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二百八十七章 酒吧出事
    尖沙咀一家便利店内,刘建明一边在货架上取着各色日用品,一面吐槽道:“没想到Roy居然是警察,差点被自己人给坑死。”

    “没想到你混社团这么在行,大D居然选择招揽你而不是杀你。”陈永仁随手拿下一袋零食。

    刘建明苦笑:“唉,卧底的日子真不是人干的。”

    “早说了不要你过来卧底了嘛。哦,不对,你早就是卧底了。”陈永仁话刚出口,就看到刘建明无奈又郁闷的眼神,尬笑道,“我懂,我懂!都怪黄志诚嘛。”

    见刘建明神色缓和,陈永仁忍不住问了一句:“刘先生,最近韩琛有没有什么大动向啊?”

    刘建明摇头:“和联胜双话事人都失踪了,现在忙着选龙头呢。”

    “韩琛想当和联胜龙头?”

    “有机会为什么不当?”刘建明笑了笑,“和联胜规矩早坏得差不多了,双话事人上位后,叔父们说的就不算了。剩下的几个堂口,大埔黑、火牛、高佬,拎出来根本不够看。”

    “嘿,等于说,韩琛就这样成了和联胜龙头?”

    “可不是?”刘建明失笑,“要不是双话事人生死不知,叔父们就直接宣布了。”

    “双话事人的是,你知道是谁做的吗?”陈永仁看着刘建明。

    刘建明果断摇头:“不知道,但大概能猜到是谁,我想你也应该猜得到。”

    陈永仁摇头苦笑:“没证据的事还是别猜了。”

    刘建明同样苦笑以对:“没证据韩琛也要对付他了。”

    “哦?这倒是个好消息。”

    说完,陈永仁目光灼灼地看向了刘建明。

    “不是吧,阿sir?双面卧底已经够难了,你居然让我当三面卧底?”刘建明和陈永仁出奇地合拍,只是一个眼神他就明白陈永仁要他干什么了。

    刘建明想到了一本武侠小说,里面有个社团叫孙府,孙府里有个叫做律香川的人物,在和对头组织十二飞鹏帮作战的过程中,通过与对方组织二号人物交换情报,取得战功的同时让己方不断损失人手,最终让组织头目老伯越来越倚仗自己,直到染指头目之位。

    比起律香川只能联系到十二飞鹏帮二号人物,刘建明可是能联系上韩东的。有韩东在,刘建明可以轻松做到律香川想做的事。

    “男人别说自己不行!”陈永仁笑道,“刘sir,看你的了!”

    “艹!”刘建明给陈永仁留了个中指,转身走出了便利店。

    O记。

    李文彬静静坐在办公室里,面前一个文件袋。

    打开文件袋,抽出里面的文件,正是胡天闻的档案。

    拿出打火机,李文彬点燃了档案。

    档案很快被火焰吞没,李文彬的脸随着火光的黯淡也变得极度阴沉。

    静静坐在沙发椅上,李文彬敲了敲桌子,拿起了另一张档案,端详了许久。

    旺角,旺角黑夜酒吧。

    这里是以前白头翁的地盘,后来归了韩东,如今交给梁笑棠在打理。

    嘟——嘟——嘟——

    一阵急促的警铃声响起,一排七八辆警车呼啸而至,呼啦啦的下来一大票警察,气势汹汹地踏进了酒吧。

    看场子的洪兴仔一看,立刻推了旁边一个人一把,急声说道:“赶紧通知laughing哥!”

    安排完事后,这洪兴仔立马带着人朝着警察迎了上去:“阿sir?今晚这么有空啊?带这么多兄弟来旺角一夜玩啊?”

    李鹰手举证件,一脸严肃:“我是旺角反黑组李鹰,接到热心市民的报警电话,现在要对这家酒吧进行搜查!”

    “不是吧?阿sir?我们酒吧可一直都是最干净的酒吧呢!”

    李鹰指着眼前的洪兴仔,撇了撇嘴,不耐烦地说:“信不信我现在就以妨碍公务的罪名把你抓起来?闪开闪开!”

    见李鹰认真起来,洪兴仔当场怂了,让开位置:“那么凶干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贱啊!”李鹰瞪了洪兴仔一眼,带着人马走进酒吧。

    短短两分钟时间,酒吧里已经亮起了灯。

    一堆客人或坐或站,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进来的警察。

    李鹰无视这些眼神,吼道:“所有人靠边站好,接受检查,把身份证都拿出来!”

    就算旺角一夜酒吧比其他地方的酒吧干净,梁笑棠也不敢保证对方认真查起来后,不会出来几个未成年私钟妹。

    所以刚才那个洪兴仔才会主动和李鹰搭话,给里面创造个分把两分钟的时间,让那些小朋友离开。而剩下来的客人,按警方的标准都自认为是干干净净的,对李鹰的行为,自然产生了逆反心理,一个个都嚷嚷了起来:“搞什么啊,这么干净的场子也要查?”

    “警察叔叔,不要乱摸哦,我这胸刚做的,摸坏了你赔吗?”

    ……

    在其他人检查大厅内客人的时候,李鹰带着另一队人马径直奔向女厕所。

    一番摸索后,一个警员忽然大喊:“报告!水箱发现不明粉末!”

    “怎么回事?”梁笑棠已经赶过来了。

    李鹰的脸色极为严肃,反问梁笑棠:“我还要问你这是什么呢?”

    这种情况下,梁笑棠也只能摇头:“不知道!”

    “在你场子里的东西,你说你不知道?”

    “阿sir!这是女厕啊,我怎么知道?”梁笑棠看着李鹰,不甘示弱,“反倒是你们,外面还没查完,就跑到里面找东西?线报有那么准确的吗?”

    这话说得,就差没直说是李鹰栽赃了。

    李鹰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梁笑棠。

    而这时,找到粉末的警员已经把粉末拿在手里分辨了起来。

    只听警员惊呼一声:“李sir!是可K因!”

    李鹰当即拿起对讲机:“把所有人带回警署调查!”

    “李sir,这么大一袋无主的可K因,明显是有人栽赃。”梁笑棠眯起了眼睛,“你们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过分吗?我的执法从来都依法依规。”李鹰一脸严肃地盯着梁笑棠,“小子,我告诉过韩东,旺角是他的地盘,也是我的。在我的地盘上,不要惹事。”

    ……

    铃——

    花园街音像店的电话响了。

    正在阁楼上,正被今村清子缠着“报答”的韩东,努力抽出胳膊接起了电话。

    听完电话内容,韩东脸色越来越黑:“好的,我马上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