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二百九十四章 画展
    港大美术博物馆,林仰山展览厅,一场蓄谋已久的画展正在举行中。

    说是蓄谋已久,因为这是假钞贩子“画家”李问特意为自己暗恋的女神画家阮文准备的画展。

    因为这次画展上,所有的画都已经被李问买下,甚至画展都是他办的。

    李问的目的,就是想在这次画展上,与正版阮文巧遇,再以金主的名义,两人重新认识一番。

    李问甚至都买好了一家度假酒店,准备邀请对方去游玩。只等对方到达酒店时,把阮文所有的画摆在酒店,感动对方。

    虽然李问自己曾自卑又敏感地想过,一个贼买的东西对方到底能有多感动。

    李问静静地躲在角落里,欣赏着阮文的画,静静等待着阮文的到来。

    然而,这么优雅的画展,却被韩东破坏了。

    “哈哈哈!”韩东嚣张地对着画展里的画指手画脚,“这画得都是些什么鬼玩意?我喝多了也能画啊!艹,艺术家赚钱真特马容易啊!”

    矮小的李问,听到韩东的话,瞬间暴怒,冲了过去,仰头冲着韩东吼道:“你懂什么!这叫印象派!如果你们不是来看画的,请你出去!这里不是你这种人来的地方!”

    “是吗?我看你也不是来看画吧?”韩东指着李问,“我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你盯着这个什么阮文的照片,我都逛了一大圈了,你还在这里?痴汉吧你!”

    “我不是痴汉!”李问气得脸色通红,“我只是很欣赏阮文!”

    “欣赏,你的口水都快藏不住了!”韩东歪了歪头,“阮文就在那边,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个欣赏法?”

    韩东刚问完,只见一个白衣倩影从楼梯间处走到二楼上。

    李问看到对方,登时鼓起了勇气,冲着韩东吼道:“不怕告诉你,这里的画,已经全部被我买下来了!”

    李问的话自然成功被全场人听到,说完后他甚至还得意地冲韩东使了个眼神,仿佛在说:“很意外吧?”

    哪知道韩东却耸了耸肩,说出一句后世流行的话:“舔狗舔到最后只会一无所有。”

    “你什么意思?”李问看着韩东意有所指的话,惊愕的皱起了眉头。

    然而接下来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阮文确实如李问所想,冲着李问露出惊讶的眼神:“是你?”

    “对啊!是我……”李问几乎瞬间变回那个腼腆的年轻人,尴尬地笑了笑。

    然后,李问就听到记者问出那句让他心碎的话:“阮小姐,听说你今天准备在画展上宣布一个重要的消息,是什么啊?”

    阮文对李问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举起了自己的手。

    而她举起的右手,正抓着自己经纪人的左手,与以往不同的是,两手的无名指上都戴着戒指。

    “哇哦!恭喜啊!新婚快乐!”

    阮文和她的经纪人丈夫齐齐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大富豪,不错哟。阮文的丈夫好像是她的经纪人,就不知道提成几个点?”韩东嗤笑出声,“这么说的话,你买下阮文所有的画,等于在养她们两口子?”

    真就如韩东说的,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不要再说了!”李问当场崩溃,“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可惜韩东只会火上浇油,竟然敲着阮文的大幅肖像,指着远处阴影里的一个身穿黑风衣的墨镜女人,露出一副不屑的眼神:“阮文,你也一样!”

    李问猛地转过身,已经整容成阮文许久的秀清,正在默默流泪。

    “我终于明白了。”秀清缓缓走了出来。

    “喂!你来这里干什么!”李问这才慌了。如果只是阮文订婚,他说不定会默默接受一无所获的结局,但秀清出现,只会暴露他不切实际的幻想。

    可惜,一向温柔软糯的秀清,已经奋不顾身想要冲上来厮打他了:“我终于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啊!”害怕自己意淫阮文的事暴露的李问慌慌张张,就想冲上去拉走秀清。

    然而不等李问动作,他就感觉自己肩膀上传来一股大力,整个人被死死按在了原地,身旁传来令他反感又恐惧的声音:“对啊,你明白了什么啊?阮文?”

    韩东从头至尾的声音都很大,来参加阮文画展的各路名流和媒体也早把眼神转到了这边。

    李问绝望的看到,楼上的阮文也投下了疑惑的眼神。然而更让他绝望的是,秀清居然一把摘下了眼镜,狠狠摔碎在地上!

    “我特马不是阮文!”

    唯有阮文困惑地看向了自己的经纪人丈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哈!”韩东哈哈大笑,指着阮文问,“大富豪,你想得到的阮文已经嫁人,你得到的阮文说自己不是阮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李问疯狂摇头,想要挣脱韩东的控制。

    “不知道没关系,反正当事人都在场,我们可以问嘛!”韩东扣着李问,转向楼上,问了一句,“阮小姐,你认识他吗?”

    阮文看着李问,皱起眉头回忆了一会儿后,点头道:“认识。”

    韩东看了一眼秀清,再次转向阮文:“那他是谁呢?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不要,不要回答他!”李问听到韩东的问话,在韩东手里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见到李问的反应,秀清同样激动了起来:“说,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整个展览厅里的人也纷纷露出好奇的神色。

    只有阮文很疑惑的回应道:“我在枫叶国留学时,他住我楼下。我们应该是……邻居?”

    “哈哈哈!”韩东大笑道,“原来只是邻居吗?”

    韩东捏着李问,忽然嘀咕了一句:“阮文留学时的邻居啊……”

    “阮小姐,你当时住几楼?租金贵不贵啊?”

    “二楼,那时候我是工读生,没人么钱,租金很便宜。”阮文一脸不解,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听到吗?”韩东大声吼道,“他说他买下了你所有的画啊!”

    “一个住在穷人区,都没给你留下印象的人,居然发达了,还回来买走你所有的画?哪有这么巧的事?”韩东拉着李问的头发,仿佛处刑前的亮相一般把他展示到所有人面前,“你看看你,哪点像有钱人啊?吹水吧?扑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