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五十八章 重楼锁飞燕
    就在这时,躲在远处的雷长夜已经把符甲、黑蜡杆锥枪等所有掩饰身份的道具都装进了随身蜀来宝里。再把蜀来宝里的蒲扇和另一套同款的衣服拿出来,迅速穿上衣服,把蒲扇别在后腰。符甲靴脱下来换上了普通靴子。

    被扎得千疮百孔的旧衣服被他丢进蜀来宝藏好。

    然后他稍微检查了一下自己周身,摸了摸自己的秃头,发现没什么错漏之处,于是偷偷走出躲藏的矮树林,以藏剑之术偷偷挪到喧嚣的人群之后。

    “薛宗主,可是有了鱼蕙兰的消息?”雷长夜大喊一声。

    “坛主~~~~~!”紫馨看到他立刻眉花眼笑地分开人群把他拉到前面来,“你看呀,鱼蕙兰,被点穴抓住了。我第一个发现的!”

    “永大侠呢?”雷长夜问。

    “嗯?永大侠来了?”紫馨、薛青衣、宣锦、宣秀、毕一珂等人都凑了过来。

    “是啊,永大侠通知我说有了浣花燕的线索,让我来这里探查的。”雷长夜拿出背后的蒲扇,轻轻扇了扇。

    “那个……永大侠留了个纸条给你!”鱼蕙兰忽然开口,“在我身上。”

    众人连忙围过来。

    “喂喂喂!你们干什么?休得非礼!”鱼蕙兰尖叫,“永大侠说了,要善待于我。”

    “哼!”薛青衣袖子一扫,卷起她身上的纸条。

    毕一珂立刻殷勤地把手中的电烛灯提过来照明。

    纸条上只有四个字:“幸不辱命。”

    “哇……”围着看纸条的人们顿时爆发出一阵赞叹之声,“不愧是永大侠,言简意赅。”

    雷长夜心里也是美滋滋,看来永强这个行为模式塑造得比较成功。

    “还请宗主押解鱼蕙兰回蜀武盟总坛。”雷长夜收起纸条,沉声说。

    薛青衣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雷长夜的意思。

    鱼蕙兰身为浣花燕,又是南圣手,仇家无数,觊觎她美貌的更多,若是男子押送,多有不便,而普通女子押送又恐惹不起这么多虎视眈眈的仇家。

    薛青衣身为气宗宗主,一身神功在蜀山,号称掌门之下第一人,她亲自押解最安全。而鱼蕙兰的赫赫声名,也对得起气宗宗主的身份。

    只是,平白就这么被雷长夜利用,薛青衣心头不是很舒服。

    “宗主,这件事本该弟子亲自处理,但是永大侠辛苦擒住的贼人,若是万一路上出了意外,弟子不但愧为蜀武盟坛主,也愧对永大侠一番心血。”雷长夜无奈地再次拎出永强来拉关系。

    “此言有理。”薛青衣顿时心里平衡了很多,“此女颇有独到之处,你和永大侠能擒住她,很是不易,本宗主,便帮你们一次吧。”

    薛青衣指挥紫馨和宣锦把鱼蕙兰扶起来,带着她先行离开。

    雷长夜首先从船上拿回五袋蜀来宝,一一查看一番,发现里面的符卡都不缺,心里顿时一宽。而糜竺、庞统和蒋干也被八不当一七手八脚地揪起来拖走,而且还被偷偷摸摸踢了好几下,惨不堪言。

    “大师兄,这次发达啦,鱼蕙兰都被你给抓住了,蜀武盟明天就天下闻名啦。”毕一珂看到人都走了,立刻一把挽住雷长夜的胳膊,兴奋地说。

    “大师兄,英明神武,算无遗策!”宣秀也兴奋得满脸发红,但是还记得雷长夜的教训,连忙奉承。

    “这才刚开始,后面才是大戏。”雷长夜微微一笑。

    浣花燕背后牵扯的势力太多了,剑南两道的幕后老妖们都会蹦跶出来。他希望能在蜀山的主场先练练手,积攒点经验值,为未来在淮南方镇的风暴眼里的行动做准备。

    武盟的三脚金蟾楼设计有暂时关押犯人的地下囚牢。雷长夜计划中的很多悬红都不是杀人,而是抓人。并不是说他有好生之德,而是很多在江湖上活跃的飞贼盗匪,活着比死了对他更有帮助。

    浣花燕就是这些飞贼中一颗璀璨的宝石。她是主线人物,身边有大玩家跟随,这就是潜在的提款机。

    她身为主线,必然一生跌宕起伏,奇遇频出。她遇到这些奇遇,会改变她的人生境遇,有好有坏。

    但是如果雷长夜在旁边捡漏,那就只有好,没有坏,稳赚不赔。

    鱼蕙兰被押解到三脚金蟾楼,就被关在地下囚牢中最牢固的铁牢之内。五面墙壁都有铁板加固,牢门也都是精钢所铸。专门用来关押能飞天遁地的神偷。

    鱼蕙兰被丢进铁牢之前,薛青衣还拍了她大椎穴一下。她顿时感到一股滚烫的真气钻入她的奇经八脉,令她浑身酸软。

    “绕线金丝锁……”鱼蕙兰感到一阵郁闷。薛青衣给她下的,是专门控制内家高手的真气锁。这种真气锁是施法者体内蕴养的一丝百炼真气。

    在一位内家高手穴位被封的时候,这丝真气趁虚而入,可以锁死高手的奇经八脉穴位,令丹田气海的真气达不到全身。她可以行动自由,却无法运功。

    而且,有了这丝真气在身,她无论逃到哪儿,都会被真气的拥有者感应到。

    江湖上的功法和法宝一样,分成五个等级。薛青衣对鱼蕙兰施展的绕线金丝锁,就是最高的五品功法。

    看着她郁闷的表情,薛青衣心里一阵淡淡的得意,毕竟她当年横行天下的时候,可从没被人逮到过。这一点上,鱼蕙兰算是永远比不上她了。

    “你们负责看着她。别让男弟子接近这个牢房。”薛青衣朝身边的宣锦和紫馨说。

    “是!”宣锦和紫馨齐声说。

    两人等到薛青衣走远了,又耐心等待几十息时间,确定薛青衣不会突然回头,这才一起聚在铁牢门前。

    “喂,浣花燕,你见过永强永大侠啦,他长啥样?帅吗?”紫馨急切地问。

    宣锦凑在她身边,也是充满好奇地望着鱼蕙兰。

    鱼蕙兰翻了翻白眼,不搭理她们。

    “鱼姑娘,他脸上是不是有晒伤?”宣锦问。

    鱼蕙兰哼了一声:“他带着面罩,见不得人的家伙。”

    “喂喂喂!你说话小心点,那可是我偶像。”紫馨瞠目说。

    “什么?”宣锦和鱼蕙兰莫名奇妙地望向她。

    “男神……白马王子……梦中情人。”紫馨艰难地解释。

    “呃~~~~”宣锦和鱼蕙兰对紫馨对永强异常直率的好感很是不适。

    “他是怎么抓住你的?”宣锦忍不住又问鱼蕙兰。

    “对对,我们需要经过,越详细越好。”紫馨眉花眼笑。看着两人热切的表情,鱼蕙兰眼珠一转,刚要开口。

    就在这时,雷长夜和八不当一押着糜竺、庞统和蒋干进了牢房。鱼蕙兰迅速闭上了嘴。

    雷长夜找了一个坚固的牢房,把糜竺三个人放进去,同时也在他们三个的大椎穴上拍了一巴掌。

    他的真气锁比起薛青衣那就差远了,只是一品锁。薛青衣的绕线金丝锁相当于碗口粗的铁链。他的真气锁那就是浸了水的牛筋,几天就会失效。

    不过,几天已经足够了。

    “喂,薛宗主说了,这里只准女弟子看管,你们都可以走了。”紫馨大大咧咧地对八不当一一摆手。

    八不当一还想着好好言语羞辱一下鱼蕙兰,但是一听到紫馨这么说,想到薛青衣的霸气强横,都是身子一颤,只好遗憾地叹息着,鱼贯而出。

    “喂,坛主,薛宗主……”紫馨攒着鸡毛当令箭,还想对雷长夜发号施令。

    “嗯?紫副坛主,薛宗主有事吗?”雷长夜摇着蒲扇问。

    “呃?呃!没没没!”紫馨这才想起来自己可是雷长夜的副坛主了,这才是大男主啊,刚抓了另一个主线人物,声势大盛,舔他的利益远远大于舔薛青衣。

    “嗯。”雷长夜朝宣锦点头致意,随即跪坐在鱼蕙兰的牢房前,注视着她。宣锦和紫馨对望一眼,都兴奋地站到他身后,想看看他如何和浣花燕交流。

    隔壁牢房的糜竺、庞统和蒋干也挣扎着挤到牢门前偷看雷长夜和鱼蕙兰的对峙。

    “鱼姑娘,我猜的果然不错,你一直有同伙。”雷长夜淡淡地说。

    鱼蕙兰冷哼一声:“你怎知我有同伙。”

    “因为你行事过于高调,这样对你的偷盗行动毫无益处。如果你是独行盗,不会做这么无意义的事。所以,我猜你这么做,必然是为了掩护同伙行动。”

    “也许我就是闲着没事儿撑的呢?”鱼蕙兰冷笑。

    “鱼姑娘怎会如此不智。你夜犯八门,专找各道最强者的府苑行事,是要立威,在各道藩主心中种下无敌的形象,所谋乃大。我猜南圣手只是你暂用的头衔,远远无法承载你的抱负。你又如何会轻掷有用之躯。”雷长夜微微一笑。

    鱼蕙兰眼皮一跳,整个人沉静了下来,一双美目眯成一条缝,犹如一只即将扑食的豹子。

    雷长夜瞥了一眼一旁牢房旁观的糜竺、庞统和蒋干。庞统脸色沉静如常。但是糜竺和蒋干却已经是一副吓尿了的样子。

    “哈哈,想不到吧。”雷长夜扇了扇蒲扇。主线人物是干嘛滴?还用问吗?他用胳膊肘想想就知道了。他偷偷看了一眼宣锦。此刻的宣锦正露出沉思之色。

    PS:求收藏,求推荐,求投资,本书开荒中,创业艰辛,各位书友多多捧场(づ ̄3 ̄)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