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四百零一章 入画匣重开
    这一次雷长夜来江南,因为有了白银义从军中尉和军机太史的身份,拿着军机省特许通关文牒,完全不需要在任何关口停下验官身,直接在天上飞来飞去,只花了短短两天。

    他不但带回了巴蜀工匠,把新制造的所有入画匣都交付了宣锦、齐可追等人,还把托他到长安贩货的商人赚取的利润顺便带回了江南。长安安定,仇士良被诛杀,开成帝病体痊愈,重掌朝政的消息也因此在江南传遍。

    东南诸镇忠于朝廷的节度使和观察使们弹冠称幸,士气大振。宣锦的白银义从司招兵工作变得更加顺利,八都兵子女有六成都被召入新成立的白银义从军中,开始接受宣秀和巴蜀都政使们的教化。

    巴蜀账房们自从成为白银义从军的都政使之后,雷长夜一直没让他们闲着,在巴蜀会川之战和江南驻扎的时候,他们都在前线和驻地效力,鼓舞白银义从和巴蜀工匠的士气,业务已经相当熟练。

    如今他们再次进入军营,每天和八都兵子女们生活在一起,立刻开始了熟极而流的洗脑流程,把白银义从军的建军精神和历年的光辉履历向他们不停地宣讲。

    在雷长夜回江南的时候,很多八都兵子女的行为举止已经有了白银义从的架势,样子喜人。

    遗憾的是,这些小家伙是来不及见识未来西胡之战的大场面了,只能留待来日。

    雷长夜让都政使们迅速动员和组织了一批三千人的巴蜀工匠,每人给了二十贯预付工钱,并承诺完工后每人共支付五十贯酬金。在为白银义从军建府和重金鼓励下,这三千巴蜀工匠热情高涨,再次登上飞鱼大娘船。

    齐可追亲自点了五百名精明能干的山塘帮众,在楚小岳的带领下也登了船。他会带着这群精明的帮众到东北诸镇开始全新入画匣的直销。

    王岁一夜暴富的传奇鼓舞着这些山塘帮众的斗志,他们每人手里拿着一千枚入画匣,梦想着散尽入画匣,赚到高额佣金,在商行内一夜成名。

    雷长夜没做任何停留,开船就走。走的时候,太湖码头之上到处是无数哀嚎着跑来套交情的商行主事。这一次雷长夜带货返回来的利润,已经让不少江南商行一夕崛起,成为行业霸主。其他商行看到利润,无不像狂蜂浪蝶般逐利而来。

    如果雷长夜走晚一点,就走不了了。

    在回长安的路上,雷长夜将船停在隶属武宁方镇的徐州,把楚小岳等五百帮众放下来,祝他们好运后,开船直返长安城南停泊。

    三千巴蜀工匠在已经荒芜的长安城南熟练地开始划定施工区,挖掘地基,按照雷长夜在这两天与葛尚川等工头一起画出来的图纸,开始了建设。

    一切都安排完毕,雷长夜又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对自己新做好的太虚幻境又进行了一次人数超标的压力测试,看看吴道子和自己一起架设的结界和法则骨架是否承受得了超过百万玩家的冲击。

    事实证明,到了小六品之后,他的脑域的极限已经很难触摸到了。他只能靠猜来判断自己的脑袋到底有多厉害。

    经过反复测试之后,雷长夜发现他设计的这款类似战场副本一般的准网游入画戏,如果按照人间时间换算下来,一般10到15天左右就能结束一场。到两个月后,大概能够打四个到六个轮回的战场。

    在这样反复的尝试下,玩家们大概能够领悟到真正打败西胡人,都需要什么样的国内形势和什么样的战术。

    而在两个月后,在巴蜀工匠们的赶工下,白银义从护军府应该首先被建设好了。到时候,就是收获的季节。

    雷长夜心里惴惴不安。这是第一次他自己攒了一个没有成功经验的游戏——骑马砍杀的网络版和山口山战场副本超大化版的结合。

    大唐的玩家们会在这个游戏里表现出什么骚操作,他完全没有任何预案。他只能靠着蓝海星位面看到的阿婆主们上传的骑马砍杀视频做出一些最基本的预测。

    但是丑媳妇最终还是要见公婆的。

    雷长夜在仙隐图太虚幻境中上做出最后的入画宫殿——太虚宫。在太虚宫内,每一个入画人都可以选择一个没有面目的画中身,等到进入太虚幻境的结界,通过辨身符,雷长夜会让每个人的角色面容和他们自己的一模一样。

    这样省去了他还需要创造一堆人物的时间。

    在设计无面目的画中身时,雷长夜感到自己就像一个为游戏换皮的赶工设计师。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他自怨自艾。

    第二天清晨,他首先在飞鱼大娘船中宣布了入画匣里雷公戏已经更新完毕。同时,入画匣内还有另一个入画戏——跃马戏全新开戏,第一次试运行,任何人都可以免费入画。

    这个消息在一开始,让雷公戏玩家们着实兴奋起来。无数雷公戏玩家钻入跃马戏中去免费体验了一番,就纷纷跑了出来。

    节奏太慢了!半天不打仗!我们以前好像玩过!这是雷公戏玩家们的抱怨。这些抱怨有的是明着说出来的,有些则是雷长夜透过脑中界面看到的。

    雷公戏玩家的抱怨是有原因的。雷公戏的节奏比跃马戏的节奏快得多,几十分钟就是一局,大家杀得爽快,可比跃马戏慢腾腾的成长有意思多了。

    大玩家们更是抱怨不止。因为这个跃马戏里面的一切,不就是他们正在玩的大唐幻世吗?雷长夜只是把创世神做的事,再做一遍。没意思!

    这些抱怨雷长夜早已经预见到。因为这一次跃马戏的主要受众群不是这些雷公戏的老玩家们。而是因为没那么多钱,从没玩过雷公戏的普通百姓。

    这里面包括无数从军队中退伍的老兵,武馆中的成员,江湖各派苦修的弟子,还有各镇在职的牙兵牙校,还有工匠、小贩、农夫、行脚商,甚至权贵府中的仆从。

    但是,在雷公戏里面,很多玩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新困境。如果他们把游戏时间拖得太长,他们会遇到一个全新的暴君——黑暗暴君。这只暴君老厉害了,功高九品,而且异常凶残,追着他们打,团灭是常有的事。

    雷公戏的胜负一度取决于哪个团队可以躲过黑暗暴君的屠杀。

    在没有了解清楚这个黑暗暴君的弱点和击杀方法之前,雷公戏的游戏体验急剧下降。

    硬核的雷公戏玩家们自然是迎头直面黑暗暴君,与它展开了积极的斗智斗勇。

    但是那些各地的富家公子却不想在黑暗暴君的手下死个十几次享受挫败感。他们都忍不住尝试着再次进入跃马戏体验一下真实世界的砍杀快感。

    此时此刻,楚小岳和宣锦等人分发入画匣的工作如火如荼地展开。那些生活稳定,有一点闲暇时间的唐人百姓都免费认领了一个入画匣,开始了跃马戏的征程。

    空空荡荡的太虚幻境里变得热闹起来。无数牙兵起步的平民玩家兴致勃勃地体验着作为一名大唐战士需要面对的各种挑战。第一次提刀砍人的快感顿时让无数平民玩家上了瘾。

    而富家公子们进入跃马戏里却发现了一丝不同。和其他的平民玩家不同,他们的起步点是一名牙校,手下有几个牙兵效力,还是平民玩家扮演的角色。他们甚至还有一定额度的粮饷发给牙兵去让他们置办装备和马匹。

    很多富商和世家经商的公子发现在这个游戏里居然还可以做生意,靠做生意发家致富,养肥跟随自己的士兵,壮大自己的势力。这不是正好是他们的老本行吗?

    武将世家的公子也在城市的公告中发现了武盟的悬赏,抓捕盗贼,攻克山寨,甚至保镖护卫,充当雇佣兵都可以赚取巨额金钱来发展势力。

    这些都让他们感到了一种比平民玩家更广阔的发展前景。没有比较就没有优越感。当他们拥有了优越感之后,他们的游戏体验立刻产生了本质的改观。

    渐渐的他们把时间和精力都分给了跃马戏,甚至开始在雷公戏里拉帮结派,集体转移到跃马戏里形成一个小型的武装集团。

    雷长夜还非常阴险地做了这么一个法则的设定。一旦入画人进入跃马戏,就算神识出了戏,他选择的角色还会依照跃马戏中固有的法则去做他没做完的事。比如在军队中训练,跟随牙校作战,遵循牙校或者牙将的每一个命令。

    当然,这些命令一般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但是很多时候富家公子无聊了,会让麾下的牙校跳舞唱歌,甚至当街果奔,这就比较膈应人了。

    甚至非玩家控制的各镇节度使有时候也会让玩家的画中身做一些非常过分的事情,比如欺行霸市,强抢民女之类。

    最倒霉的是如果牙校被不靠谱的牙将率领去剿匪,却被山大王俘获,就不得不转职成了山贼。如果他们不作出主动的选择,而是被动接受命运,他们就会一直作为一名山贼直到游戏结束。

    当雷公戏玩家们在十连败之后,为了舒缓心情,跑进跃马戏里找平衡,却看到自己的角色正在做山贼或者正在果奔,其心情之复杂,简直难以用语言描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