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三百零八章 赌神2
    当花头在林总警司办公室与刘建明和陈永仁探讨争议情节时,某位日趋边缘化的警司却在码头送自己的手下离开港岛。

    陈斌看着自己手上的南非护照,一脸坦然:“李sir,不用难过,你已经尽力了。”

    “你受委屈了。”李文彬咬了咬牙,尽力安慰自己的老部下。

    “嗨,说的什么话,我可是享福去的。”比起还能复职的何国正,常年替大D干湿活的陈斌,几乎不可能通过内部调查。而之前何国正的复职之路也没有多顺,自己接受调查不说,还把李文彬牵扯进来,被保安科好一通背景调查。

    然后就是鬼佬管事的政治部介入,调查不了了之。

    所以到了陈斌这里,李文彬干脆接受政治部的帮主,为陈斌安排了新身份,前往去南非一家英资网络科技公司工作。

    李文彬不知道的是,陈斌的去向已经被保安科、CIB及O记三方人马关注到。

    而盯着O记的某位社团老大自然也对这个一清二楚。

    “阿润,派一拨人去南非,盯着陈斌工作的这家科技公司。除了这家公司,相似业务的公司都关注一下。”公寓里,韩东对张美润下了令。这些天韩东难得轻松了一把,终于分出时间陪张美润了。

    “猛犸哥,为什么要盯着他们?这些看起来就是皮包公司啊?”

    韩东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说:“以后你就知道了。”

    “猛犸哥,”张美润没有多问,贴上了韩东,低声问道,“你不会真想当港督吧?”

    “哦?”韩东笑问道,“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张美润认真地回应道:“看起来你一直盯着警队,但我感觉你盯着的其实是更大的势力。”

    “聪明。”韩东点了点头。

    临近回归,五大流氓之间的后手都已经安排到二三十年以后去了,反倒是港岛的人一无所知。韩东深知区区一个社团龙头,在真正的大国角力面前根本算不得什么。

    至于韩东赖以为生的武力,在核弹头面前同样算不得什么。

    韩东倒不是担心有人会拿核弹头轰自己,但他可没法保证赤道这种恐怖组织组织会不会心血来潮带着核弹头过境港岛。

    说完公事,张美润不客气地问起了韩东的私事来:“猛犸哥,听说你又给我们找了个姐妹?叫什么秀清的?”

    韩东收留秀清的事,并没有对张美润和菲菲隐瞒,不过秀清的身份还是保密状态。

    面对张美润的业余,韩东坦然甩出那句常用理由:“我也是为了工作嘛。”

    “哟?”张美润哂笑道,“什么工作,需要你亲自上阵沟女啊?”

    “这次没有秀清帮忙,韩琛的事不会那么顺利。”韩东这才透露了一点。

    “韩琛的事是你做的吗?”张美润想了想,忽然反应过来,“她是画家?”

    “差不多。”韩东在心里嘀咕,“有她在,我就是画家。”

    张美润这才放弃深究。

    第二天一大早,韩东就被电话吵醒了:“阿东,赌船的账出了点问题,你过来看看吗?”

    “你等着,我这就过来。”

    上赌船,韩东就带着张美润查账:“客流减少不多,但流水下降了一大截,应该是赌场进老千了。”

    “那就对了,我之前很怀疑,一直不敢确定。”

    韩东问:“又没有老千都查不出来?高达呢?”

    刀仔擎一脸无奈:“高请假去了高卢,说是高进在高卢出现,要去见偶像。”

    “追星去了?还真会挑时间。”韩东皱了皱眉头,“你怀疑的对象呢?”

    “有录音录像,你跟我来。”

    看完录像,韩东找到了突破口:“听他们的国语口音,是蛙岛那边的。我问问丁瑶。”

    既然开赌场,那就会碰上老千,这么久才遇上倒是小概率事件了。

    拨通丁瑶的电话,一股令人酥麻声音传来:“东君,想我了?”

    张美润在侧,韩东选择无视丁瑶骚浪的声音,径直问道:“我的场子来了几个蛙岛老千,你帮我查查。”

    “原来公事啊?你把资料传真过来吧。”一听韩东没兴趣调情,丁瑶有些兴致缺缺。

    几乎是挂掉电话后刚传真过去,丁瑶的就回话了。

    “这群人我认识,是东湖帮仇笑痴的手下。前几天朱老先生死了,仇笑痴扬言要得到朱老先生留下的十六亿美金的救助儿童福利基金。被海岸敲打后没了动静,大家都以为他消停了,现在看来他是想暗渡陈仓。”

    听完丁瑶的描述,韩东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现在是九三年,正好是赌神退隐后的第四年,仇笑痴显然是救出赌魔陈金成后,上门寻赌神的晦气。

    目前仇笑痴还没得到十六亿美金,还在低调行事。

    估计仇笑痴是为了就地凑点资金,所以才趁着高达不在,把韩东的赌场当软柿子捏了。

    得出结论后再去看监控,仇笑痴几个手下的操作就很清晰了。

    赌场的监控里显示仇笑痴的八个老千,每次进赌场后都先分批玩百家乐,赢够钱后再上赌桌。

    从表面上看,他们并没有针对赌场,庄家并没有直接输给他们。但问题是,这帮家伙最终都会去上桌赌,把赌场的大客户当成待宰的大肥羊。

    所以这帮人看似没有刻意针对庄家,但他们对“肥羊”们的赶尽杀绝已经影响了赌场的正常运转。

    毕竟大家都是来玩的,哪怕知道自己大概率会输,但终归有着一丝希望。可要是确认自己一丝赌赢的机会都没有,那就没人受得了了。

    赌场的经营本来就是散客托底,挣大户的钱。

    这帮老千进场后,散客看起来没怎么减少,但大户都被赶跑了。

    短短三天,这队老千已经卷走了几百万港币,赶走了十几位大户。

    韩东想了想,指着监控里的几个人:“安排我们的人上去跟他们赌。”

    “阿东,让我们的人去,不是给他们送钱吗?”刀仔擎不解地问韩东。

    韩东点头:“赌场的核心是赌客,大户们输钱输伤了心以后不来了,最终损失的还是我们。”

    韩东面色转冷,指着仇笑痴的人马说:“他们不会久留,你派人跟着他们。”

    “哦!”刀仔擎这才反应过来,“阿东,你是说他们另有目标?”

    “不是准备,是一定。”韩东不屑地看着场中的景象,“联系高达,问问他找到高进没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