩琛杀的八爪鱼还多,怎么可能跟韩琛?”

    “原来如此,”刘建明缓缓点头,“所以大D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呢?”

    “以后你跟我混!告诉我韩琛的仓在哪里,”大D嘿嘿一笑,“以后韩琛的地盘归你,告诉韩琛,他以后只管带货就行,和联胜包销,不答应,就别想回港岛了!”

    听到大D的话,刘建明仿佛意识到什么似的,猛地瞪大了眼睛:“大D哥,你和乐哥谈好了?”

    “什么我和阿乐谈好了?是阿乐跟我谈好了才对!”大D抖着手里的雪茄,笑道,“阿乐说的很对,社团嘛,要平衡。我要是干掉了韩琛,他肯定坐不住。可要是韩琛把我办了,对他来说不一样吗?”

    “大D哥,这不像你的风格啊。”刘建明看着大D,一脸怀疑。

    “什么不是我的风格?我看上去就那么不识大体吗?”大D夹起一根还在抽搐的八爪鱼,塞进了嘴里,嚼得啪叽啪叽作响。

    刘建明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已经出卖了他。

    “艹!”大D看着刘建明,翻了个白眼,“连你都看出来了,阿乐看不出来吗?”

    大D看着刘建明一脸深思的模样,气得哇哇大叫:“你们这帮家伙都把我当白痴吗?是!我是联系了韩东!谁让阿乐派人杀韩东的,韩东趁机报个仇不是很合理吗?”

    “但与韩东合作,占便宜的是洪兴,大D哥就算做了单话事人,话语权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反倒是与阿乐合作干掉韩东,可以大大扩充和联胜的地盘……”

    “靠!你果然猜到了!难怪阿乐非要我做了你!”大D看着刘建明,“可我偏不!我就要留着你,给你一个机会,帮我做事!”

    听到大D的话,刘建明苦笑一声:“大D哥的意思,是我没得选咯?”

    “给你一个钟的时间考虑,等我办完事回来,你知道怎么选的!”大D一拍桌子起身,屋外走进来一个年轻人,大D指着刘建明对年轻人说,“阿斌,看好他!”

    “是大D哥!”陈斌面无表情地站到了刘建明身边。

    ……

    尖沙咀海岸线,一处隐蔽的口岸,和联胜高佬的手下大头正背诵着帮规:“私劫兄弟财物,暗帮外人抢夺兄弟财物者,五雷诛灭!”

    “走了,大头!我们没劫琛哥的货,不算触犯帮规!”何国正(前文罗伊应该是何国正Roy,已更正)拍了拍痴肥的大头,已经跳到了水里。

    大头连连摇头:“我有罪!让条子劫了琛哥的货!”

    罗伊脸色一黑,一脚踹在大头身上,后者肥肉一颤,失去平衡,咚地一声摔进了水里。

    船上的人马见到罗伊把大头踢进水里,一个个跟着往下跳。

    罗伊把呛着水的大头从水里拖了出来,随后冷笑道:“记住,大D哥是话事人,琛哥找乐哥告刁状就是以下犯上,我们这么干没毛病!”

    大头听到罗伊的话,整个人仿佛醍醐灌顶一般,清醒过来:“Roy哥说的对啊!”

    何国正推了大头一把:“行了,赶紧上车换衣服,我们去凯撒酒吧!和联胜今晚就要打进尖沙咀!”

    然而他没想到,大头居然虔诚的高喊出声:“为了社团!”

    就在何国正和大头换好衣衫时,一辆拆了座椅,载了差不多五十人的小巴缓缓开进了尖沙咀菜市场一代,从菜市场穿出去的一条街,全是林怀乐的地盘。

    荃湾有骨气酒楼,是大D支持吹鸡在湾仔开的有骨气酒楼倒闭后开的酒楼。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凉风吹拂的,站在大门口的大D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只见一道光芒照射出来,大D露出那张狂妄地笑脸,张开双手迎了出去:“哟!猛犸哥!欢迎欢迎欢迎!靠!”

    原来韩东的车停下后,先跑出来的居然是保镖李向南。李向南在大D等人不爽的眼神中,慢悠悠地踏入了酒楼。

    李向南打量着屋内的格局。空荡荡的大厅,到二楼的楼梯被锁死,不可能有人能下来。

    收银台已经被清理一空,李向南进去后检查一圈,没有武器的痕迹。而大厅内,只有孤零零的一张桌子,两个板凳。还有一个烧着的炉子摆在一旁,咕噜咕噜炖着火锅,一旁是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厨子,正在用勺子试着味道。

    李向南毫不客气地在对方身上摸索了一圈,发现对方没有武器后,点了点头,走出了门。

    “猛犸哥,没问题了。”

    “行,上车吧。”韩东轻笑一声,缓缓走向了大D。

    “猛犸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了?”大D笑道,“要我约你这么多次才肯过来。”

    韩东扫视一圈,看到厨子的样子,笑了笑:“阿乐呢?”

    “那家伙,肯定要等和联胜的人打下尖沙咀才肯谈判的嘛。”大D摆摆手,“不过你放心,不管阿乐吞下多少,过了今晚,我连本带利都还给你!”

    “大D哥大气。”韩东笑呵呵地看着大D,“大D哥,你和我联手做了阿乐,感觉你会亏啊?”

    “亏?我特马就是气不过!”大D冷笑,“我都承认双话事人了,阿乐他居然还不满意,居然想勾结韩琛那个外人把我干掉,然后龙头让他一个人来做,凭什么?”

    “告诉你啊,今晚有洪兴仔和韩琛的人在码头交货,就是阿乐跟韩琛那王八蛋做的局。想把你和我一起算计,我就问你,你能忍吗?”大D看着韩东,一番话说的是情真意切。

    韩东摇着头:“忍不了。”

    “这不就得了!”大D嘿嘿一笑,“现在你来了,我叫阿乐过来?”

    “理由呢?”

    “和联胜砸人地盘这种事,大家第一反应肯定是我大D干的咯。”大D拍着胸脯,“但你找到我之后才知道打进尖沙咀一直是阿乐的主意,怎么样,这个理由够不够充分?”

    “call乐哥吧。”

    在大D拨通电话时,韩东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场边的厨子,“火锅能端上来吗?”

    “没问题猛犸哥。”

    厨子笑呵呵从吧台里翻出小火锅和木炭,在折叠桌上架起了火,然后垫着毛巾把煤气炉子上的火锅转到了桌上。

    韩东抽出筷子,在火锅了拨弄一番,冒出一句:“有没有八爪鱼?那玩意嘎嘣脆,蛋白质含量高,滋补。”

    厨子看了一眼刚打完电话的大D,后者凶了一句:“快去啊!”

    厨子这才笑呵呵地点头:“有的,有的!在冰柜里。我这就去拿。”

    看着厨子离开,大D走到一边给自己调了料,也坐了过来:“放心吧,阿乐一刻钟就到。”

    韩东看着火锅,笑道:“要不要给阿乐六点,让他吃饱了再上路?”

    大D嘿嘿直笑:“无所谓啦。”

    “大D哥,能不能请教一下,等下做了阿乐之后,你打算怎么处理尸体?”

    “嗨,这还不简单。”大D收起筷子,抹了抹嘴,指着刚才出去的人,笑道,“看到那个厨子没,这锅猪肚鸡就是他做的。”

    “他叫胡天闻,以前在猪肉厂杀猪的。”

    大D拿手伸开,朝着地上比划了一处空间:“等阿乐死了,让他带块黑油布进来,往地上一铺。趁人还是热乎的,就摆在这个折叠桌上,把血先放了,往下水道一冲。然后整个身子带到猪厂去。”

    “哦,然后呢?”韩东饶有兴致地问了起来。

    “就跟杀猪一样,剖开肚子,内脏什么的抓出来,扔到猪下水一起,混了喂狗。剩下的骨头剔出来打成粉冲进下水道,肉剁碎了,”大D看了一眼听得津津有味的韩东,嘿嘿笑道,“也混在猪下水里喂狗。”

    “挺好,干干净净。”韩东带点头,看着门口正举着八爪鱼进门,一脸憨厚笑容的胡天闻,摇了摇头,暗道难怪这家伙回不了警队。

    胡天闻,何国正,这些家伙可都是李文彬的人。

    就在韩东和大D沉默间,屋外,一个黑影缓缓走了过来。

    “乐哥!”大D高高举手,走向了林怀乐,回头还不忘指了一下胡天闻,“去,给乐哥搬个椅子!”

    胡天闻点头,立即搬着一把椅子朝着折叠桌的方向靠近了过来。

    林怀乐进门时,大D还故意给韩东使了个眼神,一只手搂过林怀乐的肩膀,另一只手仿佛不经意似的在门边按了一下。

    卷闸门嘎地一声动了!

    “你干什么?”林怀乐仿佛异常惊讶似的,冲着大D一吼!

    “我去尼玛的!”大D两手抓着林怀乐的肩膀两边,把林怀乐朝着韩东的方向猛地一推!

    看着林怀乐朝自己倒了过来,大D大吼一声:“猛犸,快动手!”

    “呸!就知道你们这群王八蛋没安好心!”韩东忽然狠地吐了一口吐沫。从板凳上起身,猛地朝着身后一撞!

    却见韩东身后,胡天闻正是高高举着一只硕大的八爪鱼,准备朝他劈过来!

    韩东这一撞,把胡天闻连人带八爪鱼撞得一个趔趄,从八爪鱼体内抽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刀锋闪闪发光,显然尖锐异常。

    然而这时林怀乐居然从外套里抽出一把长长的剔骨刀,朝着韩东砍了过来!

    而胡天闻也忍着被韩东猛烈撞击后恨不得肋骨都断掉的剧痛,朝着韩东迎头劈下。

    然而韩东操起的凳子已经到了。

    吧嗒一下,胡天闻的快刀还没劈出去,就被韩东一板凳在脑袋上开了花。

    韩东的动作连贯地仿佛他才是偷袭的那个人似的,干净利落二话不说,爽利无比。

    “宰了他!”大D见状,也抡着板凳加入了战场。

    可惜,韩东得理不饶人,竟然一个垫步继续朝着胡天闻冲过去,让林怀乐的刀砍了个寂寞。

    胡天闻可不是一般人,他在当卧底之前,可是参加过同届警员大比武,荣获格斗第一名的存在。但这个第一名在韩东面前却是无比脆弱,他的刀甚至都没机会挥出去,就被韩东一拳击碎了胸口。

    咔嚓!

    一声脆响,刚才本来就被韩东撞得有些脆弱的胸骨,竟然被这一拳给彻底打断了!而胡天闻本人也狠狠摔倒在地,嘴里的血沫吐个不停,浑身直抽搐,眼看是废了。

    三人里,只有胡天闻是大D特地安排来对付韩东的杀手,却不料一个照面就被韩东打废。

    “艹尼玛的!大D,这就是你的头马?”林怀乐感觉不妙了。

    大D理都不理林怀乐,早已经转身,朝着门边跑了过去,远远就伸出了手,想要按下开门键!

    可惜,韩东已经踢起了胡天闻的尖刀,抓住后一把甩了出去!

    尖刀轻松扎破大D单薄的后背,扎穿了大D的身体。

    大D嘴角溢着血,扑通一下,趴到了地上。

    林怀乐还是比大D有办法,当场跪在地上:“猛犸哥!别杀我!我投降!”

    韩东轻笑一声:“如果不是你这么想杀我,我怎么有机会杀你?”

    这么好的机会,韩东怎么会放过?

    林怀乐意识到不对,就想拿刀捅韩东,却被韩东轻松捏住了手腕,抢过尖刀,一刀扎在了心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