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十章 张狂的县令
    听见王正带着寒气的话,罗武眼睛猛的一缩,虽然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没想到王正能这么果决,直接就想把事情弄成不死不休的局面。

    罗武沉吟了片刻,什么都没有说,对着王正点了点头,直接就去办事了。

    王正之所以这么选择,其实并不草率,反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下的决定。

    人家既然已经盯上了你,想要杀人夺宝,并且已经付诸行动,你就算再委曲求全,除了让别人看轻,以后行事更加的肆无忌惮以外,根本就没有一点用处。

    毕竟这可是一个强权社会,谋反都有人敢做,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

    而且此地县令姓王,是前皇后的族兄,天然就和王正是敌对关系。

    王正要是一再隐忍,表现的太过懦弱,说不定最后连自己最大的靠山,武则天都会看不起自己,到时候才是最大的灾难,

    还不如像现在这样,彻底撕破脸,把罗武绑在自己身上,最后就算事情闹到无法收拾,大不了到长安去打官司呗,自己给武后挣了面子,她总得维护一二吧。

    现在武则天和李治可是蜜月期,身边还有长孙无忌那头老虎等着他们两公婆一起打呐,有最大的两个靠山,王正还怕什么?

    就算事情实在没有挽回的余地了,王正还可以遁入深山老林,自己逍遥快活去,大把巴人在老林子里不是依然过日子。,难道王正还活不下去吗?

    回江心屿的途中,把所有想法在心中过了一遍,感觉没什么问题后,王正才躺下休息。

    此地县令叫王志安,四十岁左右,在此地已经做了五年县令,王皇后被废后,他已经绝了升迁的心思,打算就在县里好好经营下去。

    王志安现在只想尽量的多的弄点好处,以后致仕回到族地,日子也能好过一些。

    于是县中百姓这一段时间日子就难过,罗武也被王志安逼到了悬崖边,这才起了和王正合作的心思。

    当王志安早上醒,期盼着自己儿子能带回黄纸的制作法子的时候,等来的却是府中下人仓皇的惊呼声。

    王志安顿时大怒,衣衫不整的就出来喝问道:“怎么回事?大清早为何如此惊慌失措,成何体统啊?”

    一个管事模样的人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说道:“大人,不好了,有人,有人把郎君的头颅放在了城门口啊。”

    “什么?”

    王志安惊呼了一声,呆愣了片刻,不由老泪纵横的哭喊道:“我的儿啊!”

    县衙里一阵鸡飞狗跳,大半个时辰之后,才渐渐的平息了下来,王志安头系白色布带,眼睛红肿的跪坐在塌上,表情一会儿阴森,一会儿哀伤,最终化成恐怖与狰狞。

    “去把县里各部主官,还有高门大户的主人全部都给我请过来,就说我有事相商,如果今日谁敢不来,今后别管某家不客气了。”

    命令发出,自然有差役出去四处奔走请人,不过半个时辰,县里不管是高门大户,还是各部主官,就连地痞流氓中有头有脸的人,都全部被请了过来。

    一个县城其实多的也就几万人,少的更是只有万多人,有权有势之人更是少数,基本上大家都是比较熟识的。

    这些人陆陆续续上到来,王志安也没请他们入座什么的,只顾着自己在塌上发呆,大家看见王志安面色不善,也不敢多问,只好先等着。

    有些知道消息的人,更是心中忐忑,不知道王志安打算如何行事,自己牵连其中,又会是怎么个结果。

    别人既然敢把人头送回来,想来也不是那么好惹的,自己搭进去下场难料啊。

    等人都到齐之后,王志安才声音沙哑的说道:“贼子谋害我儿性命,我欲为子复仇,奈何贼子势大,诸公可愿助我?”

    众人皆面露难色,有人提议道:“既然贼子势大,王公何不把事情上报录事参军,请求州里出手相助啊?”

    王志安冷笑道:“贼子虽势大,却也并不是不克敌,诸公若是愿意相助,今日便可将贼人拿下,区区小事又何必弄得人尽皆知呢?”

    有人还想提议,王志安恶狠狠的说道:“谁若不愿相助,自行离去便是,我意已决不必多言。”

    这下没人再有什么意见了,也没人离开。

    毕竟大家都不是傻子,以王志安现在的表情来看,谁在这时候离开,怕是还没等那贼人伏法,自己可能就先被王志安给清算了。

    王志安环视了一圈,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很好,诸公既然愿意相助,某家在这里先承情了,事后必然少不了诸位的好处。

    既然如此,诸公这就回去召集家中所有成年男丁,再备好甲兵于城门处与我汇合吧。

    我等诸位半个时辰,诸位可别让我久等啊,不然,我亲自去诸位家里请人,就不好了。”

    王志安一番威逼利诱的话,说得众人忧虑重重,大家散去的时候,都不免叹息连连。

    站在人群的程伯康始终未发一言,一直只是冷静旁观,把场中众人的表情都一一记在了心里。

    半个时辰之后,城门口聚集了将近两千人,衣甲各异,兵刃也是长短不一,乱糟糟的队伍,远远看去,倒是还有些人多势众的味道。

    王志安露出些许满意之色,把县衙差役安排下去整合队伍,然后带着自家几十个精锐奴仆,和县尉带领的县兵一起骑马走在了前面。

    县尉坐在马上,语重心长的对王志安劝说道:“县尊如此行事,就不怕朝廷事后追责吗?”

    王志安有些不屑的说道:“追责又如何?最多不过把我这管帽子给摘了,今皇后明知道我的身份,偏偏要在附近弄个屁大的皇庄。

    这是故意恶心我呐,上次那皇庄管事进城,我就想弄死他,没想到被他给跑了,之后居然还有了防备。

    当我得知程伯康的黄纸,是那小子弄出来的之后,也想过放他一马,只要他愿意把制作黄纸之法献出来就行。

    为此,我还花了银子,特意请人做说客,没想到那小子不知好歹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