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入画匣热潮
    入画匣在江南很火爆。但是还没有一个富商携带入画匣入长安。雷长夜的入画匣业务也没有覆盖到关中地区。从江南贩货而来的行脚商虽然提到过入画匣里雷公戏的有趣,但是语焉不详,表达能力也跟不上,人们就当他们在吹牛,听个乐呵就好。

    但是这一次鱼玄机散出来的妖神宗眼线,那一个个都是伶牙俐齿,舌绽莲花的角色。为了让他们的描述更加准确,鱼玄机还让他们亲自见识了一番入画匣里的直播雷公戏。

    这帮久困长安的妖神宗弟子一见之下简直如醉如痴,忠心立刻全都倾泻到新东家身上。他们无不围拢在鱼玄机周围不断献殷勤,就为了能够入画一游。

    鱼玄机派他们去散播风声的时候,他们已经进入了直销的角色,在青楼公子之间来回打转,绘影绘形地描述雷公戏的精彩。靠着他们伶俐的口舌,还有对雷公戏的钟爱,他们成功引起了长安权贵和富豪对入画匣的好奇。

    一个月过后,雷长夜的入画匣在长安贵族圈里疯狂传播,成了长安城这些日子最热的话题。几乎所有勋贵子弟和权臣儿女都对此议论不休。

    因为长安与江南之间陆路实在太远,而水路又要被汴州的宣武军自设的水陆转运使司多重盘剥,苦不堪言。所以勋贵和权臣家族的生意都延伸不到江南去。短时间内也无法调动人手下江南拿到苏扬火热的入画匣。

    所以雷长夜的入画匣渐渐在长安成了一种极为神秘的都市传说。传说在入画匣中人能够返老还童,能够起死回生,能够长生不死,甚至还能够男变女,女变男,享受各种现实中无法享受到的奇情人生。

    这些传说光是听着,就已经让人心痒难挠。长安贵族们聚集在一起聊起入画匣,往往一聊就是一晚上都不带腻的,还因此引发出无数的段子和荒诞野史。

    这些传说辗转传入大明宫中,也一点点被仇士良听到。

    刚一开始,仇士良对于起死回生、返老还童和长生不死都一笑置之。因为他本身的魔功支撑他到了八品之境,早已经有了起死回生和返老还童效果,甚至长生不死也再不是遥不可及的事。

    但是,入画匣中男变女,女变男,任意进入角色的传说,却让仇士良怦然心动。

    作为一个宦官,他最大的遗憾就是身子不完整。他修炼的魔功已经被练到了极致,并没有出现他渴望的断体复生的能力。

    也正因为他一直寄托希望的魔功没有出现这种能力,令他对于重获男儿身的渴望更加炙热,甚至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

    现在的仇士良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而且身体硬朗,可以长存久活,甚至还娶了妻子。唯一的遗憾就是他还不能做一个真正的男人。

    当他听说入画匣有男变女,女变男的功能时,突发奇想:那太监能不能变成一个男人呢?

    这个念头一生成,就如怪蟒一般缠住了他的心,上朝的时候在想,下朝的时候在想,谩骂开成帝的时候在想,杖打南衙官员的时候也在想,在神策军中操练长宿群魔的时候也在想,甚至在修炼魔功的时候,他还是在想。

    身边所有人都明显感到了他的异样。仇士良也知道再这样下去,他不但什么事儿都干不成,而且还有走火入魔之忧。他必须亲自去查一查这入画匣的传说到底是否属实。

    在经过一个月的造势之后,鱼玄机感到有必要把入画匣正式介绍给长安贵族圈的公子们。把雷公戏和入画筹的名号打出来。

    而这个时候,雷长夜为她安排的关键人物——王岁就派上了用场。

    王岁本来是巴山帮嘉州香主,在东川计赚鬼王蛆的行动中大放异彩,机敏聪慧,是一个值得打造的好苗子。雷长夜看到了他的优点,于是把他介绍到了安排局,在鱼玄机麾下担任一位安排局骨干成员。

    这一次随着鱼玄机北上长安,所有人都用了宣锦和雷长夜精心打造的假公验,伪装成了不同的人。只有王岁,雷长夜特意保留了他所有的身份和公验。他那一串长长的公验身份一直延续到他在嘉州的身份。

    在北上之时,雷长夜也嘱咐鱼玄机万万不要和王岁一起过关,要分开过关,以防长安武侯和不良人见到他们在一起。

    自从鱼玄机问过雷长夜关于入画匣是否保密的问题之后,雷长夜就预感到她要拿入画匣大做文章,于是他亲自为王岁安排了一个特殊的身份,那就是入画匣的直销商。

    北上之时,王岁随身带着一枚盟宝袋,里面装着雷长夜为他准备的三千枚入画匣,每一枚入画匣都和他给张角准备的入画匣类似。凡是拿到入画匣的人都有一天的入画体验的时间。

    王岁刚来长安的时候,就曾经通过进入雷公戏的方法和雷长夜取得了联系,汇报了鱼玄机的打算。

    雷长夜听过鱼玄机的计划之后,要他按兵不动,等待鱼玄机主动找他之时再开始行动。

    当鱼玄机认为入画匣的造势时机已经成熟的时候,王岁立刻找到她,向她揭示了雷长夜为他准备的身份和行动计划。

    鱼玄机还能说什么呢。她殚精竭智想出来的计划,雷长夜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做好准备。她与雷长夜的智商,就差了这一个月。

    幸好,她对于雷长夜的崇拜之情已经非常深厚,这一点点的羡慕嫉妒恨翻了个小浪花,就迅速不见了。她迅速进入了角色。

    “盟主有没有告诉你如何开始揽客?”鱼玄机问。

    “没有。他说鱼局长自有安排,他只让我在鱼局长有需要的时候再开始做事。”王岁恭敬地对鱼玄机说。

    “很好。因为盟主知道我会为你安排一个展示入画匣的绝好舞台。”鱼玄机微微一笑。

    “多谢鱼局长。盟主跟我说过,三千入画匣一旦送出去并带来的雷公戏会员的生意,我可以拿其中的半成。这笔收入我愿和鱼局长六四分成。”王岁眉花眼笑地说。

    “我不需要。你都收着吧。只要你把入画匣卖给关键之人,盟主给你多少,我追加一份同样数量的金额给你。”鱼玄机沉声说。

    “王岁当效死力。”王岁大喜,连忙拱手道。

    第二天清晨,藏娇楼外摆出了一个大大的告示:藏娇楼自今夜起推出雷公戏,楼中当红花魁和都知将陪伴长安公子大杀四方。

    这个告示刚一贴出来,就在长安城引发了轰动。首先是早起的举子和商铺账房看到了这个告示,奔走相告。然后是中午刚起床的长安权臣勋贵公子,全都听说了这个大好的消息。

    这些权臣勋贵的子弟,有忠心于仇士良的,立刻早早把这个消息送入宫中,有和长安十六宅诸王公子有联系的,则偷偷把消息递进了十六宅中。

    当天晚上,几乎全长安贵族圈里的名门公子和勋贵后代全都跑到了藏娇楼。

    在仇士良盘踞长安权力中心的这些年,长安城日渐凋敝,富商巨贾极少,就算是有一些,也和把持朝廷的宦官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这天夜里来藏娇楼的富商人数并不算多。但是,这已经是整个长安全部的富商子弟。

    如今的长安城已经不像全盛时期那样重视宵禁。仇士良对于长安的管理,远远不如前任诸神策军中尉上心,更不如唐代雄主们。

    长安城呈现出非常明显的东贵西贱,南虚北实的格局。朱雀门第六横街以南,连住人的地方都没有,最南方的四排坊,从东城墙到西城墙,只偶而有人栖身,很多地方已被开垦为农田,甚至变成了城中野地。

    藏娇楼坐落的平康坊,就在东市西北角,位于长安东侧的贵族宅邸区,本身就是一个勋贵侠少、权臣子弟、王亲公子逍遥之地。来长安的赴考举子、及第进士还有来京公干的仕宦也常来此地游玩。

    住在平康坊附近的权贵向街开门,在自家府苑附近打个洞,直接就上了平康西街,大摇大摆地进了平康坊。深更半夜,也没有不长眼的金吾卫来管这个闲事。

    所以在藏娇楼当夜开楼时,长安城全城的贵公子已经都到齐了,还有不少在家宅里寂寞难当的公主也偷跑了出来看热闹。

    随着这些贵公子和贵公主到来的,则是长安几十间武馆的武道高手。他们在练武的闲暇,也接一些保镖生意,跟着这些公子公主混,来钱最快。

    这一天可以说是藏娇楼最风光的一天。藏娇楼的姐儿们看到这么盛大的场面,都兴奋得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把长安城内王公亲贵谱系说了一个遍。

    在二楼妆台化妆的苏妲己、褒姒和妹喜三人看着周围这些姐儿们兴奋的模样,都撇撇嘴。她们可是见过真正大佬的人。在她们眼里,楼下这帮货那都是菜。真正有钱的,都该有五花头。

    等到所有人都坐定之后,夜萝婷喜笑颜开地举着手帕,来到花厅的正中央,对着满座高朋万福施礼:“各位长安城的爷们,罗娘这厢有礼了。闲话不多说,今日的主角不是我,也不是我们楼里的花魁,而是这位从江南万里迢迢到长安的王老板。”

    夜萝婷手一抬,朝二楼一指。

    满厅高朋抬头望去,却看到一个尖嘴猴腮的汉子,手里拿着一把蒲扇,一脸贱笑地从二楼走下来。在他身边,四位绝色美人手持团扇,半遮容颜,轻移莲步,迤逦而来。

    众人看到这个架势,脑子里顿时冒出一句话:美女与猢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