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二百九十六章 秀清以前的模样
    当李问带着秀清离开时,两人努力表现得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两人之间的裂痕已经有了。

    秀清恢复了从前那种的温顺,只是应付李问有些敷衍。

    而李问看着秀清的眼神更是带着警惕。

    不过李问也懒得想那么多了,经过画展这么一闹,他也算是看开了。真真假假的,哪有那么重要,秀清这个高仿货用起来,也不见得差到哪里去。

    想了想,李问向平时那样下起了命令:“最近有什么客户要见吗?”

    “就韩琛,他说赶着去中美洲,货急着要。”秀清轻声回应,神色如常,依旧表现得像个贤内助。

    李问扬起了手:“急不来的,韩琛要的数量太大,接下来时间让鑫叔他们加下班。”

    “嗯。”秀清想了想,“蛙岛帮罗森想帮忙介绍一个新客户。”

    “罗森?这老家伙混这么惨了吗?”李问想起了罗森的资料。

    罗森是在港岛的蛙岛毒贩,以往是从港岛带四仔去蛙岛,最近因为港岛四仔几乎绝迹,日子开始过得不大好。以前他从鑫叔手里拿假美刀是为了进货,现在基本上用来过日子,如今甚至沦落到利用以前的关系网当起介绍人来了。

    李问想了想,点头道:“观察一下,看看有没有交易价值。”

    “好。”

    ……

    在罗森的介绍下的,李永哲花了大价钱租了游艇,请了一票嫩模,却没有见到直接见到李问,而是和李问手下的波比和四仔一番斗智斗勇,差点把女朋友都给搭进去,这才弄到了一个等待接听的电话。

    只是当李问的游艇划过李永哲身边时,李问意识到被自己忽略的细节问起手下的人:“这个马主教,什么来头,安不安全?”

    李问最忠心的部下华女端着香槟,笑了笑:“这个马主教,从来不露面,和他交易,很安全。”

    “从来不露面意味着没人见过他,这个马主教,是谁介绍来的?”

    “蛙岛帮罗森,鑫叔老客户。”

    “鑫叔?”李问皱起眉头,忽然感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马主教。

    很快,记忆力超群的李问就回忆起当时的细节,是在鑫叔的钟表店里。

    李问紧皱眉头,问道:“鑫叔那个古董钟,是不是加拿大买回来的?”

    见众人一阵沉默,李问神色迅速变得严肃起来,下令道:“转移设备!”

    只是李问不知道,他这么一发话,众人虽然齐声答“是”,但应和完了之后只有华女看向了李问,波比和四仔则躲着李问的眼神,看向了秀清。

    秀清一脸疑惑,直到李问宣布行动开始后,波比和四仔找到了她,她才反应过来。

    “大姐,能不能保下鑫叔?”四仔看了一眼波比,后者劝道,“我们的人里面,只有鑫叔会制版,我和波比只能打杂。鑫叔没了,这生意就没法做下去了。”

    秀清看着两人,皱起了眉头:“你们不会也?”

    波比和四仔没有躲避,同时点头。

    什么保下鑫叔都是屁话,保下自家才是实话。波比和四仔这两个家伙一个好色一个好赌,自家印的假钞早就用过不知道多少回了。

    李问现在嚷嚷的是转移设备,但他必然会家法处置鑫叔,可谁能保证李问不会家法处置到自己的头上?

    秀清还不明白两人为什么会对自己透露实情时,四仔咬了咬牙,凑了上来:“大姐,我们知道少爷对你的做的事,我们俩有个主意。”

    秀清这才意识到,两人是想拉自己入伙,一起反李问他丫的。反正秀清的假钞水平已经和李问相差无几,加上鑫叔的电板还有现在剩下的那些设备和原材料,足够他们重组队伍,把假钞事业继续下去了。

    秀清坏心思已经藏不住的两人,问道:“你们有什么主意?”

    “我们想帮你绑了那个阮文和她男人。”四仔咧嘴笑道,衬得常年敞着的肚皮上几条刀疤更加狰狞。

    “逼少爷做个选择!”波比毫无尊重神色地说,“他要听你的,他就还是少爷,他要不听你的,以后大姐你来领导我们!”

    “先看能不能保下鑫叔。”秀清听到两人的话,心动了。

    就在李问一伙人各怀鬼胎的筹谋时,鑫叔的古玩店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只看洪兴的湾仔揸fit人大天二在这人面前毕恭毕敬,鑫叔就知道这人是洪兴龙头韩东了。

    韩东背着手,一副古董行家的模样在店里转悠了起来。

    等韩东走到玻璃柜台上的那边枫叶国买回来的古董钟旁时,抬头看着古董钟,问:“老先生,这面钟怎么卖啊?”

    “哦,不好意思,那面钟不卖,我自己留着玩的,放出来是给大家看看,过过眼瘾。”

    “哦,是这样啊。”韩东笑了笑,“这古董钟你花多少钱买的啊?”

    鑫叔看着韩东一副好奇心过剩的样子,苦笑道:“韩先生,这个……真不卖。”

    谁知韩东却忽然凑到鑫叔耳旁,低声道:“如果用你的命,换这面钟,你换不换?”

    “韩先生,只是一面钟,不至于吧?”鑫叔畏惧地看着韩东,眼神有些躲闪。

    “你不会以为是我想杀你吧?”韩东笑着摇了摇头,“枫叶国回来的吧?”

    在韩东开口的瞬间,鑫叔仿佛跌进了冰窟窿一般,浑身冰凉:“你怎么知道!”

    韩东笑了笑,从身上掏出一张叠起来的纸,递给了鑫叔。

    “这是什么?”鑫叔不明所以。

    韩东笑道:“也许值这面钟也说不定?”

    鑫叔打开打印纸后,心咚咚咚跳个不停,随即立马合上。

    随后,鑫叔打量着韩东,皱着眉头使劲在脑子里回忆,忽然道:“那天在阮文画展上让少爷出丑的男人,是你?”

    “怎么样?这面钟,我能拿走了吗?”

    鑫叔看着韩东,苦笑道:“请吧。”

    直到韩东拎着古董钟离开后,鑫叔才再次打开韩东递给他的纸片,打量起上面的肖像画来。

    “秀清以前的样子,他怎么会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