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三有些诧异的说道:“买猪肉干啥,咱们在河里放了笼子,不缺肉吃啊?”

    王正苦笑了一下,“人不能老是吃一种东西,这样对身体不好,你去办事吧,不要问那么多。”

    王正懒得给他们解释营养均衡的道理,自己身体本能的需要补充油水,也不知道这是有多久没吃正经油荤了。

    离此不远就有一个集市,张三李四很快就把王正需要的东西都买了回来。

    王正先让他们二人,制作了一个一米大小的小水车出来,这花了一天的时间。

    然后王正把舂米的两件东西连接在了小水车,然后让他们去割了些芦苇回来,切成小段放进石舂里面,让小水车带动舂锤不断的舂着。

    期间王正找了一下,发现能装纸浆的东西,也就屋里的水缸还合用,就让张三李四比着缸口,编制了两个稍小些的簸箕。

    等纸浆捶打好之后,转移到水缸里面,再让他们用簸箕把纸浆均匀的剩出来,沥干水分后,把簸箕倒扣在竹帘上面,一张黄色的湿纸就脱落了下来。

    张三李四由开始的懵懵懂懂,在这一刻彻底震惊了。

    张三结结巴巴的说道:“主家,咱们这是把纸造出来了吗?”

    王正笑着点了点头,“应该是吧,不过这种纸张应该不值多少钱。”

    李四憨厚的笑道:“能值钱就行,咱们不怕使劲,反正力气折腾光了,第二天又长出来了,只要能帮主家挣到钱就好。”

    很质朴的想法,这是两个质朴的年轻人。

    王正点了点头,“那就好,既然法子可行,那把家伙什都重新弄好些吧。”

    李四立马接口说道:“主家需要些什么,我们去给你买回来。”

    精明些的张三赶紧扯了扯李四的衣袖,插话说道:“这种大买卖,自然得主家亲自采买才行,咱们都不是很了解行情,要是买贵了,让主家有了亏损就不好了。”

    王正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张三,后者立马露出了傻笑。

    早先那点碎银子交给他们自然没问题,要是把五两银子都交给他们,王正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王正点了点头,张三不但精明,还比较知情识趣,倒是可以多少培养一二,至于李四这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人,用着也让人放心。

    手下是这样的两个人,自己的运气还算可以。

    王正让张三李四把纸张分开晾晒了一下,等晚上的时候,王正再检查了一番,发现这样弄好出来的纸张虽然无法书写,可是用于个人卫生,质量倒是足够了。

    既然如此,第二天王正就带着张三李四二人去了集市,打算亲自采买一些东西回来。

    起码石舂就得多加几个,这样可以做个大水车出来,连接成连排舂锤,出纸浆的效率自然就能大大提高。

    舂锤也可以包一下铁,这样不但能提高效率,还可以降低舂锤的磨损速度。

    过滤纸浆的水缸也需要换一口大点的,最好是定制一口,大口的水缸,这样才能弄出来大点的纸张,效率同样能提高不少。

    其实弄口石缸是最好的,保证用个几百年都没问题,不过王正现在本钱不多,人手也不够,随便弄口瓦缸够用就行了,至于长久的打算,等以后再说吧。

    既然要出去,自然得把自己收拾一下。

    王正先梳洗了一下,把头发挽上发髻,用一支青铜发簪别好,找出最体面的一件青布长衫穿上,脚上再穿着一双牛皮靴,才带着张三李四走出了江心屿。

    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王正就来到了集市上,这里有着许多麻衣葛巾的巴人,看来是个汉巴杂居的地方。

    刚进入集市,王正就在门口停留了下来,边上一个青衣白巾的巴族小姑娘在卖葛羹,香甜的味道让王正感觉有点馋了。

    葛根多粉质,切块用适量的水熬一下,就会变成浓浓的羹汤,什么都不需要放,就会天然带着点甜味。

    当然也有一点点药味,有些人也不喜欢,不过王正刚好比较喜欢葛羹。

    巴族小姑娘十四五岁的样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机灵劲,露出来的皮肤微黑,可身体晃动间,又总有白皙闪过。

    她面前的摊位也非常简单,几块石头随意的合拢就是灶,上面放着一个大瓦罐,此时正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边上一张小竹榻摆着十来个大碗。

    王正笑着上前问道:“你葛羹怎么卖的?”

    正拿长竹筷在瓦罐里面搅动着的小姑娘,闻声抬头看了看王正,脸上飞过一抹红霞。

    小声的说道:“一文钱一碗,不够还可以随意添加,现在已经初春,汉家哥哥要是喜欢,可得赶紧尝尝,不然等葛根发芽生长藤蔓之后,就得等秋后才能再次吃到了。”

    王正点了点头,这个价格还是比较公道的,虽然葛根在巴地随处可见,毕竟人家管饱啊。

    王正丢了三文钱在竹榻上,对小姑娘说道:“阿妹给我们一人盛一碗吧。”

    小姑娘欢喜的舀了三碗葛羹,对王正夸奖道:“汉家哥哥是个好人。”

    王正愣了一下,这就被发好人卡了?

    “何以见得啊?”

    小姑娘一边收起铜钱,一边解释道:“你吃东西还给随人买一份,当然是个好人了,许多其他汉家有钱人可不会这样。”

    李四在一边憨厚的笑道:“咱主家当然是个好人,吃肉的时候都是分给我们一样多的。”

    李四的话让小姑娘惊讶了一下,不由得再次打量了一下王正。

    王正把葛羹吹凉了,喝了一点,顿时感觉满口香甜,很久没有喝到这么纯正的味道了,想着小姑娘刚才说的话,不免觉得有点可惜。

    王正想了想,对小姑娘提点道:“既然知道葛根会发芽生长藤蔓,之后葛粉就会消失,为何现在不制备一些葛粉储存起来呢?”

    小姑娘有些吃惊的问道:“还可以制备葛粉储存的吗?”

    王正点了点头,有粉质的东西自然都可以提炼储存,不管是葛粉、薯粉,还是那啥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