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我是吴复生
    李问振振有词,秀清同样不甘示弱:“你在弄死枫叶国那些警察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们的死活?”

    “你说什么胡话呢!”李问被秀清的话,色厉内荏地吼道,“我是为了变色油墨!”

    “变色油墨?我记得你会调啊?”秀清露出困惑的神色,“为什么还要带大家去冒险?”

    李问露出了一丝懊恼的神色,他当初搞定无酸纸和水印问题后,并没有下大决心去搞出变色油墨的配方,而是选择去枫叶国拦路抢劫枫叶国中央银行的押运车。一群人本来抢得很顺利,但刚搬了两箱油墨后,李问被藏在车里看守油墨的安保反击,大怒之下李问剩下的一车油墨都不要了,把所有的安保和油墨一起炸上了天。

    这一下彻底断了油墨渠道,才逼得李问疯狂查阅资料,最后终于在人妖国发现了变色油墨。而李问当初也正是靠着变色油墨配方和假钞水印这两大成就折服了秀清。

    但回溯经历,李问冲动之下杀人,给众人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就比如现在追到港岛来的李永哲,更大概率是先被那场抢劫杀人案惊动,根据变色油墨联想到假钞集团,这才顺藤摸瓜从鑫叔找到突破口,最终找上门来。

    “哦,想起来了,”秀清伸出一根手指,敲了敲脑子,“虽然护照上写着我是枫叶国的人,但我从没去过枫叶国,那件事和我也没关系。只是……”

    “只是什么?”李问色厉内荏地叱问道。

    “鑫叔啊,”秀清不甘示弱地盯着李问,却问起了身后的鑫叔,“行规里有规定过什么情况能杀人,什么情况不能杀人吗?”

    “按照行规……按照行规……”鑫叔缩在秀清身后,话说到一半就住了嘴。

    鑫叔说话时,华女、波比和四仔都已经走出工厂,围了过来。

    按照行规,杀人行为和使用假钞也差不多。因为做假钞和卖假钞这种事,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暴露自身,杀人这种事在以前会引来官府,是一定要杜绝的。

    众人齐齐盯着李问,想看看李问怎么执行行规。

    从行规上来讲,李问杀人行为可比鑫叔花假钞更恶劣,如果对鑫叔执行家法,那李问对自己呢?难不成学曹操剪几根头发下来?保不齐刚剪完头发队伍就散了。

    “妈惹法克!”看着众人怀疑的眼神,李问狠狠一把将手枪摔在了地上,怒视秀清,“赶紧搬家!”

    “好!”见秀清保下了鑫叔,众人纷纷欢呼,热火朝天地搬起了家。

    躲过一劫的鑫叔,在搬运电板时不忘感激秀清:“大姐,谢谢了。”

    谁知秀清却低声问了一句:“那张画像,谁给你的?”

    “韩东。”鑫叔低着头,小心翼翼告诉了秀清。

    秀清皱起了眉头,她的记忆力不比李问差,自然想起了对方就是那个在画展上逼得李问出糗的男人,只是秀清无法理解,心生疑惑:“他怎么会知道我的样子?”

    一转眼就到了和“马主教”见面的日子。

    李问感觉自己对整个队伍的掌控力越来越弱了,所有人竟然都隐隐有以秀清马首是瞻的趋势。

    但李问认为,这一切都是“马主教”这个国际刑警卧底导致的,只要干掉“马主教”,队伍的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君度酒店,是李问为“马主教”选的埋骨之地。

    酒店的一间套房里,李问正在和华女翻云覆雨。

    而另一间套房里,鑫叔、四仔和波比正把手在房间里,注视着秀清和另一个男人的见面。

    秀清的行为等同于对李问的背叛,但鑫叔、四仔和波比都已经默认了这一点。

    秀清见的人,正是韩东。

    “韩先生,你怎么知道我的?”秀清拿出了那张画像。之前鑫叔塞给她之后,她装作整理无酸纸的时候就已经看过,上面正是自己以前的模样。

    韩东摊手,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怎么知道的,如果你硬要知道,我只能现编一个故事。”

    “没问题,你编。”秀清脱掉了风衣,懒洋洋地坐进了沙发里。

    韩东喝了口水,笑着对秀清说:“事情从枫叶国说起,其实我还有一个名字,叫吴复生。那时候是九五年……”

    “九五年?现在才是九三年啊老大!你这故事也编得太草率了吧?”秀清嗤笑一声,都快听不下去了。但韩东不以为意,还在继续往下讲。

    “你说的,到底是真是假……”等到韩东到一半,秀清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在韩东的讲述的故事里,韩东才是“画家”,而李问,只是他找来的一个技术人员!

    这个版本里,李问和阮文原本是一对恋人。但阮文有天分,很快就出头了,而李问则因为真人画画画得和打印机一样,只能做假画。两人的差距越来越大之后,李问不得不主动离开阮文,自己也被画家吴复生拉进了组织。

    后来的故事几乎和秀清经历的别无二致,只不过,韩东的版本里,画家杀人都是为了救李问。而秀清虽然也做了阮文,却没有整容。故事的结局,就在隔壁的房间里,李问因为“画家”绑架了阮文夫妇,反被李问黑化后反杀。

    “……被李问杀了之后,我陷入了一片黑暗。等我醒来后,居然回到了更遥远的过去,成了一个叫韩东的古惑仔。只是没想到这个世界也有画家,居然就是那个懦弱的李问。”

    故事讲完,秀清等人已经集体目瞪口呆。

    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明明韩东已经讲明这就是一个现编的故事,甚至故事还有个充满怪力乱神元素的结尾,可听故事的人偏偏就信了。

    “所以,你其实是在吴复生死掉后,重新活过来的?”毫无疑问,秀清已经信了韩东的故事,相信他就是某个时空的“吴复生”。因为韩东的讲述,实在有太多细节,他不仅把无酸纸、凹版印刷机、水印、变色油墨等等技术细节娓娓道来,甚至讲述了画家向马林游击队将军复仇并救下秀清的经历,一切就好像亲身经历一般,太让人怀疑了。

    “所以,你也是少爷?”同样信了韩东的还有鑫叔。

    鑫叔不仅信了,甚至已经考虑用什么样的态度对韩东了。因为“吴复生少爷”干掉过“自己”,而韩东又救过自己,这该怎么算呢?

    “你想多了,隔壁那个才是你少爷。”韩东轻笑一声,没有多做解释,仿佛并不想认领“画家”的身份。

    “既然你不想做我们的少爷。”秀清疑惑地问韩东,“那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你帮我,我帮你。”韩东转头,看向了隔壁房间。

    君度酒店,楼下的路边,一辆黑色起亚车上,港岛总区的何蔚蓝督查接过李永哲递过来的打火机,打开火机,里面有一张字条——“想跟你约会,今晚等你收工。”

    撩完妹的李永哲踌躇满志,拎着三百万美金走进了君度酒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