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七章 各有所求
    地里有麦桩,田里又稻桩,证明巴人已经进入了农耕时代,看田地的规整程度,技术已经与汉家差不多了。

    这是一个差不多三公里直径的小盆地,地形虽稍有起伏,大致上还算平整,大概千户人家错落有致的分散在四周高地。

    更远处的山脊上,放牧着一些猪牛羊马。

    这里应该是这群巴人的祖地,不然,要是后面才迁移过来的,这么好的地方肯定就没有他们的份了。

    王正一路前行一路打量着四周,身后跟着一群顽童追逐嬉闹,一些童子想要与王正搭话,又有些羞怯。

    行不多时,罗武带着几个随人迎了过来,应该是得到了村人禀报的消息。

    远远的看见罗武,王正先下马再走了过去,以免给别人以凌人之嫌。

    最先跑到王正面前的是罗家小妹,靠近王正身边后,她立马就开始述说着最近族中收获了多少葛粉的事情。

    “汉家哥哥你来看我们了,我给你说,最近我们收获了好多葛根,制出了一整年都吃不完的葛粉,要不是现在葛藤发芽了,咱们还能弄到更多的葛粉。”

    看着一脸得意表情的罗小妹,王正微笑着夸奖道:“真是厉害,不过够吃就行了,葛根一年时间长不太大,最好能循环开采,这样才能年年丰收。”

    罗小妹点头说道:“阿爹也是这样说,所以我们已经没有再挖葛根了,还把小葛根都给种了回去,来年又有很多葛根可以挖了。”

    王正点了点头,对已经来到身前的罗武作揖,说道:“罗族长久违了,王正回访来了。”

    王正说完,又从马背上取下带来的礼物,接着说道:“小小心意,还望罗族长不要嫌弃。”

    罗武点了点头,说道:“来者是客,随我去木楼叙话吧。”

    罗武作为族长,可比王正有派头多了,带着王正离开,自然有随人接受王正带来的礼物,并把王正的马匹牵走照料。

    刚到木楼,就有随人到罗武的身边耳语了几声,罗武有些诧异了看了王正一眼,等进屋大家分坐后,罗小妹端上来了酒水。

    罗武招呼王正道:“这是巴人特有的粟米清酒,你尝尝合不合口味吧。”

    王正点了点头,端起酒碗先闻了一下,发现清香扑鼻,酒味居然十分浓郁,这是高粱酒啊。

    王正一路赶来,正好有些口渴,想着年头的酒水并没有蒸馏过,于是满饮了一大口。

    刚一喝下去,王正就感觉要遭,没想到这酒居然有十几二十度的样子,而这具身体应该没怎么喝过这样的高度酒。

    一大口酒下肚,王正居然当场醉了过去。

    旁边一个壮实汉子,看见软到在地的王正,哈哈大笑着说道:“这小子肯定以为,这是和他们汉家一样的酸汤水呐,口渴了就使劲喝口大的,这下好了,啥话也没说。”

    罗武在上座苦笑了一下,说道:“重礼相赠必有所求啊,而且事情可能还有些麻烦。”

    罗小妹眨巴了几下眼睛,问道:“那阿爹的意思,要帮他吗?”

    罗武挑眉道:“帮自然得帮的,那个县令对咱们这块祖地可是垂涎已久了,也不知道最终会用什么办法来达到目的,有这小子在中间搅和一下,也好让咱们县令大人有点顾忌。”

    旁边的壮实汉子疑问道:“族长就不怕这小子和那狗县令之间有什么牵扯吗?

    要是这小子和那狗县令联合起来给咱们设套,那事情就更麻烦了?”

    罗武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会,那县令是王皇后的族人,而这小子是新皇后派来的,他们天然就是敌对关系,如果我所料不错,这小子的麻烦,多半就是来自县令。

    咱们正好以此契机搅和进去,到时候就算是把县令给弄死了,也是他们两个皇后的人之间的事情,咱们只是助拳而已。

    只要不是咱们主动反叛朝廷,利州道的大军就没有剿灭我们的借口,单单就是县令那点实力,可不是我们的对手,他不可能集全县之力对付我们。

    毕竟县里又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各主官,各乡老,又不是没有咱们亲近的人,就算不能明着反对他,给他拖拖后腿还不行吗?”

    “族长英明。”

    壮实汉子点了点头,接着又有些疑惑道:“你说这新皇后也是有点小家子气啊,就江心屿那么个小地方,连咱们都看不上。

    她一个皇后,居然就给看上了,还专门从长安派个管事儿的过来,这还真是稀奇啊?”

    罗武笑道:“你这话倒也没错,相信不单单是你,很多人可能都会有这个疑惑,我倒是恰好能猜到点原因。”

    听见罗武的话,壮实汉子和罗小妹都惊讶不已。

    罗小妹好奇的问道:“阿爹居然连这也知道,快说说,皇后为什么就看得上那块小小的江心屿?”

    罗武回忆了一下,才说道:“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还很年轻,比小妹现在的年纪还小些。

    记得那天发了很大的水,我正好在江心屿附近捕鱼,看见一艘大船停靠在江边,那些船工沿江来来回回的喊着“武家小娘子”。

    最后就在江心屿上面救起了一个小女娃,想来那就是所谓的武家小娘子了,听说今皇后正好姓武,按年岁来推断,那日落水的小女娃,多半就是今皇后。

    如此一来,那个小小的江心屿,算起来算是今皇后的再生之地,正好又有人敬献了上去,皇后也就顺手接收了吧。”

    罗小妹想了想,问道:“阿爹,你说那个敬献江心屿的人,当年是不是真好也和阿爹一样,看到了那天的事情,才抱着和你同样的想法,把那江心屿敬献上去的?”

    罗武想了想,说道:“还真有可能,对了,那江心屿的前主人叫程什么来着?”

    壮实汉子想了想,说道:“好像叫做程伯康,对就是叫做程伯康,是个买卖人,老家以前就是集市上面的。”

    罗武若有所思的说道:“看来这个程伯康,咱们也可以接触一下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