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二十九章 魔改出山巷
    天枢驱灵阵上的法阵符箓博大精深。雷长夜花了足足十天时间描摹钻研,并与《墨子五行记》上的符箓实用工艺对照,终于成功画出了他心目中最完美的驱灵符。

    他试图用一枚玉符与驱灵符结合,混成一枚足以驱动阴将的符箓。但是失败了。玉符与驱灵符竟然不兼容,无法混合。

    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重大打击。因为驱灵符是他升级出山巷的关键所在。如果驱灵符无法从玉符那里得到驱灵法力,那么整个出山巷的设计就崩盘了。

    雷长夜收起玉符,拿着驱灵符左看右看。他对于自己的符箓学是很有自信的。他暗自比较,就是和董宗主比划符箓理论,他也是不虚的。

    整个驱灵符应该拥有天枢驱灵阵的全部功能性才对啊。

    雷长夜灵机一动,他将自己制造的电池符和驱灵符并在一起。电池符里竟然闪烁出强烈的蓝光,一下子罩住驱灵符,驱灵符里绿光闪烁。两符猛然并在一起,丹墨相融,化为一枚全新的符箓。

    雷长夜浑身一震,自己的驱灵符竟然能够吞噬拥有自己电真气的电池符!

    他本来的计划是,每个驱灵符用一个玉符混合,驱动一名阴将。五宗出山巷一共是二十五个阴将,就用二十五个玉符。

    如今,用电池符就可以和驱灵符融合,那玉符不就全省下来了?

    第二天,他迫不及待地来到匠造坊的库房,给阿大他们安装驱灵符。

    阿大阿二这几个人一装上驱灵符,顿时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天枢驱灵阵的阵盘,跟着雷长夜一直来到了练功场。

    练功场内,宣秀正在刻苦练习金顶横练长夜改良版。雷长夜手一指,阿大几人立刻舞动新换的柳枝,对着宣秀一顿狂戳。

    半刻钟之后,就算宣秀金顶横练已经练得相当不错,也挡不住五根柳枝全照着要穴招呼。他全身肌肉痉挛,躺在地上直抽筋。

    试验成功。这五个阴将离开天枢驱灵阵,威力不减,甚至还有了一点点提升。这让雷长夜欣喜若狂。

    他从地上拉起宣秀,帮他推拿过穴:“师弟,你最近是不是有点自满,练功的进度有点落后哦。”

    “对不起,大师兄,我今晚加练一个时辰,一定赶上进度。”宣秀惭愧地说。

    “嗯,我看好你哦。”雷长夜笑着站起身,“你看我这五位阴将如何?”

    “相当厉害。”宣秀由衷地说。他看了一眼雷长夜,发现他还在等着下文,顿时醒悟。

    “恭喜大师兄升级出山巷成功,阴将脱离阵盘,史无前例,大师兄不愧为蜀山不世出的奇才。”宣秀立刻补充。

    “嗯。乖巧。”雷长夜笑嘻嘻地说,“这才几天,进步这么大,不错不错。”

    “多谢大师……”宣秀刚露出喜色,就被雷长夜一拳打在小腹,躬下身来。

    “你看你,又没有防住。”雷长夜摇了摇头,“时刻保持对任何人的警惕,万万不要掉以轻心,江湖之上,人心叵测,就算心腹之人,也要防一手,懂?”

    “懂!”宣秀感激地望着他,完全是看一位严师良友的模样。

    雷长夜突然一个膝顶砸向他的小腹,砰!如中铁板:“尚可。”

    放宣秀继续苦练,雷长夜心满意足地带着阴将去找毕三泰,向他又要来四个撒豆成兵符。

    当天下午,在毕三泰的帮助下,雷长夜在天枢驱灵阵的阵盘里,又造出二十个阴兵,都给他们配上电池驱灵符,并一人给了一把柳枝,把他们都带到了练功场上。

    看到雷长夜率领着二十五个阴将出现在练功场上,符宗的师叔伯和众同门都看呆了,纷纷围拢过来。董畴大喜过望,连忙把雷长夜叫到身边询问。

    一听这些阴将可以脱离阵盘作战,董畴高兴得假发差点又掉了。他立刻叫出来一百个三品符宗弟子,让他们和这二十五个阴将过招。

    雷长夜暗暗心喜。他自从和师父学了养剑诀,一直没有遇到太多实战机会。这次控制二十五个阴将对抗一百符宗弟子,正好将听劲养剑术好好玩一把。

    符宗弟子们早就跃跃欲试。当初五位阴将在峨眉山大战紫馨和她的四色神砂,那精彩绝伦的较量让他们无比神往。如果这一次能够打败这群阴将,虽然是以多敌少,也足够他们拿出去到山下吹嘘一番,显示符宗实力就是比剑宗强。

    “上!”董畴大手一摆。

    一百个符宗弟子犹如一群下山猛虎,嗷嗷叫着冲了上去,各自挥舞木刀、木剑、木棍、木矛朝着阴将们围杀而去。

    雷长夜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他第一次控制二十五个阴将,也不知道自己脑容量够不够用。

    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发现自己能够控制得很好。二十五根柳枝上听来的劲力,在他的脑海中条理分明,信息处理得贼快,而且稍微一动念,阴将的反应极为灵敏。

    这就像用意念控制电脑多线操作一样,完全不担心手速,人的大脑被开发到极限,别说控制二十五个阴将,成千上万人都有可能。

    二十五个阴将柳枝荡漾,纵横来去,刺挑崩黏,虎虎生风。围着他们的一堆近战弟子被打得东倒西歪,鬼哭狼嚎,一个接一个滚倒在地,抽筋的抽筋,瘫痪的瘫痪。

    其他的三品弟子连忙抽身撤退,以符箓、暗器和长兵器招呼。

    一时之间,练功场上,火符、风符、雷符、水符、冰符、地刺符纵横飞舞,飞蝗石,木飞刀、木镖、木钉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二十五个阴将站稳阵型,守望相助,二十五根柳枝灵巧封挡挑刺,将所有符箓和暗器的攻击挡下。然后他们五五成阵,三人进攻,两人防御,成小集团接近符宗弟子,追着他们满场乱跑。

    片刻之后,一百个符宗弟子全都躺下了,长呼短叫,满地哀嚎。

    全过程不过一炷香的功夫。

    “请宗主指教。”雷长夜睁开眼睛,向董畴躬身行礼。

    “嗯……”董畴捻须不语。还指教个屁啊,这出山巷他下辈子都做不出来。

    他侧目看着雷长夜。这位符宗万年吊车尾,如今终于开嗓了,一鸣惊人啊。

    “长夜师侄,明日带这队阴将拜山,让其他四宗见识一下我符宗之能。”董畴摇头晃脑地说。能有如此出众的门人,他没道理不去显摆一下。

    “谨遵宗主号令。”雷长夜恭声说。他也想要测试一下阴将们的控制距离。

    第二天一清早,雷长夜就带着二十个阴将,一日之间拜访了其他四座宗门,每个宗门都留下了五个阴将。

    不出他所料。他前脚刚走,后脚各大宗门已经派出三品弟子组团和五大阴将激战。

    他一边赶路,一边在脑子里控制阴将与各宗弟子搏杀,竟然控制得得心应手。他感觉自己的大脑被雷轰了二十年,脑容量得到了惊人的开发。

    更令他欣喜的是,即使他与阴将距离几十里山路,他的意念照样随意控制阴将,丝毫不受距离影响。

    这和他设想的一样,驱灵符是他画出来的,与他的意念存在内在联系,不受距离影响。

    不过,他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其他四宗的宗主可不像符宗宗主董畴这么佛系。五个阴将把各宗的三品弟子横扫之后,各宗的小四品弟子被派上了场。

    小四品弟子那可都是各宗的心头肉。三品弟子下山历练后,很多人在外开武馆,或者做各方镇武将、保镖、甚至帮派人物。也有人历练过后,道心坚定,回山重新进修,升为四品弟子,成为各宗的栋梁之才。

    这些四品弟子见多识广,实战经验丰富,实力深厚无比,代表了各宗这一代弟子的天花板。再往上,那就是师叔伯的品阶啦。

    小四品弟子是四品弟子中的入门级人物。平常很少在宗门内出手,但是一旦有别派来挑衅,小四品弟子则是排头兵。

    经过雷长夜魔改过的出山巷,现在已经被当成了别派高手这种级别的对手来应对啦,他觉得有一点点受宠若惊。

    深吸一口气,雷长夜平心静气地操控着二十个阴将与各宗小四品弟子们大打出手。

    小四品弟子与三品弟子之间的确有巨大的差距,甚至可以说是数量级上的差别。

    三品弟子尚处于炼精化气的蓄气阶段,丹田中心之**与肾之阳精相合,阴阳精相合所化之气就是真气。真气所致,夹脊如车轮,四肢如山石,两肾如汤煎,膀胱如火热。这是炼气的初步。

    四品弟子到了固神之境。真气初动,幻像频生,如果熬过幻象之关,保持一心无动,幻景自退,则神气自相抱一,神定气固,真气萌动,伸发周身运行之势。

    用简单点的话说,此刻真气与人身融为一体,收发自若,凝于剑上,有剑芒,凝于掌上,有掌刀,凝于拳上,可打拳炮。真气已经是一件变化多端的初级法宝。

    他们的战斗力就不是一般的强了。

    不过阴将的身体可不是雷长夜造的。那是毕三泰的撒豆成兵符造就的,模拟的也是毕三泰的功力。虽然没个十成,一两成还是有的,等于小五品的身段。

    再加上雷长夜的养剑诀之听劲,五个阴将气势如虹,合击之下,小四品弟子被他们的柳枝戳得哇哇尖叫。几个女弟子输得狼狈,还哭上了。

    但是,那也不能放水啊,这可是掌门钦定的产品。雷长夜带着幸灾乐祸的心思,操纵阴将通宵鏖战,终于把轮番上场的小四品弟子全部戳倒在地。

    这一晚,他通宵未睡,却精神奕奕。

    人逢喜事精神爽。魔改后的出山巷,经受住了考验,成了不让三品弟子下山的铁门栓,完美达成掌门任务。

    另一个惊喜就是,经过操控二十五个阴将激战蜀山弟子,他的养剑诀大有进益,甚至连他的内功品阶都向前挪了一大截。积功德了?

    这岂非等于二十五个阴将在替他刷经验?爽哉!

    PS:各位啊,冲榜暂时告一段落,下周继续。现在开始……攒稿T_T。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