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王正昏睡了大半个时辰,才晕晕乎乎的醒了过来,苦笑着把自己的来意,给罗武讲了一下。

    没想到罗武特别痛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这是小事,这样吧,从今天开始,白天我让族人们在你那边去放牧,晚上也安排十个人住在江边,这样你应该可以安心了吧。”

    王正点了点头,拱手作揖,感谢道:“如此就麻烦罗族长了,今后族长有用得上王某的地方,王某一定相助。”

    王正初来乍到,又和别人没有什么过硬的交情,葛根粉的事情,人家已经重礼谢过,此时还愿意出手帮忙,这就是人情,王正自然得做出一定的许诺。

    有人巴人的日夜守护,接下来几天自然无事发生,四五天时间就这么一晃而过。

    这天王正无聊的逗弄着小狗狗的时候,张三跑过来说道:“主家,你曾经提过的那个叫程伯康的人,如约来了,带了一辆马车过来,要放他进来吗?”

    王正想了想,说道:“咱们这里也没什么好招待人家的,就不放人进来了,把东西带上,咱们出去和他交易吧。”

    张三点了点头,“明白,我这就去准备。”

    所谓没什么好招待的,不过是托词,不方便让程伯康进来看见黄纸的制作之法,才是实情。

    等王正把自己收拾好,张三李四那边也已经把黄纸装好竹筐,并捆绑在了马背两侧。

    王正带着张三李四两人来到江岸,就看见程伯康站在马车前面,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

    王正趋步上前,作揖行礼道:“岛屿上简陋,实在不便待客,怠慢之初,只有请程先生多多谅解了。”

    程伯康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哈哈哈,无妨,程某来此本也不是为做客而来,岛主不便待客,程某能理解,能与岛主交易就行,这才是程某来此所求之事。”

    王正笑道:“如此便好,东西给程先生带过来了,咱们这就直接交易吧。”

    四百斤,八万张黄纸,需要一万一千多铜钱,程伯康却只带来了三百斤黄纸的铜钱,这是王正上次和他说好的数字。

    程伯康其实另外备有银两,不过此时却笑道:“岛主你看这事弄得,早知道你有如此多的货物,那我就多带些铜钱过来了。”

    王正也笑道:“就先给三百斤黄纸的钱吧,东西你全部带走,这三百斤黄纸的铜钱,就算作压金了,以后都下次结清上次货款就好,如此,程先生以为如何啊?”

    程伯康笑着点了点头,“岛主大气,那以后就依次办理吧。”

    交易之后,双方寒暄了几句,程伯康带着货物告辞。

    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王正与程伯康交易了六次,积攒下了近十万铜子,一直都平安无事。

    王正以为是不是自己多心了,并没有人打自己主意,不过王正想着有备无患,还是制作了很多小玩意用来防身,同时也给张三李四二人制备了一些装备。

    这天,张三急匆匆的跑来禀报说,外面有人拿着掖庭局的腰牌,指名道姓的要找王正。

    “对方应该是个阉人,看着是个男子打扮,可声音尖细,动作娇柔,脸上白净,身上还有浓郁的香味。”

    听了张三的描述,王正沉吟了一下,起身道:“那咱们就去见见那个阉人,看看他是何来意吧。”

    王正带着张三李四来到江岸的时候,看见一个车夫驾着一辆马车停在道边,还有两个带着刀弓的武士守卫在马车两旁。

    在附近放牧的巴人,过来了七八人,正带着兵器警惕的围在马车四周。

    王正并没有太过靠近,在三十步开外就停下喊道:“先生何人,来此寻王某所谓何事啊?”

    马车里面的说道:“上前搭话,这里是你的地盘,你怕什么?”

    马车里面的人确实声音尖细,多半就是宫里面的人了。

    王正冷笑,喊道:“先生此言差矣,王某不过一看家犬,何来王某的地盘一说,先生要求王某上前,是不是得先以真面目示人。”

    马车掀开了门帘,车内一览无余,一个白白净净的中年人坐在里面,脸色不是太好的打量了一下王正,说道:“现在可以上前来搭话了吧?”

    王正点了点头,走上前来,作揖问道:“敢问先生何人,来此寻王某所谓何事?”

    马车里面的中年人,先是对左右和车夫吩咐道:“你们先离远些等着。”

    然后才对王正说道:“我想单独和你谈谈。”

    王正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对围在马车四周的巴人拱手说道:“还请诸位行个方便,有劳了。”

    等众人离开,场中只剩下王正后,马车里面的中年男人才说道:“某家万叔安,是巴州那边皇庄的管事儿,虽然和你职位相当,可咱家的皇庄可比你这个大百倍了。”

    王正有些不爽的问道:“你是专门来跟我炫耀的?”

    万叔安一愣,接着一副痛心疾首的说道:“自然不是,我说的只是事实而已,咱家是来救你命的,你小子刚来不久,不知道规矩。

    和巴人搅和在一起,此地县令把你给告了,说你勾连巴人意图不轨。

    要不是我看在与你阿父有几分交情,帮你把事情给拦了下来,此时怕是都有人来拿你了。”

    这还真把自己当小孩子哄骗了啊!

    王正忍不住抽了抽脸颊,问道:“那你觉得,我现在是应该如何才好啊?”

    万叔安沉吟了一下,直接说道:“罢了,看着我与汝父交情不错的份上,就给你指条路子吧,只要你把制作黄纸的法子献出来,咱家就帮你把事儿给平了,咋样?”

    王正摇了摇头,说道:“不咋样。”

    万叔安又是一愣,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

    王正冷笑道:“不为什么,我不愿意,你那儿来的,滚回那儿去吧,丢人现眼。”

    王正说完自顾自的走了,遇到个神经病,真特么晦气,亏得自己刚才还小心翼翼的,以为来了个人物,没想到是这么个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