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李永哲
    “我……我……”韩东毫不留情地公开嘲讽,逼得李问惨窘迫不已,全然没有假钞大亨“画家”的霸气。

    远处的秀清更是有着一种的信念崩塌的感觉。

    秀清对李问的感情,可以说是“始于才华,终于人品”。本来李问在假钞技术上的造诣,就让她心生佩服。等到李问带着一队人马车翻将军势力,把她从火场中解救出来后,更是让她彻底倾倒。

    可在秀清眼里霸气高贵的“画家”,在阮文面前却怯懦卑微得无以复加。

    更让秀清悲哀的是。在真实的世界里,李问连和阮文说话的勇气都没有,虚假的世界里,他却敢让自己整容成阮文,满足他的占有欲。

    自卑与自大是一对双生子。李问在阮文面前越自卑,在秀清面前就越霸气。

    正所谓物极必反,温顺的秀清在绝望之下,也爆发出同归于尽的心态。

    看着李问怂得无以复加的模样,秀清冷笑一声,指着韩东:“你错了!”

    “他!”秀清指着李问,后者居然色厉内荏地怒吼了起来,“你闭嘴!”

    然而此时的秀清已经看穿李问的本质,根本不惧李问的呵斥。

    “他有钱。”秀清咧嘴一笑,手指伸出去,对着全场人群拨了一圈,“而且他比在场所有人都有钱!”

    “秀清,别说了,好吗?求求你。”自大的李问瞬间变回怂逼李问,竟然冲着秀清哀求了起来。

    看着自己曾经予取予求的秀清忽然变得陌生,李问忽然意识到,对方参与了自己所有的生意,完全能威胁到自己。

    李问兢兢业业做假钞,不断堆积资本,只是希望将自己的地位垫到足够高,高到可以在阳光下平视阮文。

    如今阮文已经结婚了,暗恋成了一场空,自己已经成了一个笑话。但要是自己做过的事被秀清都出来,那他就成了笑话中的笑话!

    “谁是秀清?”秀清故意露出一个疑惑的神色,随后似笑非笑地看着李问,“我不是阮文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阮文有些紧张地问身边的丈夫。秀清和李问的争执已经引发了全场关注,阮文也意识到自己可能卷入什么事情里面了。

    “没事的。”阮文的经纪人丈夫安慰道,“画展有专门的安保,港岛警方很快就会到。”

    阮文这才放下心来。

    楼下的李问眼看秀清自爆同归于尽,当即在韩东手里疯狂地挣扎了起来:“放开我!”

    “冇问题啊!”出乎李问意料,韩东竟然配合地松开了手。

    韩东刚一松手,气急败坏的李问急速冲向了秀清,扬起了手,狠狠一巴掌扇在了秀清脸上!

    啪!

    “你闭嘴啊!”

    “你打我?你舍得打我?”被李问打在脸上的秀清,捂着脸,一脸绝望,“就算我只是个替代品,你也忍心打在这张脸上?”

    “别说了!”李问急急忙忙脱下外套,套在了秀清的头上,想要把秀清往美术馆外面拖。

    “骗子!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大骗子!”秀清在李问手下疯狂挣扎着,却被强壮的李问控制着不由自主拖向了大厅外。

    “住手!不许动!”一个身穿宽大风衣的警察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仿佛他早就等在哪里似的,只见他一手举着证件,一手朝着李问举着了手枪,“我是港岛总区重案组督查陈国强,现在命令你,放开那个女人!”

    面对枪口,李问默默举起了双手,一旁的秀清也急急忙忙扔掉了脸上的外套。

    陈国强根本不给李问辩驳的机会,就掏出了手铐,拷住了李问:“你的行为涉嫌绑架罪……”

    李问一脸意外:“警官,我们情侣之间的互殴,不至于出警吧?”

    “现在我将拘捕你!从现在起,你可以保持沉默……”陈国强不为所动,拷住了李问后,转而对秀清和颜悦色的说,“女士,如果你能协助警方的调查,我会很荣幸。”

    李问听到陈国强的话,慌张地看向了秀清,露出乞求的眼神。

    而秀清则无视李问的眼神,冲着陈国强展颜一笑:“没问题,警官。”

    碰巧过来看展的陈国强督查迅速出警,给这场闹剧画了一个休止符。

    而掀起这场闹剧的韩东,却仿佛没事人一样,吹着口哨离开了现场。

    当李问和秀清坐上陈国强的警车时,秀清是很得意地。眼下李问担心秀清供出假钞的事,对秀清显得分外谦卑,秀清也就乐得看着李问对自己卑躬屈膝的模样,享受享受正版阮文的待遇。

    其实两人都很清楚,画展上的冲突还不至于让秀清把“画家”供出来。就算陈国强对两人的身份产生了什么兴趣,两人也早有一套准备。

    事实也的确如此,陈国强带着两人回到警局后,对两人进行了一番例行问话,复印了证件后,就放两人离开了。

    只是在两人离开后,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英俊正派的亚裔青年走进了的陈国强的办公室。

    “陈督查,您找我?”来自枫叶国的国际刑警李永哲很意外,自己来港岛这边后,对接的一直是何蔚蓝督查,重案组的陈督查没道理找自己的。

    “哦,这里有两份资料,你可能会用的上。”陈国强也没多说,只是径直将阮文和李问的证件照递给了李永哲。

    李永哲有些不明所以:“陈sir,您知道我在调查什么案子吗?”

    “枫叶国的公路抢劫杀人案,因为目标是变色油墨,怀疑是假钞集团做的,你以调查假钞集团的名义过来的,对不对?”陈国强随手在电脑上敲击了几下,一份新闻出现在屏幕上。

    李永哲点头:“没错。”

    陈国强指着阮文护照的复印件,笑道:“我今天恰好在参加阮文的画展,你猜我见到了什么?”

    李永哲摇头,这年头新闻要第二天才见得到,离互联网媒体出现还早呢。

    陈国强笑了笑,伸出两根手指:“我见到了两个阮文。一个正版,一个完美复刻版。两张脸几乎一模一样。”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永哲怎么可能还不明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