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二十一章 从此天高任鸟飞
    程伯康名单上的五人把事情全部说了出来,县丞自然就稳不住了,只好也把自己被王成国胁迫,写了假文书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一切事情就算真相大白了,接下来就是唐临的判决。

    王成国指使他人伪造文书,私自调兵,革去一切职务抄家,家中男丁流放岭南,女子罚入掖庭局与教司坊,本人秋后问斩。

    县丞由于不是主谋,并且被上官威胁流放岭南为官,程伯康名单上的五人做假证苦役三年,王正也就自然无事了。

    宣判结束,大堂一片寂静,就在长孙无忌想要起身离开之时,武则天一指万叔安,轻启朱唇笑着说道:“当堂仗杀。”

    朱贵臣立马带着两个护卫走了出来,顺手在旁边取了一根杀威棒,两个护卫在身后制服万叔安,朱贵臣用杀威棒给他脸上左右来了一下,让万叔安想喊得话再也没有了开口的机会,只剩下满眼的惶恐与支吾声。

    长孙无忌想要开口,可看着武则天一脸的笑意,最后还是颓然一叹,起身走了出去。

    朱贵臣看见长孙无忌离开后,只用了一下,就把万叔安给敲死在了当堂。

    万叔安的身份说白了就是皇家的奴仆,武则天想要杀他,连借口都不需要,他这种人杀着玩儿都没人说闲话,只要别太频繁就行。

    唐临也只是叹了口气,如果是平时,以唐临的性格或许还会直言几句,可这种情况下,唐临也无话可说。

    事情有了结果,武则天也起身离开,临走前对王正说道:“回去好好做事,本宫等着看你表现。”

    王正赶紧躬身作揖行礼说道:“必定不让娘娘失望。”

    武则天点了点头,随后大步离去,跟在身后的朱贵臣给了王正一个鼓励的眼神。

    王正最后对唐临行礼告辞,走出刑部,看了看天上的春日夕阳长舒了一口气,事情能如此顺利解决,虽然王正早有预料,可此时依然胸怀大畅。

    经此一事后,巴蜀那边应该不会再有人找自己麻烦,倒不是说王正已经到了无人敢惹的地步,而是敢惹王正的人,没必要搭理他。

    回到掖庭局王正与王先拜别,顺便接回李四,刚才李四一直留在了掖庭局门房,老太监说教他点东西,这么几个小时,也不知道学到了些什么?

    在驿站休息了一晚,第二天王正带着李四逛了一下东西市,买了两匹大骡子,买了一些棉花和西瓜种子,才离开了长安城。

    棉花种子在汉朝时期就有了,不过只是作为花卉养在深宫大院里面,以供有钱人家观赏,主要是花苞不大,种子占比倒是不小,所以并没有广泛的利用起来。

    而西瓜因为占地,种植季节又和主粮重叠,所以也没有广泛的传播开来,毕竟在这时代,粮食才是最重要的。

    王正打算带回去培育一下试试,看能不能产生点什么效益。

    而且王正也需要棉花来做甲胄,早先王正为了应付王成国弄了些小玩意儿,其中就包括甲胄。

    王正的甲胄是烧制高温薄瓷片,再熬鱼胶把瓷片贴到绸布上做成的。

    一共用了三层绸布夹杂两层瓷片,可以防一般的刀斧劈砍,弓箭射击,可是防不住长枪突刺,如果中间加一层棉花泄力,应该就能防住长枪突刺。

    虽然现在的棉花产量不高,可王正的用量也不大,解决了急需问题后,完全可以慢慢培育嘛。

    反正植物只要每次都优中选优,总会不断的优化下去。

    李四骑在大骡子上面十分高兴,他早就想骑马了,可惜以前江心屿的两匹西南马太过矮小了些,虽然也能拖得动他,可骑着总不像那么回事。

    现在能骑上大骡子,可算是好好的过了一把瘾头。

    “你在门房那里和那个老太监学到了点什么?”

    听王正提到老太监,李四就有些泄气,“那个老太监很厉害,我和他对了一个多时辰的拳头,一下都没有砸中他,反而被他砸中了无数次。”

    李四把手上的布条解开,王正倒吸了一口凉气,整只右手手背都是青色,虽然过去了一个晚上,可还是有些浮肿。

    “这还是他给我抹了一种凉凉的药膏,消肿之后的样子,昨天整只手都是肿泡泡的。”

    王正砸吧了一下嘴,问道:“那你就这么被他干锤了一顿,没有学到点啥?”

    李四抓了抓短发,不确定的说道:“应该是学到点什么的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刚开始的时候,我连他的动作都跟不上。

    后来勉强能跟得上了,还是只有我吃亏的份,然后我就不干了,他就给我讲解了一些门道,之后我们又对了十多拳,我砸中他一下之后,他就不来了。”

    “这样啊。”

    王正皱眉想了想,说道:“他给你讲解了些什么?你给我说说。”

    李四抓了抓后脑勺,连比带划的说道:“他就说出拳的时候,要这样重一点,这样轻一点,这样猛的一下发力就会提高速度。”

    王正看得一知半解,苦笑道:“算了,算了,等回去再慢慢说吧。”

    李四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主家,是不是我没有说清楚?要不咱们对一下拳吧?咱们一边对拳,我一边给你讲解,这样就好理解许多了,我昨天就是这么学会的。”

    王正狐疑的看了看李四,觉得这家伙是不是想找借口锤自己一顿,把昨天在老太监那儿受的气出在自己身上?

    一些人平时看着憨厚老实,可骨子里却是蔫坏蔫坏的,而且许多时候他干了坏事,自己还不觉得,只是感觉这样做爽快。

    王正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吧,我用不着学这些,你学精深一点就行,不过等回去后,你可以把这法子交给张三,或者找那些巴人对练一下也行。”

    王正还是很开明的,手下想出出气,王正就帮着想想办法,只要别找自己就行。

    李四点了点头,说道:“嗯,我会练精深一点的,以后好保护主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