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三百五十三章 黑暗的交易
    “这是掌舵大人为中尉大人量身打造的功法。只要再往上提升一线,进入由魔入道之境,掌舵大人的身体会被魔途之气重新打造,全身骨骼血脉重生变强,脱胎换骨,早年受到的伤损也会一一复原。断肢断骨,各种身体部位都能恢复原状,并进化成更高形态。”

    看到仇士良眼神中的闪烁,白起知道他终于还是动心了,连忙趁热打铁。

    “你可带来了法诀和图谱,我绝不会再让任何人引导我的气机!”仇士良开口道。

    “都记在脑子里,我可以立刻为大人书写出来。”白起干脆地说。

    “代价几何?”仇士良问。

    “北门宿卫三千人,关中、汉中孩童十万人。”白起淡淡地说。

    “我先给你宿卫三千人,关中孩童,我看到功法,测试无误后,自会为掌舵大人打开方便之门。汉中、关中这几年旱灾蝗灾不断,流民四起,我可以朝廷名义赈济,并领养流民子女,交付掌教,不过这需要时间。”仇士良思忖片刻,开口道。

    “甚好。”

    仇士良猛然缩手,从白起的胸口狠狠拔出自己的手掌。白起连退几步,深吸一口气。

    仇士良双手背在身后,冷冷地看着白起。白起昂首挺胸,鬼面含笑,以手简单整理了一下破碎的衣襟,掩住了一丝血都没有淌下的胸膛。

    “白宫主远来辛苦,聊了这么久还没有上茶,真是怠慢了。”仇士良转过身来,朝后厅拍了拍手,示意上茶。随即他用手按住刚才使出青玉锥的手掌,悄无声息地把几根移位的指骨归位。

    “中尉大人客气。”白起转过身来坐回坐塌之上,趁机对着袍袖内吐出一口血。

    仇士良转过身来,神色如常地坐到白起的对面。白起正襟危坐,嘴角上扬。

    “白宫主新来本地,觉得长安风物可还入眼否?”

    “长安在中尉大人治理之下,更胜从前啊。”

    两人对望一眼,同时大笑了起来。

    这两人的大笑都是经典的社会笑,掩饰住二人内心激烈的思考。白起在紧张地判断仇士良对于他的话到底能信几成,对他的来意又能琢磨出几分。而仇士良则在紧张地思考浮生会和乱世人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此时此刻,浮生会和仇士良陷入了微妙的平衡。浮生会明显是因为想要一样仇士良掌握的东西而主动前来接触。而仇士良则对于浮生会给出的诱饵难以拒绝。

    白起和仇士良喝茶谈笑,状如多年好友,实际上心怀鬼胎,都在旁敲侧击,不断试探对方。

    仇士良对于白起表现出来的实力无比震撼。自从八品之后,他早把自己放在了和乱世人并驾齐驱的位置上。而此刻乱世人只派出一位手下来与自己交涉,竟然和他针锋相对不落下风。

    乱世人既然能够驾驭住这位和他等量齐观的高手,那么他的本领自然比他更胜一筹。这让仇士良非常难受。身为天下第一人,他最痛恨有人比他强大。

    而白起则收起了对这个死宦官的轻视之心。他本以为仇士良的魔功都由乱世人创造,本身不过是乱世人养在大唐王朝之中的木偶而已。没想到仇士良使出的青玉锥,大出意料之外,随手破了他的不化骨。这让他品尝到了一丝恐怖的滋味。

    此时此刻,白起彻底收起了对大唐土着天生的鄙夷之心。这些大唐幻世的土着,一个个都比鬼还精。药师、黄巢、雷长夜、仇士良……就没一个省油的灯。

    就在仇士良和白起针锋相对,以言语打机锋,互相疯狂试探的时候,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发现,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纸人,正偷偷摸摸地趴在坐塌旁边偷听他们的谈话,而且已经偷听了很久了。

    在白起闯护军府的那一刹那,仇士良的心神就全都锁死在白起身上。身边的东西就来不及去管了。他没有看到,丢在桌上的入画匣中,一点点钻出了一个白花花的小纸人头。然后它的两只小胳膊拨拉开入画匣的辨身符盖子,扁平的身子从缝隙里滑了出来。

    这就是雷长夜通过入画匣,从仙隐图里放出来的宝娃。

    宝娃这种小法宝,随随便便就可以被放置到仙隐图中。雷长夜利用仙隐图作为传输通道,轻易就可以在扬州入画匣里丢进去一个宝娃,然后控制它从长安的入画匣里钻出来。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亲身钻进了仙隐图内自己的画中身,偷偷摸摸贴到仇士良拿走的入画匣盖子边缘,静静感知护军府内的动静,当他听到白起闯府的声音,知道机会来了,立刻放出了宝娃。

    他以神识控制宝娃,左躲右藏,趁着白起和仇士良两个人脸对脸亲密接触的时候,凑到附近,把他们二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总的来说,就是白起想要帮助浮生会重拾妖童兵团之梦,要玩百员妖将的无双推进,横扫大唐一切人族。至于北门宿卫,也是用来打造和白起一样的骨族士兵,为了乱世人的妖族帝国梦想铺路。

    乱世人的妖族帝国和涂山狸的妖国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涂山狸想要的是半妖人,也就是人与妖平等共生的世界。乱世人要的妖族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奴隶帝国。换句话说,他想要以妖将和骨族为统治根基,永远奴役天下人族,成为当世唯一的奴隶主和统治者。

    乱世人的这个想法残忍而贪婪,不但灭绝人性,而且开了历史的倒车。不过如果真的如他所愿,把妖童部队和骨族兵团建立起来,这个想法是有实现的可能的。

    反倒是涂山狸的半妖之国更加玄幻一点,基本上没有形成的可能。所以在雷长夜看来,乱世人比涂山狸要危险得多。

    通过张角等人对浮生会内部炼妖进程的了解和陈述,雷长夜知道骨族的炼化是一个非常消耗宝材的过程。白起是个特例,不能作为基准。实际上,骨族的炼制因为太费宝材,已经被乱世人给叫停很久了。

    但是在白起和仇士良的交易之中,雷长夜发现白起要得最急的是北门宿卫。北门宿卫是成人,在融妖炉里炼出妖气的损耗偏大,不如孩童经济实惠。这一向是乱世人不喜欢的。所以只能认为是把他们拿去炼骨族。但是骨族更耗宝材啊。

    雷长夜左思右想,觉得白起提的这个条件就离谱,就好像硬要一点没用的东西。反倒是十万孩童这个倒像是为了妖童兵团而做的请求。但是,仇士良说要拿流民之子充数,白起居然也不反对,这就有点难顶了。

    雷长夜把自己放在乱世人的位置思考,当然是神策军的儿女们更划算一些。这些孩子从小练武,根骨结实,营养又好,性情又烈,正是炼妖的好材料,和八都兵的子女有的一拼。

    想到这里,雷长夜心头猛地一颤。乱世人又要整活儿!

    当初乱世人到江南,想要的就是八都兵子女。当时江南群龙无首,正是发展妖童部队的绝佳时机。可惜被雷长夜偷偷一番安排,把浮生会的计划彻底搅黄了。

    他万万没想到,乱世人竟然在长安留了这么一个后手。江南失败之后,直接就跑长安来摆弄仇士良和他的神策军了。

    神策军的军属留在关中为质,可以激励神策军奋勇杀敌。关中地区神策军的家属占了三分之一,和八都兵一样,很多神策军也是开枝散叶,儿女成群。孩童数量起码是八都兵的三倍。更别说长安还有很多勋贵、武官之子。

    关中一带虽然屡经兵祸,但是民风悍勇,素有武魂,老百姓的孩子们都好勇斗狠,桀骜不驯,军属家的孩子性格就更烈了。照乱世人的标准,都是好苗子。

    想到这里,雷长夜手脚发凉。因为知道了乱世人的初衷之后,他的手段基本上倒推回来都能猜到。

    乱世人最大的筹码就是仇士良修炼的魔功。白起说这是魔途功。雷长夜就当它叫魔途功。白起说这魔途功有脱胎换骨,断肢重生的功效,雷长夜觉得白起应该没在这里撒谎。他掩藏的地方应该是在重生之后,仇士良还能不能有自己的意识。

    在蓝海星位面,雷长夜不知道看过多少太监想要重新做人的故事,大体上都离不开下面有希望,上面又没了的套路,感觉像拆了东墙补西墙。

    等到仇士良被乱世人控制住,他等于拥有了大唐王朝的生杀大权。到时候把神策军随便调到哪儿平叛,干脆就去江南打东南八镇。趁着神策军出城,先把他们的儿女炼了,等到江南打成一锅粥,再去把八都兵的子女炼了。

    等他整出几百个妖将,大唐就亡了。

    白起对于魔途功的描述,也让雷长夜有一种直销话术的既视感。要是真有这种魔功,那就应该自己练上去嘛,还需要什么更高一层的法诀和图谱?明显感觉是陷阱。

    但是仇士良因为渴望太强烈,目前还没有发现。不过雷长夜从白起和仇士良谈话的语气和表情中隐约感觉到,白起似乎也在怕仇士良觉察出什么。

    雷长夜觉得乱世人和白起以魔途功为筹码来进行的骗术,还是低级了一点。现在仇士良头脑发热,没有察觉出来。等到白起告辞而去,他一个人冷静下来,应该还是能想到的。到时候乱世人和白起的图谋必然会暴露。

    他们就只有这点东西?

    雷长夜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