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回到江心屿,王正琢磨了一下,仔细交代了张三一番,让他带着一包铜子,跑一趟罗武那边。

    又是一个月和风高的夜晚,王正抬头看着天空叹了一口气,再转身回房休息,今晚真是不知道会怎样了?

    离江心屿不远的集市上,一户农家小院的厢房中,塌上一灯如豆,十几个人围在四周。

    一个面容有些轻浮的年轻人对众人说道:“现在才刚天黑,大家先好好休息,等过两三个时辰之后,他们都睡熟了,咱们再摸过去,保证很轻易就能拿下他们。”

    旁边一个身形高壮,面容阴鸷的年轻人有些不满的说道:“他们也就几个人,还没有什么防备,要我说,咱们直接杀过去,弄死那些巴人。

    再把江心屿那几人弄到县城去,什么事情都解决,快刀斩乱麻,比什么都好,这样等下去,搞不好还容易出问题。”

    早先说话的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可想着等下办事还得靠这人出力气,于是隐忍了下来,劝说道:“我这也是想让兄弟们办事容易些。

    毕竟只要拼杀起来,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能避免损伤,自然得尽量避免损伤,大家挣点钱也不容易。”

    高壮年轻人见其他人都面露赞同之色,于是点头说道:“随你,反正是你家的事情,到时候别少了我那份好处就行。”

    计议妥当,众人抱了些稻草铺在地上,就这么直接躺下休息。

    等半盏灯油燃尽,高壮年轻人猛的睁开了眼睛,重新续上灯油,用火折子点燃油灯后,再把众人一一叫醒。

    “时辰差不多了,咱们出发吧。”

    集市离江边也就二三里地,这些人很快就赶到了地方,黑灯瞎火的有人还在快到的时候摔了一跤。

    “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快快快,冲进他们的帐篷,不用留活口。”

    一阵噼里啪啦、噗嘶布革撕裂声之后,有人惊呼道:“这里没人。”

    “我这里也没有人。”

    “不好,上当了,快跑。”

    黑暗中有人影闪现,有人大笑着喊道:“哈哈哈,想跑?迟了,受死吧!”

    一阵箭雨砸下,场中的十几个人有一半发出了痛呼,其他人也纷纷滚倒躲避。

    又是接二连三的几阵箭雨之后,大半人都失去了再战之力,只有少数的几个幸运儿,才侥幸的没有中箭,倒霉些的眼看就活不成了。

    “饶命,我们投降,不要再射箭了,我们投降了啊。”

    “投降可以,趴在地上脸贴地,稍有动弹直接射杀。”

    来犯者不敢反抗,只好按照巴人的要求照做。

    这边巴人并没有放松警惕,等所有来犯之人都趴好了,才有十来个人举着镰枪上前。

    经过一番谨慎的捆绑后,才有人禀报道:“族长,已经问过话了,一起来了十八个人,没有跑掉的。

    死了三个,有六个也不行了,七个暂时还死不了,只有两个人运气好没事,怎么处理他们?”

    罗武看着远处江心屿亮起的火光,笑道:“先等等吧,处理他们的人已经醒了,应该马上就会过来。”

    王正此时确实醒了,江边的痛呼声并不算小,在这寂静的夜晚,王正这边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带着张三李四全副武装的王正,很快就来到了江岸上,打量了一下场中的形势后,对罗武问道:“情况如何?”

    罗武颔首对着场中示意了一下,说道:“咯,都在这里了,一个没跑,你让我们挖坑埋伏,又让我们在坑中依次放入木炭、干土、稻草,让人睡的实在太舒服了。

    要不是这些家伙踢到了,你早先交代让咱们布置在路上的绳子,绳子的一头又是系在咱们手腕上的,可能还真有机会被他们给偷袭了。

    这些家伙还是很聪明的,选的这个时间,咱们都睡熟了过去,可惜遇到了你这种面面俱到的人,注定他们要吃大亏了。”

    王正洒然一笑,“不确定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我这是给你们做好了长期的准备,毕竟千日防贼可是个苦差事,不能为了防贼,反而把自己给拖垮了。”

    罗武点了点头,说道:“行吧,你小子总有这么多的好法子,和你合作倒是不吃亏,现在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置?”

    黑灯瞎火的,王正也没怎么注意那些人的模样,只是听到些痛呼,于是随意的对罗武说道:“给他们个痛快吧。”

    罗武对王正的轻描淡写有些吃惊,诧异的问道:“都杀了?”

    王正点了点头,说道:“他们想要我的命,我现在杀了他们,不是很公平吗?”

    罗武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倒也算公平,可我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能说的这么轻描淡写,这毕竟不是杀鸡。”

    这下轮到王正沉默了,自己好像确实表现的太冷血了一些,难道是穿越的后遗症?

    正好此时,场中响起了求饶声,“不要杀我,我就是想挣口饭吃,放了我吧,求求你了。”

    “也放了我吧,我家中还有幼子老母,没了我她们就活不下去了。”

    一声声的哀求响起,顿时让王正犹豫了,皱眉沉思了一会儿。

    王正对身边的罗武说道:“把主犯弄死吧,其他人伤势不重的,打断支手就可以放了,能不能活,看他们的造化。”

    罗武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就好许多了,杀伐太过有些时候并不是好事。”

    王正刚打算离开,场中又有人喊道:“别,别杀我,我是县令之子,你们杀了我,我爹定会与你们不死不休的,只要能放了我,咱们可以谈,一切都好说。”

    王正停下了要离开的脚步,罗武在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王正,等他做决定。

    沉默了一会儿,王正自嘲的笑了笑,对罗武说道,“其他人还可以活,刚才说话的人必须死。

    并且把他的头斩下来,让他们带回去送给他爹,看看那个所谓的县令,会怎么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