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十七章 此去长安告御状
    “你那个皇庄虽小,却是娘娘的再生之地,有人敬献上来,娘娘也就顺手收下了,派你过来其实也就是给你安排个过日子的地。

    本也没指着你有大出息,钱粮什么的也没啥指望,可你小子却弄了个黄纸出来,这东西吧,还真是个好东西,关键是它便宜。

    赚不赚钱的还无所谓,娘娘也不差那么点银子,可咱们宫里对这东西用量尤其大,东西也算好用,这就有点难得了。

    弄出来在宫里用着,大家都得承你的情,娘娘也能得个好名声,还是满重要的,这不,娘娘听说有人想抢夺法子,再一查这里的县令是谁,就立马把咱家给派过来了。

    咱家来这里呐,本想只是警告这里县令一二,毕竟娘娘也是要名声的,欺负他一个王志安没意思,可你却把王志安给弄死了。

    这事情办得漂亮啊,咱家听说此事之后都想给你比个大拇指,这是给娘娘挣面子的事情。

    娘娘出手自然算欺负他王志安,可你一个小小的皇庄管事出手,那意思立马就不一样了。

    人家会说,瞧啊,娘娘手下一个小管事,那也是有大本事儿的,世家子弟又怎么样?能力还不如娘娘手下一个小管事呐。

    咱们掖庭局都会以你为荣,所以,接下来你得想办法把那个王成国摁死在长安,把这件事情弄圆满咯。

    整件事情看起来,好像是你一个皇庄小管事和一个小县令的事情,可这背后嘛,那牵扯就大了去了,我也不说那么多,就问你一句。

    能不能依唐律,正大光明的把王成国弄个死罪出来?”

    朱贵臣开始说得绘声绘色,把前因后果都给王正说得明明白白,最后一句问话却严肃无比,看着王正的眼睛里面闪烁着寒光。

    王正肯定的点了点头,“没问题,咱们只要把本县县丞抓住就行,他帮王成国写的巴人叛乱文书肯定不合唐律。

    两人狼狈为奸,玩弄律法,合谋调兵挑起战端,谋夺皇家产业,不论是那一条都够弄死他们的了。

    只要多抓几个人,就算他们事先有串供,假的就是假的,不断问话之下,总能找到他们的破绽,以点破面不怕弄不出真相。”

    朱贵臣一拍大腿,激动道:“好,你这么有把握就好啊,只要能给他们定个死罪,一定可以给娘娘大涨面子。

    你我二人就能给娘娘一个办事得力的印象,以后机会总能多一些,咱们这可是正大光明把事情办成的。

    虽然只是弄死了一个录事参军,于娘娘而言算不得什么,可和那几个只会胡乱撕咬栽赃嫁祸的外臣一比,咱们的手段立马就高明了起来。

    你小子好好为娘娘办事,有哪方面的天赋,就多弄些好东西出来敬献上来,娘娘会知道你的功劳的,等积累够了,以后升官发财也不是不可能。”

    王正对朱贵臣拱了拱手,“还得大人多多栽培。”

    朱贵臣呵呵笑道:“好说,你小子放心,你是咱家手下走出来的,以后不管你有多大成就,人家都会记咱家一份功劳。

    反之,你小子不管犯了什么事儿,人家同样都会记咱家一笔,所以,咱家是你天然的盟友,咱家看好你,好好干,咱家一定尽量为你周旋。”

    “多谢大人了。”

    王正这次是真诚的道谢,这时代人与人的关系确实比较紧密一些,总会形成各种各样的派系。

    要是朱贵臣在宫里倒了霉,王正绝对会受到牵连,就算想重新找个靠山,人家都不会信任他,更不用说,人家还不一定会看得上他了。

    毕竟一个人的能力什么的还在其次,能放心使唤才是最重要的。

    到了县里,王正马上带着李四找到了程伯康。

    “我现在立马就会去长安,需要带些银钱上路,想在你这里筹措一下,另外,在县里有哪些人是和你不对付的,你给我个名单,三五几个,我可以帮你把他们带走。”

    程伯康点了点头,问道:“你需要多少银钱?”

    王正想了想,说道:“尽量筹措吧,出门在外银钱嫌少不嫌多,毕竟长安米贵,居长安大不易。”

    最后程伯康交给了王正三百两银子,还有一张五人名单,王正开给他的条子,他没有要,说三百两银子算是送给王正的程仪。

    十六两为一斤,三百两银子听起来很多,挣起来也不容易,其实也就不到二十斤,一个小包包就装下了,背在李四背上,短时间内都不影响李四赶路。

    王正把名单给了朱贵臣,朱贵臣派人把名单上面的五个人,还有本县县丞全都请了过来。

    “现在需要你们一起去长安协助办理一件案子,等下自己回去把家里面安排一下吧,这一去可得不少时间呐。

    最好也带些银钱在身上,虽然这一路上都驿站提供吃喝住宿,到了长安也不会饿着你们,可自己身上有些银钱,也方便一点不是。”

    听说要被带去长安,而且还有王正和王成国一起,县丞和另外五人都吓傻了,特别是县丞整个人都瘫倒在了地上,看着王成国满脸的哀求之色。

    王成国现在自己都前路未卜,那还顾得上他啊,自己把脸转向了另一边,不在与县丞目光对视。

    县丞又把目光看向了朱贵臣,三两下爬到朱贵臣面前,五体投地的哀求道:“大人,下官能不能不去长安啊。

    县令新丧,下官再离开,本县就无人主事了啊,大人,求大人可怜可怜下官,可怜可怜本县百姓吧。”

    其他五人也是一阵哀求,硬来是肯定不行的,只能尽量装可怜,看看能不能博取到别人的同情心了。

    王正倒不觉得这些人可怜,你觉得别人可怜,可别人谋算你的时候可不会心软。

    朱贵臣这种在宫里见惯了各种凄惨事情的人,更是不会觉得这些人可怜不过为了安抚他们,朱贵臣还是柔声说道。

    “放心吧,你们此去长安,只是协助办案而已,本身案子和你们无关,所以你们也不用担心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