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两百四十七章 启程回巴蜀
    会川府自从玉墟山上十二衙门惨遭重创之后,后顾之忧已经解除。欧阳雄烈和他的一千牙兵足以担当城池的防务。余怀仁主动请缨留下来,负责组织武盟新招收的数百个猎宝师继续向南巫国深山大泽寻宝。

    因为猎宝师和异宝商人的不断聚集。会川府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奇珍市集。每日都有来自五湖四海,四十八方镇的江湖客在里面逡巡不去。

    武盟的宝娃租赁业务蓬勃发展,三千个宝娃受到江湖人士的哄抢和追捧。租金也水涨船高,变成了每个月需要四百斤“垃圾”奇珍异宝才能兑换一个月的租期。

    雷长夜的盟宝袋一次只能装回三百斤的东西,所以武盟成员们不得不申请使用第二个盟宝袋。这样,他们天雷符的消耗增加了一倍,这给武盟带来了巨额的金钱收入。

    尤其是雷长夜现在有了吴道子的幻化术作为依仗。他以一张翠麻纸为符纸,让吴道子画上幻化符,再炼制成一品宝物。随后他在翠麻纸上画上天雷符或者电池符,吴道子以幻化千万之术施法,立刻就能收获数万符箓。

    而且,这些符箓随时可以通过吴道子来召回,让雷长夜再次充电,循环使用,非常经济环保。

    每一枚充好电的天雷符售价高达数百上千贯,只要雷长夜这座核电站持续运转,这等于无本万利白赚钱。

    余怀仁和他的巴山帮因为雷长夜的加意扶植,在会川城里多出了不少产业,还添加了一个分舵,会川府本地的人才陆续加盟。他自己也成了一个寻宝迷,再也离不开会川府这座每天都出现奇迹的城市。

    雷长夜正好让他留在会川帮助他继续维持宝娃和天雷符的租赁和购买业务。同时他开的十几个当铺也都让余怀仁的属下照看。

    武盟之中,有将近一千名正式成员也迷上了会川城的寻宝事业。他们都选择留在了会川,和余怀仁一起照看武盟在会川的生意,同时自己也隔三差五进山一趟,看看能否淘到好货。

    雷长夜留下了五十个小四品阴将作为会川府防务的补充。同时他把仙隐图分身留了一个在自己的官衙居所之中。这样画中身永强可以随时出来帮助余怀仁和欧阳雄烈处理棘手的事件。甚至,他和黄鹤都可以以分身钻出画中,亲自解决个别特别头疼的大问题。

    雷长夜在临走之前,亲自去拜访了巴蜀族长葛尚川,询问了一下他的去留意向。葛尚川的回答非常干脆,誓死追随。他麾下最博闻强记的十几个工头们也是同样的想法。

    通过葛尚川的询问,巴蜀工匠渴望回两川故地的年老者占两成,想要留在会川的成家立业者占两成。剩下的全都是希望追随雷长夜下江南的,人数在两万四千左右。

    雷长夜大喜,立刻安排葛尚川和所有想要追随他的巴蜀工匠进入飞鱼大娘船。经过扩建的大娘船,挤一点足以盛下四万人。

    这一次跟随雷长夜回蜀中的工匠三万两千人,白银义从六千多人有五千人左右要跟他一起回蜀中。这样两拨人马加起来三万六千多人,正好能被大娘船一次拉走。

    大娘船虽然能够浮空,成为空中堡垒,但是飞行速度很慢,就是一只小毛炉的速度。为了能够尽快到达蜀中,雷长夜请出了百般不情愿的黄鹤。

    在答应它提供一百坛烧春酒之后,黄鹤终于万般无奈地同意成为了车夫。

    启程当天,会川城万人空巷,全都跑到城南飞鱼大娘船停靠的护城河旁,洒泪送别会川府的守护者——雷长夜和他的手下们。不少会川本地百姓都把家中最好的酱料和腊味送到船上。无论如何都阻止不了。

    当雷长夜发动飞鱼大娘船的时候,整艘船已经被酱香和腊味芬芳罩住。

    当飞鱼大娘船升空到足够高度。宣锦和宣秀立刻带领一群白银义从在甲板上巡视,把所有跑到上层甲板来看风景的工匠和武盟成员赶到中层船舱的房间去。

    只有雷长夜知道黄鹤飞起来是什么感觉,他可不想看到有人被吹到船下,乐极生悲。

    等到上层甲板清空,所有人都扶稳之后,黄鹤终于开始加速拖动飞鱼大娘船。

    “哈哈哈!好轻!”黄鹤仰天大吼一声,双翅一展,嗖地射向远方的地平线。

    船舱内顿时响起数万人的惊呼尖叫。他们这辈子从未感受过时速三百里的快感,突然加速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扭曲了。

    雷长夜紧紧抓住船舵,才没被高速掀飞。在他身后的武盟高层们都已经并肩贴在了墙壁上。

    从会川到嘉州船坞,黄鹤飞了一个时辰就到了。他也消耗尽了在仙隐图外的时间,到地点之后就倏然消失,悄悄钻入了仙隐图中。

    雷长夜操纵飞鱼大娘船一点点降落在嘉州船坞之中。船上的数万乘客顿时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

    雷长夜在船坞中放下船梯,接引船中所有工匠和白银义从下船。这些工匠和白银义从有人要跟他一起下江南,有人则回巴蜀定居或者驻防。

    东方朔率领一千多白银义从回梓州复命,顺便看看崔钰有没有惹出乱子。雷长夜则把其他人安置在闪金镇民居和旅社中暂住,等待将来一起下江南。而搭顺风船而来的白荣也告别雷长夜,自行找了一条快船回苏州。

    在此期间,雷长夜还需要做一件大事,就是找崔辟聊一聊淮南节度使的事。

    在成都府的西川节府之内,崔辟早已经在恭候雷长夜的大驾。雷长夜在嶲州做的大事,通过东方朔的报牒,他都已经知道。

    之前雷长夜也许只是一个蜀山派能说会道,懂得筹谋的第三代弟子,而现在雷长夜已经是一位可以只言片语决定巴蜀存亡的霸主。

    尤其是他率领五千白银义从和飞鱼大娘船从天而降,还有一位八品黄鹤作为座驾供他驱使。光是这一个场面,就决定了西川话事人已经不再是崔辟,而是雷长夜。

    崔辟久经世情,在官场上打滚这么久,自然懂得进退,他已经做好了让位川西节度使的准备。他的牙兵面对蜀武盟,根本没法打,而且他对于西川也没有什么想法。他现在只希望活着回江南养老。

    当雷长夜进入节府之后,崔辟亲自出门迎接,两人一番客气之后,把臂进客厅,屏除手下,关门密谈。

    “不久前的会川一战,万兽狂潮和十二衙门都被先生轻易化解,此真是济世救民的壮举啊。雷先生请受我一拜。”崔辟关上门后,立刻站起身来躬身拜下。

    “节帅何须如此。这都是节帅运筹帷幄,派兵镇压所致,我只是居中策划,从旁协助而已,不值一提!”雷长夜连忙伸手将崔辟扶起。

    崔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雷长夜在巴蜀显示出如此强势的实力,竟然没有想要逼迫他让位的心思。巴蜀两道,天府之国,他不想要吗?

    “节帅,我意不在巴蜀,还请放宽心。”雷长夜温言道。

    “先生,莫非……”崔辟一身冷汗,压低了嗓音问,“巴蜀太小,容不下先生的羽翼?”

    “非也。”雷长夜笑着摆摆手。

    “还请先生指点迷津!”崔辟拱手正色道。

    “节帅,敢问你对淮南节度使被杀一事作何看法?”雷长夜不动声色地问。

    崔辟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淮南节度使宣剑鸿被杀一事,虽然他不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但是看到中央朝廷和地方节帅都对这件事听之任之,不敢插手,任凭何昌接手节度使一职,就知道这其中的水非常深。

    他崔家虽然也是名门望族,但是势力还没强大到能管这种闲事的地步。

    “此事颇为让人震惊,但是份属我职权之外,我也鞭长莫及啊。”崔辟无奈地说。

    “节帅此言差矣。节帅刚刚为大唐定鼎蜀南,以数千兵力击溃十二衙门数万巫兵,为大唐立下汗马功劳,实乃朝廷柱石也。若是节帅进言朝廷,彻查宣剑鸿被杀一案,并让宣剑鸿的遗孤继承淮南节度使之位,想来朝廷念及节帅的功勋,当加以安抚才是。”雷长夜微笑着说。

    “先生莫要害我!”崔辟大急,“我以两川节度之身,妄自追究淮南节度使被杀之案,此灭族之祸也。”

    “节帅何须惊慌。巴蜀尽在节帅掌握,无人敢对节帅动一根指头。我蜀山派乃是节帅背后的强援。更不用说,我派掌门师祖最近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已经成为了八派第一人。任何想要对节帅不利的势力,休想靠近巴蜀一步。”雷长夜淡定地说。

    崔辟浑身发冷。雷长夜刚才的话,与其说是安慰,更像是威胁。他是在说,蜀山派是雷长夜的后盾,蜀山掌门也要为他背书,你不想死,就老老实实按我说的做。

    “……”崔辟僵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左也是死,右也是死。但是,死在雷长夜手里还好,因为他做人毕竟还有底线。死在杀死宣剑鸿那帮狠人手里,那才是惨,动辄就是灭门之祸。

    崔辟闭上眼睛连连摇头,只是不说话。

    “节帅的顾虑,我都知道。”雷长夜微微一笑,“节帅曾经求我指点迷津。我便把我想要的给你交个底。”

    崔辟立刻睁开了眼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