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你就是个赝品
    3201房,“马主教”和“画家”约定的交易房间。

    李永哲站在酒店门口,摸了摸装有追踪器的手表和移动电话,深吸了一口气,敲响了房门。

    大门拉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四仔的假手。

    四仔见门口是李永哲,用完好的右手拉开了房门,冷冷的注视着李永哲拎着旅行包进门。

    见李永哲进门,李问微笑着走了出来,冲着李永哲伸出了手:“马主教,久仰大名!”

    “阁下就是画家本人?”看到李问的瞬间,港岛总区陈督查递给他看的两份资料忽然闪电般的从脑海划过。下意识瞥了一眼隔间里,赫然坐着一位“阮文”。

    虽然李永哲的眼神一闪而逝,十分隐蔽,但还是被李问高速摄像机一样的眼睛给捕捉到。

    李问笑问道:“马主教,你在看什么?”

    “不好意思,情不自禁。”李永哲故作油腻地尬笑回应。

    “原来如此,”李问点头,仿佛接受了李永哲的解释,朝着沙发摊开手,“坐。”

    李永哲大方地把旅行包递给了华女,走到沙发边坐下:“那我就不客气了,让我先看看货吧?”

    华女拉开旅行包,李永哲伸手介绍到:“这次我带了三百万美金,下一批,我希望在枫叶国取货,到时候,我要十倍的数量!”

    而此时,华女和李问已经检查完里旅行包里的一捆捆的真美钞。

    李永哲以为自己已经打动李问。哪知道对方却将美钞随手扔到了旅行包里,好像有些提不起精神似的,说:“我想改下交易。”

    李永哲下意识感觉哪里不对,紧张地坐直了身体,疑惑地看向李问。

    “我想把电版直接卖给你。”

    李永哲感觉不妙:“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懂印刷,要你的电版做什么?”

    “枫叶国是我的伤心地,我不想再回去了。”李问转过头,阴恻恻地笑着说,“把电版卖给你,我以后再也不做了。怎么样啊,李警官!”

    刚吼完,李问迅速拔出消音手枪对准了李永哲!

    李永哲神色大变,忽然高喊:“李问!阮文!陈督查!”

    砰!砰!砰!

    李永哲胸口中枪,倒在了沙发上。

    “不要!”正在楼下的何蔚蓝,从耳机里听到了令他心碎的呻吟声。

    “我顶你个肺!”李问收起手枪,下令道,“走!”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动。

    李问疑惑间,秀清拉开了酒店隔间的房门。

    李问看着床上扭曲抽搐的阮文和他的经纪人老公,不解地问秀清:“你干什么啊?”

    “给你一个机会,”秀清倚在房门边,笑道,“你要我变成他,那你先解决了他!”

    听到秀清的话,李问毫不犹豫拔出了枪,对准了秀清。

    秀清一脸坦然,笑道:“解决我也可以。”

    听到秀清的话,华女心中一喜,当即把出手枪,对准了秀清。

    然而令李问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四仔、波比和鑫叔竟然齐齐拔枪对准了李问。

    华女连忙再抽出一把手枪,对准鑫叔的方向。

    而李问也抽出双枪,对准了的四仔和波比,怒吼出声:“兄弟一场,拿枪指我!”

    “李问,”空着手的秀清倚在木门边上,摇着头,满脸失望,“你注定只是个配角。”

    “你说什么!”李问看着秀清,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突然带着人反水,“难道只因为我爱的是阮文?”

    想到这里,李问试图继续劝导秀清:“秀清,假的真不了!杀了阮文,你也不可能成为阮文!”

    秀清点头:“也对,就算你杀了画家,也成不了画家。”

    “我,杀了,画家?”秀清的话,让李问彻底懵了,“我就是画家啊?”

    一向瞧不上李问的鑫叔不禁摇了摇头:“真正的少爷才不会像你这样沉不住气。”

    “你只是个的赝品而已。”秀清指着自己的脸,不屑地笑道,“就像我一样。”

    “喂!你们疯了吧!什么真画家,假画家?”李问看着眼前的部下们,忽然生出一种搞不清楚状况的感觉。

    秀清冷笑一声:“动手!”

    混战一触即发,波比和四仔同时对华女开枪,华女努力还击,鑫叔和李问激情对射。

    一轮射击后,华女当场死亡。

    隔了好一阵,穿了防弹衣的李问晃悠悠爬起身,却感觉额头一阵冰凉。

    原来是秀清拿着华女的枪对准了他的脑门。

    “秀清?”李问一脸困惑,“为什么?”

    “我不是阮文吗?”秀清展颜微笑,随即神色转冷,“我和你一样,喜欢真的。”

    “我就是真的——”

    砰!

    直到被秀清一枪爆头,李问的脸上仍然充满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他到死都不明白,怎么自己就成了赝品?

    在秀清杀掉李问后,鑫叔也揉着胸口的爬了起来,他年纪大,胆子小,穿了防弹衣,但波比和四仔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居然在和华女的对枪中同归于尽。

    秀清和鑫叔对视一眼,扔下一片狼藉的屋子,悄然打开门,穿过提前安排的监控死角,在大批警察赶到之前离开了现场。

    秀清和鑫叔前脚离开,何蔚蓝就已经跟着飞虎队破门的人马冲进了房间。

    一片狼藉的尸体,在一张大床上挣扎的阮文夫妇,以及死不瞑目的李永哲。

    何蔚蓝来不及为李永哲伤心,在人群里寻找了起来:“陈督查!陈督查到了吗?”

    “何督查,我在!”全副武装的陈国强匆匆赶到,有些抱歉地递给何蔚蓝两张复印件,“这是你要的东西。”

    何蔚蓝看到李问和阮文的证件后,再看着床上的阮文,地上的画家,皱起了眉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国强打量着现场,分析道:“应该是画家集团内讧。”

    “我和李sir讨论过,有个不成熟的猜测。”

    “请讲。”

    “这个李问就是画家,应该没有问题。李问阵营里有个整容成阮文的女人。”陈国强看了一眼何蔚蓝,后者点头表示知晓。

    陈国强继续讲述:“画家的钱见不得光,洗过之后才能用。投资艺术品是个不错的选择。”

    何蔚蓝点头:“的确。可以保密客户信息,可以大量现金交易,可以注水交易价格。”

    “从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画家应该说服了手下一个女人整容成了阮文的模样,理由是为了洗钱。”陈国强指着被绑架的人道,“假阮文很可能被告知,当他们大量买入阮文的画后,会杀了阮文让假阮文取而代之。”

    “只是画家说谎了。”陈国强递出一张报纸,上面有李问和阮文在画展大闹的照片,“画家让假阮文整容的原因并不是为了洗钱,而是因为他暗恋阮文。假阮文被骗,决定杀死阮文和画家,对两人都取而代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