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三百五十四章 魔途功之谜
    白起在与仇士良商谈完毕之后,在护军府里外锐卒和高手虎视眈眈之下,大摇大摆而去,一派不怕仇士良变卦的姿态。

    仇士良站在护军府二楼的高台上,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陷入了漫长的沉思。偷偷跟着他上楼的宝娃,贴在墙角,暗中观察他的动静。雷长夜对于这件事在好奇的同时,也非常忧虑。

    仇士良和浮生会之间的关系是他万万没有算到的变数。如果浮生会的魔途功真的解决了仇士良不是男人这个人生大难题,他必须赶紧叫王岁和鱼玄机逃出长安。因为仇士良对于财富的贪婪,必然会导致他想要夺财。

    与此同时,他也连夜找到了宣锦和宣秀,向他们陈述了自己想要在年末之前,向长安运送东南八镇粮饷的计划。

    宣锦心领神会,立刻亲自动手写了一篇奏章,阐述了她女代父职,意图发奋进取,为朝廷效力的决心,并以东南八镇粮饷作为进身之阶,向朝廷宣示效忠。同时她还特意提出,会让武盟盟主雷长夜驾驶飞鱼大娘船运粮来长安,以此绕过汴州的关卡,从此打通江南到长安的运粮通道。

    雷长夜看过宣锦的奏章,发现他想要陈述的关键事实都在其中,非常满意,当即派出扬州八锁以八百里飞骑送往长安。

    但是这样,雷长夜还是比较担心安排局的人们在长安的安危。以前他没有算到白起和乱世人在长安,按照他的设想,有药师和夜萝婷为辅助的鱼玄机,对付仇士良,至少自保绰绰有余。

    但是现在有了白起居中搞事,那就随时是血流千里的格局。他不在长安亲自坐镇,总觉得有点不安全。

    他进入仙隐图看了一眼这大唐四十八方镇的仙山洞府,随即目光在凝聚在巴蜀西南角。

    虽然稍微早了一点,但是是时候把西南布局已久的手段用出来了。

    仇士良在见到白起之后的两天,作息变得正常了很多。之前他因为贪婪雷长夜的财富而不稳的心境,突然变得平和沉静了。

    仇士良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感到了极度的危险,来自白起和乱世人的危险。只有在极度的危险之下,他的生存意识才会让他的心境寒冷如冰,沉静应对,就好像甘露之变的时候那样。

    他感到这一次遇见白起,是危也是机。危险是白起和乱世人有操纵谋害他的明显企图,机遇是魔途功的名字他终于知道了,在与白起达成交易的这段时间内,他可以抓紧时间依靠他安排的人手,自行钻研出魔途功改进的法门。

    他当然不会蠢得相信白起会告诉他什么法诀和图谱,但是他相信这个名字应该是真的。

    在练魔功的这些年里,他凭借滔天的权势在天下武馆和各门各派的宗门里不断以利益和权柄交换来大批来路不明的秘功。

    当年武盟初立,盛况空前,曾经集结天下八派和七十二名武馆抗击西胡,并剿灭邪道宗门。其中邪宗八大会堂受到的打击最重。邪道作风最凶残的三大会被连根挖起,宗门被毁。残剩的邪道五会顽强活了下来,但是每一个宗门都遭到过入侵。

    各派各武馆在邪道宗门之内起出无数邪教典籍。明面上,各大门派武馆自然是一把火把这些典籍当众烧毁,以示天下为公之心。但是仇士良岂会不知道这些门派武馆的尿性,稍微给这些门派武馆的弄权者一点甜头,立刻收缴来大批誊抄的邪道典籍。

    依靠这些典籍,仇士良在大明宫的宫苑之中建造了一个全新的大内秘库。在秘库之中,他收集的全部是邪道典籍,并且他还雇佣了邪道其他四会的高手进入大内,帮助他一起破译武盟从浮生会昔日总坛中起出的秘籍。

    在这些典籍中,并没有魔途功的秘法。但是仇士良却屡屡听过这个名字。这是浮生会历代掌舵人在一系列功法图谱批注之中总是会提到的一个名字。

    历代浮生会掌舵人都在研究一种脱胎换骨,由魔入道的功法。这些掌舵人都是困在八品巅峰的魔道宗师,靠积累业障迅速攀升到直逼至高者的境界,却因为魔功的局限,被困死在八品巅峰的境界,无力更进一步。

    每一个掌舵人最终都难逃劫数,一个个或被至高者猎杀,或者在向着至高境突破时走火入魔而亡。

    万年老二谁都不想当。穷则思变,这些浮生会掌舵人靠着一代代的积累,终于一点点找到一条改变命运的练功路线:设计一种将以杀生积业障的功法做到极致的魔功,在升到八品巅峰之后,否极泰来,阴极阳生,通过魔功自毁,死中求生,引发脱胎换骨,生成全新的躯壳,达到至高之境。

    穷尽魔途,以达至圣,负尽苍生,由魔入道。

    魔途这两个字,仇士良就是从这些批注中看到的。

    但是历代浮生会掌舵人都没有把这门魔功发明出来。仇士良也曾经一度把这门魔功当成传说故事,只是听起来过瘾,不过真去做就感觉不太靠谱。

    但是最近这些年,他越来越感觉自己的魔功有点像魔途的味道。

    白起提起魔途功这三个字后,仇士良就觉得这是一种神奇的天启。因为这正符合了他一直以来的猜测。这是一种浮生会并没有研制成熟的功法,乱世人让他练这门功法,其实就是拿他当实验品。

    如果这是魔途功,那一切就合理了。乱世人自己不敢练这门功夫,因为他没有仇士良的权势,做不出那么大的杀孽。但是仇士良他却能做到,别说公卿大臣,连皇帝、皇后、妃子、太子公主都像杀鸡一样杀。

    乱世人恐怕也没想到他仇士良这么能造孽。所以他才能够靠积杀业直接突破到八品之境。

    现在乱世人是想要来摘桃子!

    仇士良怀疑白起说的图谱和法诀,是乱世人特别制作骗他修炼的伪功法,一旦修炼必然落入乱世人的摆布。

    “想要摆布我仇士良,想疯了你的心!”仇士良狞恶地哼了一声。

    他抓起桌面上的入画匣揣入怀中,快步朝着大明宫走去。护军府的大内高手们纷纷从隐藏的角落亮相,跟在他的身后护卫。

    仇士良不但叫上了大内高手,而且把护军府附近守卫的北门宿卫都带进了宫。片刻之后,在长安各地巡视的长宿群魔精锐全部被召进了宫。

    整个大明宫进入了严密的戒备之中。

    仇士良快步走到大明宫紫宸殿侧殿之中,在长宿群魔和大内高手的护卫之下,进入南墙的一个密室之中,拉开开关,露出长长的密道。

    他沿着密道向下走去。密道千回百转,每一个转弯处都有几条精巧安排的岔道,暗合奇门遁甲之术,如果不知道正确的路线,外人进入这里必然会迷路。

    这本来是德宗皇帝为自己建立的避祸密道,可惜还没有建好就遇到了泾原兵变,这工程就停了下来。几十年后,仇士良夺得大权,偶然发现了这个密道,就直接将这里重建为一个秘库,专门存放他搜集来的邪道典籍。

    在这里,他养了一批专门为他研究邪道典籍的邪派高手,归于秘典司编制,统称为典吏。十几年来,他们都在殚精竭智为仇士良推演他身上魔功的变化,试图逆推出魔功的图谱。

    这路魔功不但是仇士良心心念念的性命根本,更是这些邪派高手憧憬的至高功法。他们都是在邪道上走到尽头的人,身上的境界桎梏犹如巨大的枷锁锁在他们脖颈上。如果能够逆推出帮助仇士良升入八品的魔功,他们也能因此获得巨大收益。

    这些人甚至愿意认仇士良为师为父,就为了能够有朝一日像他一样登入八品巅峰之境。

    来到秘库门口,库内常驻的数位典吏立刻迎了出来,向仇士良拱手施礼:“见过师尊!”

    “嗯。”仇士良朝他们点点头,“进去说。”

    “是。”

    众人簇拥着仇士良进入了秘库漫长的走廊。走廊内点着长明灯,照耀着走廊左右一排排巨大无朋的书架,每一列书架之上都排列着密密麻麻的典籍。

    书架旁边,偶尔会有几名邪道高手正在翻看典籍,他们看到仇士良会点头致意。仇士良也会点头回礼。这些人都是客卿身份,被安了个秘典史官之职,同样是来研究魔途功的,但是因为功力高强,见解独到,所以也得到了仇士良的礼遇。

    秘库中央是一座巨大的圆型殿堂,殿堂周围墙壁被书架遮蔽,书架上同样堆满典籍。这里摆着数十个蒲团,都是为秘库中的客卿和典吏冥想打坐准备的。

    仇士良来到殿堂正中,盘膝而坐。陪同他一起来的典吏坐到他的周围。

    他举起手用力拍了拍:“各位,最近我有大事宣布。”

    在殿堂之外的书库里阅读典籍的秘典史官和在秘库各处防卫的典吏无声无息地四面聚集,在他的面前坐成一片。

    “我最近得到了乱世人的消息,我的这门功法,应该名为魔途功。”仇士良沉声道。

    “穷尽魔途,以达至圣?!”殿堂之内的典吏们同声惊呼。

    “哼,正是。”仇士良的嘴角露出一丝怡然的笑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