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两百一十八章 开门放玩家
    在雷长夜击落万年虺王两颗蛇头的时候,十二衙门中的四大衙主突然同时停止了巫魔降世的召唤,相继消失得无影无踪。

    雷长夜的轨道枪配合神霄五雷符合击太可怕了。修炼万年的虺王都要跑,就算降世的上古巫魔威力无穷,但是衙主们都是肉体凡躯。即使雷长夜的神秘法宝打不死巫魔,甚至会被巫魔打败,他们自己的躯体被打个稀烂,凭什么?

    他们加入十二衙门不是为了为巫魔们奉献生命,而是为了自身的强大。活下来,才能强大啊!他们义无反顾地跑了。

    雷长夜看到毕一珂安全返回了船上,才终于放心放下了轨道枪。轨道枪的枪筒突然弯曲垂落。那是因为电磁枪发射后的热量令铜枪管融化了。雷长夜丢下轨道枪,高热点燃了枪柄,整杆枪淹没在火焰。

    这条巅峰兽王隐去之后,黄鹤告诉雷长夜,它还能感到另外三只巅峰兽王的气息。

    这个时候是最危险的时候,如果这三只兽王不顾一切冲出来,他只能靠黄鹤和天吴来挡住。他不确定没什么战斗经验的黄鹤能当八品用,那么就是二打三的局面,到时候,没办法只能请薛青衣和聂隐娘出手了。

    不过这三只巅峰兽王都隐匿在林中不出来,只是驱策数十万巫兽继续冲击会川城的防御。它们想要检测会川城持续的防御能力。

    白骨兵团和阴将雷法阵,迟早有疲软的一天。那个时候,也许巫兽群还能够有便宜赚。

    如今之际,必须表现出无比的强势才能让这三只巅峰兽王知难而退。

    雷长夜看了一眼天空,空中的飞兽飞禽被绞杀得差不多了。飞兽飞禽中多的还是高品阶的巫兽。越是高品阶,越知道趋吉避凶。看到飞鱼大娘船的强大,聪明一点的巫兽都跑了。

    雷长夜转身回到了操舵室,操纵飞鱼大娘船缓缓降落,开始让白骨兵团和阴将阵对准满地狂奔的巫兽抵近射击,造成更多的杀伤,逼迫巅峰兽王们做出抉择。

    但是就在他操纵大娘船悬停在城门上空,并开始扫射的时候,城上城下全都山呼海啸。

    “雷坛主——手下留情——”

    “雷坛主,请收了你的神通吧!”

    “给我们留个机会——”

    “别再杀了,好东西快杀没了!”

    “巫兽挺可怜的,求放过!”

    “放着我们来吧!”

    雷长夜站到小亭上,还准备再问问黄鹤巅峰兽王们的气息如何了,结果听到的全都是这种变态的叫声。小亭里的薛青衣等人都以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他们一致认为,不但雷长夜变态,他带的兵也变态。

    雷长夜看了看虺娇,她好像有点累了,站得直打晃。看来是时候让女儿休息一下了。

    雷长夜略有一些遗憾,看着白骨兵团打机关炮,贼过瘾有木有。

    他从怀中取出一叠红莲符,抖手释放到空中。红莲符组成了三组红灯形态。这是城南三道城门全部开启的号令。

    开门……放玩家!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三道城门的门闩和千斤闸缓缓开启。

    “冲啊——”银盔银马银枪的永强在城门洞前,只来得喊出一嗓子,他的声音就被成千上万的喊杀声彻底淹没。他的银飞马都只来得及让开城门洞。然后一大群张牙舞爪的大玩家就已经发了疯一般冲出来。

    满眼都是巫兽啊!

    这都是绩点!

    这都是走上人生巅峰的阶梯!

    这都是玉符,都是装备!

    这帮从五湖四海聚集过来的大玩家早就在城内等得快疯了,他们抓着吞妖袋,高举各式武器,合身扑向了满山遍野的兽群。

    最前排冲锋的铁鳞猴瞬间消失。闷头狂奔的巫兽群甚至没看到它们是怎么没的。城前的地上偶尔有一两只被撕成两片的铁鳞猴。

    这是几个大玩家抢同一只猴,互不相让造成的惨剧。

    第二排冲上去的狼狈组合,遇到了令它们毛骨悚然的一幕,成千上万的人类面目狰狞地扑过来,眼神中充满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光芒。

    这和巫兽们眼中“你们都是我的食物”那种光芒不一样。巫兽的眼神是残暴。人类的眼神则是非常单纯的……邪恶。

    很多骑狼被力大无穷的玩家钳住脖子直接往吞妖袋里装,装不进去就狂踢它们的屁股。石刺狈全身的刺都射光了,还是被人捡起来,兜头一装,就被装进了吞妖袋里。

    狼狈组合瞬间崩溃了,它们都生出后悔生在这乱世的痛感。

    “所有人注意,所有人注意,一定要记住,你只有彻底制服妖魔后,才能成功将它们装入吞妖袋。”

    “不要互相抢,巫兽很多,人人有份!”

    “请不要攻击自己人,如果再犯,我会调动白骨兵团射杀。”

    “找不到巫兽就去山里,别在这里骂街!”

    “有吵架的功夫多抓几只巫兽啊!”

    雷长夜站在小亭上以千里传音之法对着战场上的玩家们不断训话。毕竟是五湖四海来的大玩家,没经过训练,纪律太差,互相之间还内耗,非常让人头疼。

    幸好白银义从司带了个好头,六千多白银义从进退有序,结阵而战,分工合作,犹如一个个装箱工人,把打成半死的巫兽成批成批装袋。

    其他的大玩家在雷长夜喊话之后,有所收敛,然后又看到周围白银义从的战术,纷纷临时学习起来,渐渐提升了装袋效率。

    这数万人在城前这顿忙活,把一波波杀过来的巫兽吓得纷纷转头夺路而逃,无论躲在山林里的兽王、族长如何疯狂嘶吼,都不回头。

    “杀呀——”城外的白银义从和蜀武盟临时成员追在巫兽群尾巴后面,穷追猛打,围追堵截,一直追到山林之中。

    巫兽奔逃的大潮也裹挟了押阵的巫兽族长和兽王们。当黄鹤和天吴双双冲天而起,准备飞到山林上空保护会川城士兵的时候,兽王和巫兽族长的气息一个接一个的消失,跑得飞快。

    太可怕了!人类太可怕了!

    “唉,什么玩意儿,一个能打的都没有。”雷长夜无奈地拍了一下栏杆。巫兽逃得这么快委实超出了他的预料。他还以为有几位兽王坐镇,会有一场漫长的拉锯战,可以帮他多多消耗一些各路大玩家的玉符,令他们在江南对付他的时候,少一点火力。

    没想到这才坚持了一小会儿,兽王们就拍拍屁股跑光了。作为上古巫族的尊严呢?

    他扶栏而立,开始思考如何在收拾战场之后,好好消耗一下这帮大玩家的玉符。

    薛青衣等人看着他凭栏而立的样子,都是一阵肃然。雷长夜之前确实说过一切都安排妥当的话,但是他们没想到雷长夜连兽王、族长,十二衙衙主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他设计的法宝,居然随手一炮,搞定了一头兽王。这样的威风,八派多少年来都没人做到过,包括他们的掌门。

    可以说,如果不是他们出人意料地到来,或者毕一珂没有冲过去浪一波,他甚至连最后的底牌都不会暴露。或者说……他的底牌之一不会暴露。天知道这家伙有多少底牌。

    薛青衣和聂莺莺都想起来雷长夜在江南一连串层出不穷的骚操作,计赚鬼王蛆,兴旺零食店,带飞山塘帮,控制乐云楼……他的底牌估计还有不知道多少。而她们只是他一连串计划中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

    站在飞鱼大娘船上,看着如潮水般你追我赶的大玩家和巫兽,雷长夜的形象在她们心中变得越来越神秘莫测。

    此刻雷长夜趁着轨道枪一炮解决兽王的兴奋劲儿,再次冒出了之前那个疯狂到极点的想法。

    巫兽和大玩家的拉锯战没发生,他计划中大玩家相继战死消耗玉符复生的美妙场面也没有出现。这让他感到极大的遗憾。

    他的遗憾根源,就在于刘秀这股势力上。

    刘秀手上按照他的计算,该有430万左右的玉符,这可是足以改天换地的巨额财产。如果在未来和他作战的时候,天降陨石来一发,他的命运不会比王莽好多少。

    他记得刘秀手上也有一个主线,据称其貌不扬,到底是谁,值得刘秀去投效?这个主线的可怕程度,远远超过妖神宗的神秘宗主和药师,因为他手下是刘秀。

    雷长夜觉得必须找个机会把刘秀这厮手上的玉符消耗一些。想要这么做,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乔装神秘货郎,卖给他最想要的东西。

    但是这中间需要操作的东西太多了,也非常危险,必须仔细思索得失,一步步小心尝试。

    现在会川城与南巫国之间的战争已经告一段落,然而玩家之间的公会战争将会如火如荼。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

    雷长夜想清楚了巫兽之潮的后续后,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来,赫然发现周围的薛青衣、聂隐娘、聂莺莺、白荣、钱幂和鱼玄机都愣愣地看着自己。

    “呃,抱歉,两位宗主,各位前辈和师妹,会川城防御战即将告一段落,还请各位移步到会川府主厅一叙,我还有一些收尾工作要做。”雷长夜连忙躬身道。

    “嗯……”众人心中有感慨万千,但是都一时不知如何说起,只能默默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