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综世界卧底成大佬 > 第三百一十一章 你欠我的人情有点大
    听到高进的话,陈金成回忆起了四年前。

    “陈先生,我们快走吧,当年高进就是这么算计我的!”

    四年前,被十几个国家通缉,常年飘荡在公海上的赌魔陈金成,被上山宏次请来高进和他在公海开生死局。

    结果陈金成输给高进后仗着在公海准备开枪杀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高义。而赌船也被高进的人控制,一直在港岛的海面上打转,陈金成因此入狱。

    现在几乎是同样的剧情,仇笑痴在众人面前开枪杀人被众人目击,高进扬言报警。

    “放屁!你当年跟高进开赌,结果连赌船开到哪里都不知道,输了也是活该!”仇笑痴狞笑着反驳陈金成,举着双手,狂妄地说,“现在这里被我的人团团围住,高进插翅也难飞,凭什么跟我斗?”

    仇笑痴说这话时,满脸不爽,因为他发现,龙五和高进面对几十把长短兵器居然一脸镇定。

    而陈金成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看着高进淡定从容的样子,疑神疑鬼的嘀咕道:“有机会就赶紧弄死高进吧,不然等高进的后手出来……”

    “白痴!”仇笑痴已经被蹲苦窑蹲成胆小鬼的陈金城搅得不胜其烦,“后手?高进最擅长就是心理战术!他在在摆空城计诈我们呢!我和你来高卢的事是绝密,连东湖帮的人都不知道,高进怎么可能知道?”

    仇笑痴一脸不屑地望着陈金成,如果陈金成的家产对他还有点吸引力,在见到高进时他就已经干掉对方了。

    “后手?”仇笑痴将枪口转向高进,“赌神,你的后手在哪里啊?”

    高进只是嚼了口朱古力,递给龙五,后者摇摇头,敬谢不敏。

    “继续装!做个饱死鬼吧你!”仇笑痴对高进故作姿态的表演不屑一顾,反而冲着陈金成和皮尔律师笑道,“看到没,陈金成,这场用高进性命做赌注的赌局,是我赢了!我才是赌神!”

    砰!

    崩碎的手掌和手枪一起炸飞!

    “真的有埋伏啊!”

    陈金成的大喊和断手的剧痛同时冲入仇笑痴的脑海。刹那间,仇笑痴脑海里闪过的念头竟然是:“这特马都能输?”

    伴随着信号弹一般的枪响,霎时间,整座别墅里枪声大作!

    砰!

    之前围住皮尔律师的几个杀手,几乎是瞬间就抬起枪指向了高进。

    高进身旁的龙五事先又被叮嘱过,眼疾手快地扑向高进,压翻了沙发,来那个人一起躲到了沙发和壁橱之间。躲过了对方射来的子弹。

    哒哒哒——

    霎时间,子弹从别墅外,四面八方不断射进来,穿透木墙将躲仇笑痴带来的人马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就被全部射杀!

    “救命啊!不要!我投降!我知道错了!”陈金成骨头一软,已经趴在地上哀嚎了起来。

    而皮尔律师和剩下的三个保镖则惊奇又恐惧地站在场中央。皮尔律师摸着身体各处,发现自己没有中枪后,又忍不住抽了自己两巴掌,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然而仇笑痴是不服输的性子,竟然把完好的左手伸进怀里的,抓出一把纸牌!

    “不要!”皮尔律师惊了,这帮赌徒,一把纸牌在他们手里分分钟能变成多角度无规律做布朗运动的超级暗器!

    噗!噗!

    就在皮尔律师绝望之际,只听一阵仿佛木头被击穿的声音,仇笑痴的肩膀被两颗子弹当场射穿,整条手臂无力地垂下,没了反抗能力。

    而别墅外,一群身穿防弹衣,黑头套遮脸,手持自动武器的人马踏入了高进的别墅。

    一个身材窈窕,明显是女性的枪手进门后就把微冲背到了身后,换上背后的两把大砍刀,开始寻找没断气的杀手补刀。

    还别说,还真有在屋子里装死的家伙,仇笑痴的一个马仔眯着眼睛见到对方手持双刀杀到,吓得亡魂大冒,翻滚着抬起手枪想要反击,却被两颗子弹打在了眉心,彻底死翘翘。

    “主人~”女人泛着娇嗔,“人家还没玩够呢。”

    顺着女人撒娇的方向,仇笑痴见到了枪手们的老大。

    或许是局面已经板上钉钉的原因,死不认输的仇笑痴居然也心服口服地冲着高进叹道:“高进,这就是你的后手吗?”

    从沙发背后站起来的高进的笑呵呵地说:“不是我的后手,是他的。”

    “他?”仇笑痴扭头转向枪手的老大,一脸困惑,“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来人扯掉头套,露出帅气的面容,咧嘴笑道:“你的手下在我的场子出千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会来找你啊?”

    “你到底是谁?”仇笑痴心说我的手下出千的场子多了去了,我怎么知道你是哪个?

    然而当对方报上名号时,仇笑痴郁闷了。

    “洪兴社韩东。”

    仇笑痴当然知道,他的几个手下搞钱的赌船就是洪兴社的。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仇笑痴一脸不服气地看着高进,“高进,你凭运气赢我,算什么本事?”

    “赌博本来就是靠运气啊?”高进嚼着朱古力,嘟起了嘴,“不然靠技术啊?”

    “你……你是赌神,为什么还会说这种话?”仇笑痴一副信念崩塌的模样,指着高进问,“那你的赌术怎么解释?”

    “赌术?”高进不屑一顾,“只是懂的出千手段比你们多而已。”

    “哈哈!”仇笑痴居然一脸欣慰,“原来你也是老千吗?”

    “呸!”龙五冷笑道,“高进从来不出千,他了解千术,从来只为破解对手出千而已。”

    “十赌九输,还有一个家破人亡。哪怕你赢一千次一万次,输一次就可能万劫不复。”韩东赞许地看着高进说,“从你上手赌的那一刻开始,你就输了。”

    “不愧是赌局的唯一赢家。”高进苦笑道,“想不输,就不要赌。”

    赌局的唯一赢家,从来只有稳定抽水的赌场老板。

    “你有这个觉悟,我很欣慰。”韩东拍拍手,冲着高进说,“赌输了会家破人亡,有的时候赌赢了也是。”

    高进听着韩东似乎话中有话,疑惑的问:“什么意思?”

    韩东一脸含蓄地微笑:“忽然发现,你欠我的人情有点大。”

    话音落下,只见杀手菲居然从人群中提溜出一个医生打扮的男人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